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是由作者“裴亦霄”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沈幼宁屈身敛眸,假装不在意他们方才的温柔。“臣妾打扰皇上雅兴了。”裴亦霄伸手将她扶起:“朕听说你最近和绮儿相处融洽,越发有皇后气度。”沈幼宁勉强笑道:“这是臣妾应该做的。”不远处的乌兰绮正笑着和宫女玩闹。裴亦霄看过去,眉目间满是宠溺:“再过不久,朕打算封绮儿为妃,皇后觉得如何?”入宫不过几个月便封妃,从未有过的荣宠……...

点击阅读全文

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

《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是网络作者“裴亦霄”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幼宁裴亦霄,详情概述:    裴亦霄面沉如水地端坐,一言不发    可无形的威压让站在一旁的沈幼宁脸色煞白    不多时,御医匆匆走出跪下:“启禀皇上,盈妃娘娘摔落时伤到了脑部,虽无性命之忧,却也不知何时会醒……”    闻言,沈幼宁脸上血色瞬间褪尽    而裴亦霄阴鸷的眼神也移了过来,让她不寒而栗    “朕本以为你性子柔善,没想到你却暗中算计要她性命!”    沈幼...

在线试读

       裴亦霄面沉如水地端坐,一言不发。
       可无形的威压让站在一旁的沈幼宁脸色煞白。
       不多时,御医匆匆走出跪下:“启禀皇上,盈妃娘娘摔落时伤到了脑部,虽无性命之忧,却也不知何时会醒……”       闻言,沈幼宁脸上血色瞬间褪尽。
       而裴亦霄阴鸷的眼神也移了过来,让她不寒而栗。
       “朕本以为你性子柔善,没想到你却暗中算计要她性命!”
       沈幼宁心口剧痛。
       裴亦霄与她七年夫妻,却不听她的申辩就给她扣下罪名!
       “臣妾十六岁嫁给您,在皇上心里,臣妾竟是如此不堪吗?”
       裴亦霄却对她脸上的泪迹视若无睹,朝侍卫道。
       “来人,传朕旨意,皇后德行有亏,即日起禁足在凤藻宫!”
       那一瞬,沈幼宁的心像是被活活撕裂。
       禁足的十日,凤藻宫。
       沈幼宁低低的咳嗽声始终没有停歇过。
       云枝眼角发红:“娘娘,您的药快不够了,太医又进不来。”
       沈幼宁却反而安慰她:“无妨,不吃那些苦药也好。”
       “可是……”云枝不禁红了眼眶。
       她是太傅之女,也是当今皇后,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日子!
       云枝再看不下去,独自去了乾元殿。
       门外,风雪大作。
       云枝的额上已经满是血,却还在不断地磕着头。
       “皇上,求您去看看娘娘吧,皇上……”       而此时,殿内。
       裴亦霄面无表情地批着奏折,一言不发。
       可外面的乞求却一遍遍钻入耳畔,扰得他心神不宁。
       脑海里,似是沈幼宁苍白的脸一闪而过。
       他怒然放下奏折:“把外面的宫女杖责二十,送回去!”
       身旁的宫人无声悲叹,出去传旨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般琴瑟和鸣的帝后,演变成了如今……       此时,凤藻宫。
       沈幼宁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云枝,水……”       可偌大的宫殿里,只有她自己的声音。
       沈幼宁撑着起身,走出正殿。
       就见云枝身体僵硬地跑过来:“娘娘,您怎么起来了?”
       沈幼宁一怔,盯着她额头的伤:“你的伤……”       云枝目光躲闪:“奴婢刚才摔了一跤。”
       沈幼宁明白云枝必然是去求裴亦霄了,也知道裴亦霄不愿来……       她眼眶一热,没有拆穿:“云枝,你是本宫的身边最亲近的人,不要让本宫担心。”
       云枝咽下泪强笑:“娘娘,我没事的。”
       却更让沈幼宁心里愧疚万分。
       大雪一连下了几日。
       凤藻宫中的炭早已用完,沈幼宁的日子愈发难过。
       这时,云枝推开门小跑进来:“娘娘,院中的红梅树突然枯死了!”
       沈幼宁恍惚一瞬。
       那红梅是为庆她身怀龙裔之喜,裴亦霄亲手所植的礼物。
       后来孩子没了,只剩这株红梅。
       没想到还是未能熬过这个冬天……       想起这些,她心里不由得伤感。
       却听这时,云枝又小心翼翼开口:“奴婢本想悄悄移走,却在将树挖出时,在土里找到了这个。”
       说罢,她将一个油纸包举过头顶。
       沈幼宁呼吸一窒,一眼就认出了纸包内的东西——麝香。
       当年,她格外爱惜那株红梅,事事亲力亲为,可一个月后,她便滑胎了。
       那时她哭得肝肠寸断。
       裴亦霄将她揽在怀中安慰:“昭昭,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可后来……她再也怀不上一个孩子!
       “原是如此。”
沈幼宁喃喃出声,两行眼泪无声流下,“原来他早就算好了……”       她喉间腥甜一涌而上,鲜血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片刻后,云枝惊慌的声音响彻凤藻宫——       “皇后娘娘!”
第五章       凤藻宫。
       昔日清雅的宫殿透着一股不祥的灰败气息。
       沈幼宁怔怔看着帐顶,眸底凝着化不开的哀伤。
       门被推开。
       裴亦霄缓缓踱了进来。
       方一踏入,他双拳缓缓在袖中握紧了。
       沈幼宁容色憔悴地躺在床上,呼吸轻得几乎感觉不到。
       整个内殿冷得有如冰窖。
       裴亦霄看着她瘦骨嶙峋的手指,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盈妃已经醒了,她说当日之事与你无关……是朕误会你了,即日起便解除你的禁足。”
       他堂堂九五之尊能做到这个地步,想来沈幼宁也要识大体。
       可沈幼宁没有行礼,反而轻轻将一枝枯败的红梅放下。
       “皇上,那株梅树死了。”
       裴亦霄坐到床边:“病中不宜多思。
你若喜欢梅树,朕以后让人给你再种一些。”
       沈幼宁沉默了一瞬,才艰涩问道:“可臣妾在树下发现了麝香。”
       她缓缓抬眸:“皇上可知咱们的孩子就是因此而亡的?”
       十指蜷在一起,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
       只要裴亦霄否认,她便信。
       但裴亦霄数次张口,终究沉默不语       沈幼宁的心瞬间沉入冰川:“皇上,难道您就如此厌恶那个孩子吗?”
       裴亦霄似是不忍,拉过她的手:“以后嫔妃生的孩子,都是你的孩子。”
       沈幼宁怔怔地抽回:“那也是你的孩子,那是我们第一个孩子,你便没有一点伤心之情吗?”
       裴亦霄触及她眼中的埋怨之色,不由得含怒起身:“朕已经给了你全天下女人都想要的尊位,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君王以社稷为重,朕以为你会理解,是朕高看你了!”
       说罢,他直接拂袖而去。
       屋外的风雪大作,吹进了沈幼宁眼底。
       是她错了……       错在相信了他的年少情深,落得满目荒唐……       那日后,裴亦霄再未来过。
       云枝说这段时间他都在陪着伤愈的乌兰绮。
       沈幼宁听多了,慢慢地她发觉自己连伤心都不会了。
       不久后,冬至。
       宫妃按例接见家人的日子。
       这天,是沈幼宁唯一期盼日子。
       她早早地在凤藻宫门口等待,直到瞧见沈父进门的那一刻,眼眶便红了。
       “父亲!”
沈幼宁像小时候一样埋在父亲的怀里。
       沈父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昭昭瘦了。”
       短短四个字,让沈幼宁眼眶微湿。
       “来之前,为父听说了你在宫里的事情。”
       沈父声音和蔼:“昭昭,现在的你是大裴皇后,不能再由着自己的性子,知道了吗?”
       “沈家一生忠心大裴皇帝,你的夫君,他的任何抉择都不会错。”
       沈幼宁眼底含泪,怔怔望着父亲鬓白的发,忽然觉得自己不孝。
       沈家长子战死沙场,她入宫为后,多数时候都是沈父撑起了一切,让她有了在后宫立足的资本……她不能再让父亲担心了!
       将酸楚咽下,沈幼宁轻声答应着:“女儿知道了。”
       沈父心疼她的懂事,粗糙的手抚着她:“昭昭,父亲为你骄傲。”
       送走沈父后,连绵不绝的大雪终于停了。
       沈幼宁走到当年种着梅树的地方,定定站了许久。
       将手里的盒子埋在了树根下的土坑里。
       盒子里,是一株残败的红梅,和昔日她为孩子做的衣物……       哪怕双手因此被冻得通红,也浑然不知。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黑色的皂靴缓步走入视线里。
       裴亦霄寒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皇后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沈幼宁悄然止了动作,喉咙沙哑:“臣妾不敢。”
       裴亦霄极其厌恶这样的沈幼宁,因为以前爱他的那个沈幼宁总是温柔爱笑的。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再也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
       心中微怒,裴亦霄的声音在寒风里格外冰冷——       “朕已经下旨册封盈妃为盈贵妃,代你掌管凤印,处理六宫事务!”

小说《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