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盛婠秦烜热门小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秦烜盛婠,也是实力派作者“盛婠”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主角叫盛婠秦烜的小说叫做《盛婠秦烜》,这本小说故事节奏紧凑,不拖沓,值得一看,内容主要讲述:蔡天喜赶紧走上前去,正好在昭阳殿,他沉默得好像没有存在,但只要秦轩有命令,他就能立刻给出回应。“回皇上,盛婠姑娘已被罚在千元宫,再也不动了。”秦璇冷笑一声,抬脚走了。...

点击阅读全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盛婠”创作的《盛婠秦烜热门小说》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小宝宝很不甘心,白眼一转:“十七岁也不小了,盛婠她嫁给齐王的时候比我还厉害……这就够了!秦的脸突然变黑了,但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错误,过了一会儿,他缓和了语气:“别提她了,心烦。”事实上,盛婠并没有来得及嫁给齐王,因为就在两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婚礼的当天,国王叛变的证据被送到了皇宫,禁军立即包围...

盛婠秦烜热门小说

阅读最新章节

秦璇毕竟接受了萧家的大恩大恩,即使不害怕,也还是会克制自己的情绪,耐心地陪她玩。
这一抛天暗,小宝宝并没有放弃,他还留在了昭阳堂,但汉林大学士戚彦问起,他才找到机会出去。
但刚看到戚燕,他的脸又沉了下去,小宝宝的话,鱼刺一般卡在他的喉咙里,想要忘记。
“她在干什么?”…《盛琴玄》第六章为免费试读她的眼睛暗了一寸,嘴角上浮现出苦涩的微笑,但随即她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停止去想那些烦恼,即使她和秦璇都是自己的罪过,但那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不是x吗?其他人多管闲事。
连我青梅竹马的小宝贝也没有。
她抬头望向宫门,眼睛渐渐静了下来——悦公主,这一巴掌我要拿回来。
小宝宝突然打了个喷嚏,她顺势向秦璇怀里钻:“陛下,我冷了。”
秦轩的手臂僵在身边,犹豫了许久才落下来,但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脱下袍子说:“雨后天会冷,以后女孩子出去的时候,让她把衣服穿上。”
小宝宝高兴地抢过秦璇落在肩上的衣服,眼里闪着两颗星星的光:“哥哥,晚上叫我睡觉好吗?”秦轩无奈地叹道:“你这姑娘怎么不要脸?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有什么好羞愧的?”小宝宝叉腰:“我现在是你的小妾了,这只是时间问题……”我不仅要侍奉她,还要在那天跪在外面侍奉她婠,她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我要好好地表现一下我的愤怒。”
秦璇的眼神有些难以察觉,她犹豫着说不出话来。
小宝宝挽着他的胳膊问:“哥哥,你答应过我,今天你会召唤我吗?你还年轻,不必着急。”
小宝宝很不甘心,白眼一转:“十七岁也不小了,盛婠她嫁给齐王的时候比我还厉害……这就够了!秦的脸突然变黑了,但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错误,过了一会儿,他缓和了语气:“别提她了,心烦。”
事实上,盛婠并没有来得及嫁给齐王,因为就在两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婚礼的当天,国王叛变的证据被送到了皇宫,禁军立即包围了齐王的宫殿,盛家再次破坏了这段婚姻,将女儿带了回来,但最终未能逃脱牵连这可能是因果报应。
但这并没有阻止这件事在秦轩面前引起轩然大波。
小宝宝看着自己黑黑的脸,虽然有些害怕,但眼里闪过成功的微笑,她知道提起这件事,秦璇一定会生气的。
“好了,好了,别提她了,”小宝宝高兴地对秦璇笑了笑,“沈广,快把兰陵酒送来,那是皇帝最喜欢的酒,我特地从兰陵带来的。”
她抬起头来,等着秦玄的夸奖,秦玄却好像没看见,自己小心翼翼地进了昭阳殿的正殿,坐在了王座上。
小宝贝有点失望,但只过了一会儿才振作起来,而娇拉着他看他从兰陵带回来了什么。
秦璇毕竟接受了萧家的大恩大恩,即使不害怕,也还是会克制自己的情绪,耐心地陪她玩。
这一抛天暗,小宝宝并没有放弃,他还留在了昭阳堂,但汉林大学士戚彦问起,他才找到机会出去。
但刚看到戚燕,他的脸又沉了下去,小宝宝的话,鱼刺一般卡在他的喉咙里,想要忘记。
“她在干什么?”蔡天喜赶紧走上前去,正好在昭阳殿,他沉默得好像没有存在,但只要秦轩有命令,他就能立刻给出回应。
“回皇上,盛婠姑娘已被罚在千元宫,再也不动了。”
秦璇冷笑一声,抬脚走了。
蔡天喜不明白他的意思,不敢再开口,低下头,跟在后面两步。
但是当他走着的时候,他意识到有一些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不敢抬头,只是模模糊糊地感到这些目光朝他涌来,仿佛它们是他自己的主人。
他又弯下身子,从头到脚都写着谦卑。
但秦轩还是张开了嘴:“蔡父真是个被父所遗留的老人,宫中的风吹草动逃不过你的眼睛。”
蔡天喜浑身发抖,这可有点重。
他赶紧跪下说:“奴隶不敢。
我刚听说圣婠很凶,皇帝又说了这样的话。
奴隶担心会出什么差错,所以他更加注意了。
“好吧,”秦举起手来,刚才奇怪的神情已经消散,只剩下一脸嘲弄,“以后不要在她身上浪费心思,尽你的本分。”
盛婠如果真凶,怎么能拆散婚姻呢?你明知道自己有罪还怎么面对他?最后是懦弱和虚荣,这样的人永远不会伤害自己。
他走得很快,蔡天喜这才敢往上爬,离后脑勺不远,可是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他不禁在心里感叹,他这也是一场灾难。
两人一路回到钱元宫,盛婠确实还跪在以前的姿势,她出身名门,受过良好的教育,即使又疼又累,已经摇摇晃晃,但背部依然挺拔。
但越是如此,就越可悲。
秦轩看也不看,径直走到正殿门前,那声音就从远处传来:“进来,我等你。”
盛婠被阴冷潮湿的风吹了一天雨后,脑子里已经迷糊了,惊恐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和她说的。
她站在地上,膝盖又痛又麻,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才站在柱子上,但从小的教养不允许她走路和摇晃,即使疼痛不堪,她也只是咬紧牙关,从不露出那条尴尬的腿。
秦璇倚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
她似乎很累。
当她听到脚步声时,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直着头。

小说《盛婠秦烜热门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