小说叫做《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是作者“蒋文渊”写的小说,主角是蒋文渊蒋禹清。本书精彩片段:【常读非】《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 》是由作者“三月含芳菲”打造的一本古风穿越小说,小说中主人公蒋禹清景衍在作者大大的描述下,人物形象立体, 小说的情节发展也是十分的有趣,如果您也喜欢这本小说的话,点击我们就可以阅读全文了。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蒋禹清的出生是带着全家人的希望与宠爱出生的,出生的那天久旱的大地便天降甘霖,此娃从此就被认为是福星转世。...

点击阅读全文

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

《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主角蒋文渊蒋禹清,是小说写手“蒋文渊”所写。精彩内容:娘,恭喜您有孙女了。”二嫂朱氏也是喜不自胜:“太好了,咱家终于有女娃了,终于不再是和尚庙了。”老胡氏欢喜的眼泪都出来了:“好,好啊。我老婆子也有孙女了,我老蒋家也有孙女了...

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 在线试读


在产房内的接生的三个女人更是被这异象惊得险些跌坐在地。

直到听到婴孩的啼哭声,这才勉强定了定心神,开始清理眼前孩子和产妇。

待看清婴儿的腿间,并没有那根小把儿后,婆嫂三人都愣住了,心头不约而同的涌上一阵狂喜。

大嫂林氏惊喜的欢呼:“祖宗保佑哦,竟然是个女娃娃。娘,恭喜您有孙女了。”

二嫂朱氏也是喜不自胜:“太好了,咱家终于有女娃了,终于不再是和尚庙了。”

老胡氏欢喜的眼泪都出来了:“好,好啊。我老婆子也有孙女了,我老蒋家也有孙女了。”

随后,她又赶紧转过身,对着力竭的三儿媳欣喜道:“老三家的,你听见了么,是个女娃娃,女娃娃。

咱们蒋家终于有女娃娃了,你是咱老蒋家的大功臣呐。”

陆氏听闻,疲惫又嘶哑的嗓音道了声:“真好!”嘴角含着笑放心的睡了过去。

几人麻利的清理了婴儿,扎好脐带,用柔软的襁褓裹好。

二嫂朱氏轻扒着襁褓的边缘,看着孩子柔声说:“咱们家的孩子长的可真好,白生生水灵灵的。

我就没见过谁家刚出生的孩子,有这么水灵的。你们看孩子的额头,中间是不是有一朵红色的莲花。”

大嫂林氏接过话:“像刚刚金光里的那朵莲花。”

老胡氏爱怜的伸手轻触了触孩子额心,声音有些缥缈“也不知是天上的哪位仙家托生到咱们家来了,这是咱家的福气。

把孩子抱出去,给爷们看看吧,小心着点。”

林氏应了声,再度拢了拢孩子的襁褓,小心的抱着孩子出了房门。

门方一打开,等候的人群就一股脑围了上来。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林氏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住,大声道:“是个女孩儿。”

大家再一次呆住。

蒋老头儿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挤开碍事儿子们,一双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老大媳妇,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林氏欢喜道:“是个女娃娃,爹,恭喜您有孙女儿了!”

“女娃娃。孙女。我有孙女了?”蒋老头傻了。

“是的呢,千真万确!”

老头儿颤抖着伸出双手,想要抱抱孩子。

想了想,又缩回来,在身上使劲儿擦了擦,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灰蓝色的襁褓。

包被里的小姑娘,有着别的新生儿所没有的光洁嫩白皮肤。秀气的小眉毛,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无一不精致。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她额间的那朵莲花胎记,红的那般鲜艳,仿佛活的一般,当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此时,她正睁着漆黑的大眼睛,直溜溜的看着他。

蒋老头一颗心顿时化成了水,欢喜的眼泪一颗颗掉在襁褓上,随着喜悦一同浸润了进去。

这时候,孩子的亲爹已经失了平日的儒雅,笑成了傻子。

嘴里一直重复着:“我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那蠢样儿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不过这会没人笑他,因为大家都一样傻。

傻爹傻笑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抱过女儿呢,忙小心的赔着笑脸问老父亲:“爹,让我抱抱我女儿呗。”

蒋老头无情的怼开他:“一边去,我还没抱够呢,这可是我的宝贝孙女。乖宝,爷爷的心肝宝贝哟。”

其他人也相继回过神来,一窝蜂的围上去看孩子。难得的是都没抢。

一来怕吓着孩子,二来也抢不过家里的大家长。

同蒋老头一样,蒋家人看到孩子,心都化了。

只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娃娃,而这样的娃娃是自己家的,光想想就美的不行。

倒底是刚出生的孩子,见不得风。不过一小会,林氏就在一家子爷们不舍的眼神中,将孩子抱进了屋。

看不见孩子,院子里男人们也都冷静下来。

蒋老头儿挑着灯笼,看着满院子里的异象,面色一言难尽。

看见同样面色复杂的儿子们,低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干活啊。

拿两个火把来,先把柚子摘了放好,再把草给拨了。

不然,等天一亮,外人进来看到,咱可就说不清了。”

知道事情的轻重,兄弟几个麻溜的点了火把,搬来梯子,快手快脚的把满树的柚子都摘了。

最让他们惊奇的是,果子刚一下树。果树便快速的抽出新枝,长叶打朵,没过多久便又开了满树的繁花,芬芳馥郁。

摘下的柚子更是堆满了半个杂物房,是从前的三倍还多。

至于院子里的杂草,顺手就拨了。

此时,天上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不过片刻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众人欣喜的抬起头:“下大雨了,下大雨了,今年不会饿肚子了。”

蒋老头更是欢喜的脸上的褶子都在颤:“还是我家乖宝有福啊。

旱了这许久,她一下生就带了喜雨来,这是大福气!”

蒋家的男人们都有荣与焉。可不是有大福气吗。

出生之时有金光罩顶,自带异香,院中果树草木疯长,还带来了喜雨。一般的孩子,哪有这等排面。

他们家的孩子,怕不是哪位仙人转世吧……

刚出生的小姑娘,眼前一片朦胧,尽管什么也看不清,但不防碍她喜欢他们。

这一世的家人们,我来了,感谢你们对我的喜爱。

她想起上辈子短暂的一生,到死都是一个人,从未体会过亲情的温暖。

院长妈妈爱她,可她的爱会均分给整个福利院的孩子,能给她的实在太有限。

犹记得五岁那年,她和几个福利院的哥哥姐姐们,去外面挖野菜。

回来的路上,她在路边的垃圾筒里看到到一截铅笔,忙踮脚从里头捡起来,小心的装进衣袋里。

却为此惹来几个路人的肆意嘲笑。

与此同此,旁边一个跟她差不多小女孩儿,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正跟她的母亲撒娇撒泼耍赖,想要一个漂亮的娃娃。

而她的母亲,任她怎么撒泼都没有吼过她,一直在耐心的哄着。

那时候,她特别羡慕那个小女孩,羡慕她有妈妈。

而这辈子,她也有家了,有了爱她的父母和亲人。

大概、也许、可能这也辈子,她也可以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儿,在父母和亲人的羽翼下快乐长大。

嗯,这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定了!

悄咪咪的调动了一下体内的力量,发现前世的异能也在,只不过因为年龄小的原因,感觉十分微弱。

不过,有就好。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能力也会慢慢的增长。

想着,小姑娘更开心了。没一会,便张开嘴打了个秀气的哈欠,带着满心的喜悦,闭上眼沉沉睡去。

打点好的婴儿和产妇。

蒋老头和老胡氏把几个儿子儿媳拢在身边。

蒋老头儿面色凝重道:“方才的异象,你们也都看到了。咱家乖宝怕是个来历不凡的。

这些事情,咱们自家人知晓即可,万不可对外吐露一个字。哪怕是你们外家也不能说。否则,对乖宝对咱家都是灭顶之灾。”

蒋老头就着粗瓷碗抿了口水,清清喉咙,接着说:“乖宝还这么小,你们作长辈的务必要爱护些。

日后但凡家里有个异常,也莫要大惊小怪,都帮着遮掩一二。

咱家乖宝就像是戏文里说的,是有大气运的,她好,我们家也好。”

他又抿了口水,对老胡氏道“老婆子,等老三家的醒了,你也同她说说。

至于孩子们就不必说了。小孩子嘴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溜出去了,没得惹来祸端。”

至此,一家人达成共识。

大雨停后。蒋家三儿媳生了个小女娃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

此时,东方金乌初升之处,金红色的霞光铺满了半边天空,形如一只展翅巡游的凰鸟,流光溢彩,经久不散,美不盛收。

这般奇景自是引得人们啧啧称奇。

难得是整个西津渡的蒋氏族人罕见的没有忙着下地,而是纷纷往蒋老头家跑,手里或多或少的都提着东西。

就连族里素有“铁公鸡”之名的三叔公一家,也破天荒的捡了十个鸡蛋和二斤小米送来。说是给产妇添个粥喝。

来看孩子的族人太多。老胡氏带着大儿媳林氏和二儿媳朱氏热情的招待着。

因着孩子刚出世,儿媳还在月子里,见不得风,只允了族中几位德高望重的太婆和婆婆入房中看孩子。

见孩子额间一朵红莲,生的是玉雪可爱,着实把一帮老太太们给欢喜坏了。

老胡氏又放出话去,待娃儿满月的时候,请全村人吃席。

族人这才满意的散去。

闹轰轰的一天终于过去。

晚上盘点族人送来的东西时,饶是早有心里准备的婆媳几个,也禁不住咂舌。

光是鸡蛋就有一百七十多个,装了满满一大竹筐。

还有十七只鸡,五只鸭子,三只野兔,二十多条鱼,几块花布,几大蓝子干菜,几簸箕鲜野菜、十多斤小米、面粉、红糖等其他杂七杂八东西一大堆。

老胡氏道:“鲜野菜不能放,留一部分出来,明早切碎了和了面做饼子吃。

干菜也留下一部分,其他的都给左邻右舍分分。

鸡蛋这些能放的,先收起来,鸡鸭这些也将养起来,先仅着老三媳妇吃,好下奶。”

她顿了一下又对两个儿媳妇说:“你们也别觉得娘偏心。

老三媳妇生了我们蒋家这么多代以来唯一的女娃,老婆子心里高兴。

看谁以后再敢背后笑话咱们老蒋家,笑话咱们家族是和尚庙。”

林氏是个极爽利的妇人,闻言笑道:“娘,我可不醋。

前些时候,四小子生病耗光了家里的银钱,导致三弟妹这胎从头怀到尾,连点荤腥都没沾上。

三弟妹非但不怨怪,甚至偷偷拿了自己的嫁妆银子给四小子看病,我这心里都记着呢。

如今,她又生了咱们家的宝贝金疙瘩,我这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会为这个跟她生气。”

朱氏也道:“大嫂说的对。我是个笨的,不会说好听话。

我只知道,我家三个皮小子身上的衣服都是三弟妹给做的。

那年我的小三夜里高烧,是三弟妹挺着大肚子,背着他走了十几里看大夫才给救了回来。

没有三弟妹,可能也没有我的小三。娘,我这辈子都记她的好!”

那年,胡氏的亲哥哥,也就是三兄弟的舅舅过世。

按照习俗,除了怀孕的陆氏以及与逝者属相相冲的小三蒋禹湖及小四蒋禹海,其他的蒋家人都去了胡氏娘家奔丧。

不巧,那日蒋禹湖贪玩,在外头湿了水。

因为怕大人骂,回家后没敢说,只偷偷的换了衣服。因此着了风寒,半夜里突然发起高烧来,甚至一度说起了糊话。

这可吓坏了陆氏,偏偏家里只剩了她一个大人。

怕孩子烧出个好歹来,陆氏不顾自己六个多月的身孕,心一横牙一咬,硬背着生病的蒋禹湖,走了十多里到镇子上找了大夫。

大夫看到陆氏时也吓了一跳,直言她是个胆大的。

好在小四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事。两天后,朱氏回来后听说了这件事,拉着陆氏大哭一场。

从前她还觉得这个三弟妹生得柔柔弱弱的有些看不上,自打那次后,便真正的将陆氏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子待。

小说《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