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陆洲昂商韶》,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陆洲昂陈子月,是著名作者“陆洲昂”打造的,故事梗概:那天,我们两个失去至宝的人,紧紧抱在一起,想要从对方身上寻求温度。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们会长长久久。直到陈子月回国,直到我如今,躺在手术台上,即将摘掉我和他的第二个孩子。骗子。陆洲昂,你骗的我好苦啊。......

点击阅读全文

长篇现代言情《陆洲昂商韶》,男女主角陆洲昂陈子月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陆洲昂”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很具体。很全面。我点头认同,然后声音温柔的再次开口:「那,你当初为什么喜欢陈子月?」这是第一次,我提起陈子月。很认真...

陆洲昂商韶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如今的他,经历过种种阵痛后,早已脱胎换骨,光芒夺目。
而这条路上,始终有我。
陆氏集团刚起步时,甚至发不出工资。
是我拿出多年的积蓄,放弃了最喜欢的绘画,在他公司里做小会计,做文员,做他最得心应手的秘书助手。
我陪着他一步步将陆氏集团从最初不到十人的小作坊,做到了如今百人千人的大集团。
到如今,已经十年了。
「我一直很好奇。」我看着他,突然问道:「洲昂,当初你为什么娶我?」
叮。
汤勺碰到了碗边。
陆洲昂抬头看我,笑意温柔:「因为你很乖,很漂亮,也很优秀。」
很具体。
很全面。
我点头认同,然后声音温柔的再次开口:「那,你当初为什么喜欢陈子月?」
这是第一次,我提起陈子月。
很认真。
陆洲昂看出了我的态度,仿佛拿我没办法似的无奈的笑了一声:「因为——」
但他卡住了。
微微皱眉,眼眸浮出一丝深思。
但却迟迟没有答案。
我始终看着他,直到眼睛有些酸,才快速的眨了眨眼睛,笑着跳过了这个话题:
「陆洲昂,你现在爱我吗?」
他不假思索:「当然爱你。」
我沉默的看着他。
陆洲昂抬手将我抱在了怀里,很用力,像是要把我融进身体中,永不分离。
「韶韶,我爱你,以后那种话我不会再说了。」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陈子月因我难堪,才说那种话,我知道这让你伤心了,是我的错。」
态度诚恳,言语温柔。
我指尖微颤,点了点头。
但他不知道,我胸膛中那颗为他心动无数次的心脏仿佛累了一般,跳的很慢。
很轻。
就像他也不知道。
真正爱一个人是说不出原因的。
就像他说不出到底喜欢陈子月什么。
因为他什么都喜欢。
所以怎么说的清呢。
能说的清。
算什么爱呢。
但我不想告诉他。
太累了。
第二天早上,我告诉陆洲昂今天我要去我妈家。
他说要陪我一起去。
但到了约定时间,陆洲昂却一直没来。
我独自开着车回到了商家。
我妈妈看是我自己来的,有些惊讶:「洲昂怎么没来?」
我不擅长说谎,所以什么都没说。
我妈便也顺着我聊起了其他。
我爸妈是商业联姻,但是感情却十年如一日的好,妈妈被宠到如今,一颦一笑,眉眼满是幸福。
对比下,倒显得我有几分憔悴。
我突然想起许多年前,妈妈曾阻止过我和陆洲昂在一起,虽然很快,她就顺了我的心。
曾经我以为是家世不匹配,但如今我却觉得我妈妈没这么肤浅。
所以我问了出来——
「妈妈,为什么你当初不愿意我和陆洲昂在一起?」
妈妈看了我许久,仿佛看出了什么,声音温柔:「因为,你们太像了。」
「一样的执拗,一样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是吗?
我想了想。
没有答案。
临走时,妈妈轻抚我的脸,眼神带着一丝悲伤:「韶韶,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要跟随你的心。」
「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但做什么事情我会后悔呢。
同样没有答案。
等回到家时,陆洲昂还没回来。
打开手机,满满当当都是他道歉解释的信息。
我一条未回。
然后开车到了他公司楼下。
前台认识我,想要打电话给我阻拦了。
她看着我欲言又止,在我即将上电梯前,突然说了一句:「夫人,你要多注意点总裁。」
我一愣。
还未明白这句话暗藏的深意,电梯门已经关闭了。
但很快,我就明白了。
我抬手正要推开陆洲昂的办公室门,便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啜泣声:「洲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初我离开都是被逼的,这些年,我从没忘了你,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对不对。」
我动作猛地顿住了。
是陈子月。
她站在陆洲昂的面前,粉裙黑发白肤,眼下红红,哭的可怜又惹人怜惜。
可陆洲昂却不看她:「我已经结婚了,你如何都和我无关。」
冰冷,刻薄,无情。
陈子月仿佛被他的冰冷刺伤,脸色惨白,哭笑了一声:「我知道了,我只是喜欢你,我不会破坏你和商韶的感情的。」
「她是千金大小姐,哪像我如今什么都没有,怎么配得上你,可除了你,我又该去哪里呢,回家的话,我肯定会被逼着给那个老头子的,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她捂着心口,哭的凄惨,仿佛下一秒就要哭晕过去。
陆洲昂却只是瞥了一眼,便低头处理文件。
不言不语。
如果不是看到他微微颤抖的指尖,抑或是文件上被他死死攥紧后留下的皱褶。
我都要信他是真的毫无动容。
但我太熟悉他了。
所以,我知道,此时此刻,他在抉择。
在,婚姻和陈子月之间做抉择。
但,答案显而易见。
他抬脚走向了陈子月,在她期待的目光中将她抱在了怀里。
嗓音低沉:「月月,别怕。有我在,没人能逼你。」
陈子月闪着泪花,喜极而泣。
深灰色主调的办公室仿佛因两人的相拥染上了几分暧昧。
我站在门外,看着两人相拥,接吻,互诉多年的思念。
不打扰,不出声。
直至两人手牵着手走出了办公室。
然后一同看到了我。
陆洲昂的表情瞬间变了,张了张嘴,却只吐出几个字:「韶韶,你来了多久了?」
我看着他,轻笑了一声:
「很久了。」
久到我看着眼前这个爱了许多许多年的男人,突然觉得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久到那颗无数次为他心动的心,再找不到爱意。
一丝一毫都没有。
「韶韶,我——」
「回家吧。」
我打断了他的解释,笑着重复了一句:「陆洲昂,回家吧。」
我想,
我该做出抉择了。
回到家里,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满室寂静。
打开灯,暖黄色的灯洒满房间,落在陆洲昂身上,仿佛给他镀了一层光。
他垂着头,双手交握,不言不语。
我突然想起四年前,他向我求婚那日,好像也是这样坐在我的对面。
认真的注视着我,轻唤道:
「商韶。」
我一愣。
他轻轻笑了一声,眉眼弯弯,然后认真的问了我一句:「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我那一刻,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他笑出声。
才将我唤回神,然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我一直把那一天当作我最幸福的一天。
但,陈子月却戳破了我的美梦。
此时此刻,我看着眼前的男人,轻声问道:「陆洲昂,你还记得你想我求婚时,说的话吗?」
他抬眸看我,下意识的攥紧了双手。
「你说,两个人在一起,就要永不背弃,永不分离。」
我顿了一下,再开口嗓音带着沙哑:「但,你出轨了。」
我亲眼所见。γž
他急切的解释:「韶韶,我刚才脑子犯了混,我真的不喜欢阵子月——」
我打断了他。
「但你不甘心。」
「你不甘心你年少时对陈子月的爱而不得,不甘心你的青春徒劳无果。」
「所以,你从未忘记过她。」
哪怕,这些年在你身边的是我,帮助你东山再起的是我。
哪怕,陆洲昂不断的向我示爱。
做出了一件又一件轰动一时的事情。
过去,我为此觉得欣喜。
但如今想想,陆洲昂做事向来低调,却独独对我示爱这件事高调非常。
为什么?
是真的爱我吗?
还是借我和远在另一头的陈子月,赌气示威。
我想应该是后者。
陆洲昂从未爱过我,却偏偏一次次利用我。
自始至终,是我爱错了人。
想到这,我心里仿佛被火烤,被刀割。
鲜血淋漓。
痛不欲生。
陆洲昂沉默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
他突然说道:「韶韶,我真的真的不会再找她了,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我给过你的。」
我擦掉眼角的泪水,声音很轻很轻:「你说你爱陈子月那天。」
陆洲昂表情僵住了。
他或许以为我那天表现的那般的云淡风轻,是不在乎了。
但不是。
我那天,真的很难过。
他说他是为了给陈子月解围。
但我太了解他了。
所以我知道,他在说谎。
同一天,他为了陈子月骗了我两次。
挺可笑的。
坦白说那天之前,我都以为我对陆洲昂的爱坚如磐石,无人能摧毁,但那天之后,我发现我错了。
原来我的爱很脆弱。
脆弱到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
但我不甘心放手。ყƶ
我陪了陆洲昂一步步走到今天,吃过了许多苦,流过泪也流过汗,凭什么我要拱手让人。
所以,我自以为是的给了陆洲昂一次机会。
我告诉自己。
如果以后两人没有任何联系我,今天的一切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
但,我错了。
就像我始终无法释怀那天陆洲昂的话一样,陆洲昂同样无法释怀陈子月。
我总说陆洲昂对陈子月是不甘心。
我自己何尝不是呢。
所以才会紧握着虚假的婚姻,虚伪的丈夫,死也不肯放手,
但如今想想,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得到的只有无止尽的自我消耗和自我伤害。
这一刻,我突然认输了。
我爱错了人。
我认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摘掉了指间钻戒,认真又温柔:「陆洲昂,其实你喜欢上别人,这个人是陈子月,王子月,刘子月,无论是谁,我都能理解,但你应该和我坦白说,而不是一次次的骗我,我是你的妻子,是陪你几十年的人,你就算不爱我,也应该尊重我。」
「或者说,看着我被你耍的团团转,你特别有存在感。」
陆洲昂急切看着我,想要牵我的手:「韶韶,不是,我从来没想过骗你的……」
我躲开了。
他没想过骗我。
但的确骗了我。
一次又一次。
我都快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我累了。
不想再费心去辨别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陆洲昂,我们离婚吧。」
我累了。
就不要你了。
至于孩子——
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还未显怀的小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陆洲昂同意离婚。
因为那夜,我的态度那般的坚决。
「陆洲昂,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会起诉你。」
他公司即将面临上市,这个关节卡口,他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哪怕他一万个不愿意。
他搬出了家,我拉黑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
仿佛这样,他就从我的生活中销声匿迹了。
但每夜凌晨,我透过窗户向外看,总能看到他的车以及车内零星火花。
陆洲昂在车上抽烟。
我都以为他早就戒了。
原来没有。
他只是藏起来了,就像对陈子月的爱和不甘。
而我,联系了我的医生——
「安排一下明日的手术。」
这个不在爱中期待着的的孩子,我不想要了。
哒。
手术灯亮起,被注射了麻醉剂,我本应该昏昏睡去的,但我却总能听到一些声音——
「是个小女孩。」
「是啊,真可怜啊,都成形了。」
「我听说商小姐曾经意外流产过一次,这次都打掉了,下次再怀孕只怕难了·······」
是啊。
意外流产。
我记得那时陆氏集团刚起步,是最困难的时候,拉不到投资,我又不愿意让父母看低他,没有去寻求商家帮助。
公司上下只有我和陆洲昂两个人。
拉投资,找项目。
忙的昏天暗地。
所以我们谁都没有发现一个小生命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个世上。
直到我低血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孩子没了。
我的心也要碎了。

小说《陆洲昂商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