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秦颂遥耸耸鼻子》是作者“薄司衍秦颂遥”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缪菁善邱澜泰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秦颂遥嫁进薄家三年,不图荣华富贵,专图狗屁真情。一朝离婚,成了全城的笑柄。民政局里,夫妻俩最后一次面对面。薄司衍依旧冷漠:“拿上离婚补偿,从此消失,别想着复婚。”秦颂遥戴上墨镜,微微一笑,当场放话:“永不复婚,谁复婚谁是狗!”做个有钱有颜的单身富婆不香吗?后来,她事业有成,爱慕者排出三里开外,风风光光继承了千亿家产。某天夜里,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秦颂遥。”“哪...

点击阅读全文

叫做《秦颂遥耸耸鼻子》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薄司衍秦颂遥”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缪菁善邱澜泰,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缪菁善眼神羡慕。闻宴看了她一眼。她露出招牌微笑,希望闻宴分她一点。闻宴:“您再垫垫脚,能刮到...

秦颂遥耸耸鼻子

在线试读

大包厢里
巨大的蛋糕放在中央,周围围了一圈人,全是凑商灏的热闹的。
缪菁善捧着盘子,说是吃蛋糕,却有些心不在焉。
转头,和沙发上的邱澜泰对上眼神。
发现就发现了。
还赖她出老千!
她那是技术!单纯的技术!就这种局,都不配让她出千!
嘁。
玩儿不起。
正想着,一姑娘捧着蛋糕从她面前过,清清的奶油香飘过。
缪菁善耸耸鼻子,觉得有点饿了。
她垫脚,往蛋糕上看了一眼,上面全是樱桃。
她喜欢吃。
闻宴正好过来,帮闻语切蛋糕。
他身高出众,轻松刮去一排樱桃。
缪菁善眼神羡慕。
闻宴看了她一眼。
她露出招牌微笑,希望闻宴分她一点。
闻宴:“您再垫垫脚,能刮到。”
缪菁善:???
闻宴端着蛋糕,毫无愧疚地走了。
缪菁善撇嘴。
她哼了一声,拿了把塑料刀,挑了一个人少的位置,先切了一块蛋糕,然后再去刮上面的樱桃。
努力了半天,也就两颗。
哎。
刚叹出气,垫脚的动作放下,后背就贴上了一度胸膛。
熟悉的沐浴乳香气,淡淡的。
是邱澜泰。
她愣了下,以为他也要吃蛋糕。
忽然,男人拿走了她手上的塑料刀,轻松刮走上层一大片樱桃,然后啪一下,盖在了她的蛋糕上。
樱桃,混着奶油,不太好看,但很壮观。
他凉凉的声音传来。
“打麻将,说我不给你钱花。”
“吃个蛋糕,折腾半天,又想告诉别人,我在家不给你饭吃?”
缪菁善舔了舔唇,“不是……”
邱澜泰轻哼,转身,发现有人在胡闹,稍不小心就能撞上蛋糕。
他看了一眼埋头吃蛋糕的女人,啧了一声,本想单独走出去,却还是伸出手,拉了她一把。
缪菁善以为他要跟她计较赌桌上的事,却不料,他把她揪出了包围圈,就不管她了。
她坐到了闻语身边。
闻语正把吃不下的樱桃喂给她的小狗,旺旺。
缪菁善一到,她赶紧热情地把小狗分享给她,“给你抱旺旺!”
“好啊。”
缪菁善很愿意听闻语讲话,她把旺旺抱了起来,顺口问闻语:“花花还好吗?”
他刚说完,不远处,邱澜泰就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这么久了,还惦记那只丑鸡?
闻宴就守在闻语身边,听到关键词,看了一眼缪菁善。
只有闻语最淡定,摸了摸肚肚。
缪菁善疑惑,“什么?”
“花花在这里。”
缪菁善愣了下。
啊。
在肚子里。
……在肚子里!
她瞪大眼睛。
闻语嘻嘻笑。
闻宴拍了拍脑门。
缪菁善震惊,看向闻宴,怎么回事?
闻宴无奈,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花花本来就是肉鸡,底下人送上来,就是让闻语吃的。
只是闻语没见过活鸡活鸭,非要当宠物养。
但想想也知道,养几天也就腻了,尤其是室内,鸡的味道还大。
当初她把鸡送给缪菁善,闻宴就怀疑她是祸水东引。
后来缪菁善把鸡送回来,她没表现出什么异常,遛狗的间隙,还遛一遛花花。

小说《秦颂遥耸耸鼻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