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许初意时泽》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许初意”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许初意张嘉文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许初意轻快回答:“好的。”于是她带着手上的包从沙发上起身,上了楼,在到楼上后,她直接推开书房门:“张叔叔。”时泽正在电脑前处理工作,看到直接推门进来的人,他拧眉:“什么事。”他对所有人都会笑,唯独现在对她不会。许初意跟兔子一样脚步轻巧的跳了进去,到他书桌边:“我有副写生想要您指点。”...

点击阅读全文

许初意时泽

《许初意时泽》,是作者大大“许初意”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许初意张嘉文。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他很直白,很直接,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跟她表达,过了会儿,他又问:“你父亲明天是不是生日?”许初意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勾在他腿上的脚停住,便又一点一点收了回去,她说:“是。”她在他面前又逐渐站端正了些。时泽敲打着她,那眼神里,是毫不留情面的警告。许初意一脸满不在乎的,似乎又觉得有些无趣,嘴角撇了两下,然...

阅读精彩章节

许初意的身子抵在书柜上不动。
“闹够了就让开。”
许初意面无表情的伫立在那里,那姿态就像是在跟他闹别扭,手抓着书架站在那就是不肯动,仿佛在挑战他拿她没办法的这件事情。
她仰着一张年轻鲁莽而又不知世事倔强的脸,一幅让他没办法的刁蛮态度。
她从小本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她被众星捧月,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他的忽视与冷淡,她就要时时刻刻来吸引他的注意,挑战他的忍耐力。
她的脚开始去勾时泽的腿,整个人有种诡异的清纯与诡异的放荡,她的脚趾缠着他袜口,扬着唇,一字一句:“我、不让、开。”
她那张脸太过刺激了,带着不符合她年纪的浓稠艳丽。
时泽眼里的情绪从清浅到浓烈:“许初意,我不喜欢你这幅样子。”
他很直白,很直接,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跟她表达,过了会儿,他又问:“你父亲明天是不是生日?”
许初意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勾在他腿上的脚停住,便又一点一点收了回去,她说:“是。”
她在他面前又逐渐站端正了些。
时泽敲打着她,那眼神里,是毫不留情面的警告。
许初意一脸满不在乎的,似乎又觉得有些无趣,嘴角撇了两下,然后面容上又重新带着乖巧的笑。
时泽看着她重新规矩了后,眼眸里的锐利这才减下来,他本就不是一个爱露出锋芒的人,可唯独对她,眼睛里的冷锐是怎么都无法隐藏。
许初意是跟同学下午离开的,下午许初意没有回学校,而是回了家里,回到家后,她的父母在聊天,问明天宴请的问题,她母亲还特地问了他父亲时泽是否会来。
她父亲,江成达回答着说:“已经邀请了,明天会来的。”
许初意在门口远远的听着,能够听出父母对时泽的重视。
上辈子,时泽一直都是她们家里的座上宾,现在依旧是,她能够看出他们对他紧张的情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父亲明明跟他是朋友,而且她父亲还比时泽大,却始终对时泽,维持着一种小心的对待。
而这个时候,楼上传来她弟弟的叫声,一边跑,一边在那大叫着:“我就要这个熊!”
后面是保姆在追着,低声说:“江户,这是你姐姐最喜欢的熊,不能拿的。”
许初意的母亲,江夫人这个时候也听到了,开口对保姆说:“江户要你就给他,在这乱嚷什么?”
江户的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在用力的剪着手上的熊。
她冷眼的看了一眼客厅里的父母跟楼上的江户,径直进了大厅朝着楼上走去。
江母在看到她,突然大叫:“许初意,你怎么回来了?”
许初意停住回答着母亲,甜笑着:“爸爸明天不是生日吗?”
而这个时候,楼上传来她弟弟的叫声,一边跑,一边在那大叫着:“我就要这个熊!”
后面是保姆在追着,低声说:“江户,这是你姐姐最喜欢的熊,不能拿的。”
许初意的母亲,江夫人这个时候也听到了,开口对保姆说:“江户要你就给他,在这乱嚷什么?”
江户的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在用力的剪着手上的熊。
看着那只熊,许初意想起了一些前世的事情。
这只熊是陪着她长大的玩偶,上辈子的这天,江户也像今天这样,不知道看了哪个动画片,于是去她房间拿了她的熊出来剪,她当时为此跟江户发生了冲突。
后来,熊还是被江户给剪了,那晚她抱着破碎的不成样子的小熊,一个人躲在房间,哭的天塌地陷。
至于她的父母当时在干嘛呢?
哦,许初意想了起来,那天晚上江户不小心被剪刀扎到了手,流了几滴血,被她妈宝贝蛋儿的哄了一晚上。
就在这时楼上的江户在那嗷嗷大叫,江父江母一听,大声问:“出什么事了!”
谁都没再看她,连忙冲了上去关心江户了。
许初意也上前,冷眼看着眼前母慈子孝的场面,忽然笑出声。
她的父母都愕然,看向她:“许初意!
你弟弟都受伤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许初意故作惊讶:“呀,弟弟这伤口,看着好严重呢,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看看吗?
再不去的话,他手上的伤口,可就要愈合了!”
江母脸上心疼顿了顿,朝她大叫:“许初意,你在这说什么?
我看你是疯了!”
许初意笑着看向自己的母亲:“妈妈,我怎么会疯了呢,我可是听你的话,在心疼弟弟。”
她笑容很是奇异,那种奇异将江父江母都给镇住了。
而许初意说完那句话,便脸色漠然的转身去了卧室,后面是江户哇哇大哭。
第二天江父生日,在最名贵的酒店大办宴席,时泽来了,端着酒杯跟江成达祝寿:“江先生,寿辰快乐。”
江成达看到时泽那一刻,小心接待着:“柳岭,没想到还麻烦你专程过来一趟。”
时泽极其温和,对许初意的父亲江成达说:“这是我应该的,毕竟江叔以前可还当过我一年的老师。”
江成达笑。
这时许初意穿着裙子翩翩走了过来,到江成达身边后,对着时泽便乖乖的唤了句:“张老师。”
一幅知书达理的模样,亭亭玉立,又钟灵毓秀。
时泽看到她,眼眸很淡,目光移向江成达。
而江成达这个时候也说:“听说许初意现在正在施小姐那当学生?
她从小有点调皮,还请施小姐那边多多包容。”
时泽回着:“许初意被江叔教的知书达理,倒是不用施念操心什么。”
他客套的夸赞着。
许初意听着他的夸赞唇边带着笑,可这笑还没维持一秒,她的身子被人撞了一下,她感觉到裙子上的凉意,一回头,撞她的人,正是江户,正对她笑嘻嘻,做鬼脸。
许初意脸上的笑立马拉了下去,她正要说话。
江成达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冷冰冰对许初意说:“他又不是故意的,去换身就行了。”
许初意所有话止住,半晌脸色幽冷看向自己的父亲,回了两个字:“好的。”
时泽的目光,也朝江成达看了一眼。
水池许初意脸色不是很好,正要转身走,这个时候张嘉文走了过来:“许初意,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许初意听到张嘉文的身音立马停住,而就在这时,张嘉文走到许初意身边后,看到许初意身边的一些人,他的目光立马就看到了他二叔:“二叔。”
时泽看到张嘉文:“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嘉文想了想说:“就在刚刚……”他说完,又对着许初意的父亲说了句:“江伯父生日快乐,祝您寿比南山。”
他话是对着江成达说的,目光却紧看着许初意。
许初意脸上还带着不悦站在那。
时泽对张嘉文温声叮嘱了一句:“好好给你江伯父过寿。”
张嘉文一听,回着:“好的,二叔。”
江成达也是个识趣的人,见张嘉文的视线一直落在许初意身上,而许初意脸色也不冷不热,知道是两人闹别扭吵架了,便对时泽说:“柳岭,我们去那边走走。”
时泽浅笑:“好。”
他便同江成达一起离开,走的时候,江成达还跟时泽说:“我家许初意,脾气不是很好,得要嘉文多多照顾才行。”
时泽听到这句话,脚步慢些下来,隔了会儿说:“这就要靠两人之间相互包容了。”
张嘉文在二叔跟许初意父亲一走,立马握住许初意的手:“许初意,你这段时间对我好冷淡。”
许初意的手被张嘉文握住后,视线只能从时泽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他:“我有冷淡吗?”
不知道为什么,张嘉文总感觉这段时间,许初意看自己的视线没有温度。
“也……没有,只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惹你不开心了。”
许初意的手缠着裙子上的丝绸带,声音黏糊糊的:“没有啊,你没有惹我不开心。”
张嘉文:“可是你……”张嘉文话还没说完,她要走,张嘉文又立马拉住她:“许初意,你又要去哪里?”
这段时间张嘉文发现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真是屈指可数,她除了让他带着她去二叔家找施念姐拜师,之后就没见她找过他。
他跟许初意求饶说:“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下次一定改。”
许初意认真的审视了张嘉文一眼,上一辈子的张嘉文是什么样,她可太清楚了,几乎是把她捧在手心里,什么都在讨好她,可是呢?
照样不影响他找小三生孩子。
许初意视线突然扫到自家花园里的泳池,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上辈子她曾养过一只兔子,来历倒是有些记不清了,她只记得那兔子有长长的耳朵,它的毛蓬松又柔软。
可是有一天,张嘉文带着一堆狐朋狗友在家里开派对,许初意那时候很厌烦他这样的活动,自顾自的上楼睡觉去了。
等她睡醒的时候,她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能找到她的兔子。
后来,她在泳池边找到,她的兔子身体已经僵直冰冷,被人随意的丢弃在角落里。
许初意问佣人,才知道,原来不过是因为他那些朋友看见她的兔子之后,突然开始争论兔子会不会游泳。
最后是张嘉文一锤定音:“兔子会不会游泳,我们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那天的气温很低,许初意甚至能想象到她的兔子在水中扑腾的样子,张嘉文和他的朋友们看够了,才叫佣人把兔子捞了起来。
可不一会儿,她的兔子就因为体温流失,应激反应,死了。
许初意从回忆中抽回神。
她笑着问:“你真的什么都愿意替我做?”
张嘉文相当激动:“当然,许初意,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许初意很感动的点头说:“我相信你。”
她指着对面的泳池:“那你从那跳下去怎么样?”
张嘉文看过去,大厅外的花园里有个泳池,是一泳池的水,而现在天气绝对算不上暖和,可以说那水的温度绝对是冰冷刺骨,而且更重要的是今天的场合。
“江、许初意,你、在在说什么?”
张嘉文吓到了,看着那一汪池水。
许初意绕着他,打量着他:“怎么?
不敢吗?
你刚刚不是说什么都愿意替我做吗?”
张嘉文被许初意噎的结巴了:“可是、可是、你跳不跳?”
许初意的眼神突然变得冷厉。
“我、”张嘉文完全无法答许初意说:“你不跳的话,那我们就分手咯。”
她拖着声音,用最甜蜜的嗓音威胁着他。
正当时泽跟江父站在花园外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一阵扑腾的水声,以及惊呼声,时泽最先转身,看到的是穿着西装的张嘉文在池水里用力扑腾着,许初意站在泳池边看着,像是被吓到了一般,一直都没什么反应。
而张嘉文跟只猴子一样,在那大声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同样转过身来的江成达。
时泽也面色不虞,看着这荒唐的一幕。
这简直太出丑了,是让张家在出丑,江成达以为是张嘉文掉下去的,立马派人去泳池救人。
当张嘉文被捞起来后,他还没从那呛水中反应过来,咳嗽了好久,冷的直哆嗦。
许初意拿过一旁人手上的毛巾,给张嘉文给披在肩上,然后手替他擦着脸上的水,轻声问:“这水冷吗?”
张嘉文牙齿打颤,倔强的说:“还,还好。”
许初意对他温柔一笑,语气亲昵轻快:“傻子,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当然相信你会永远爱我。”

小说《许初意时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