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以安江砚周珂独家整理》是网络作者“陆洺湛”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陆洺湛阿湛,详情概述:脑子里随即疯狂响起纷乱尖锐交杂在一起的各种声响。有刺耳的刹车声。有剧烈的碰撞声。有呼啸的鸣笛声。还有悲痛欲绝的大哭声。还有很多很多个不同的男男女女,忽远忽近的说话声。「陆洺湛先生去世了,请节哀。」「林......

点击阅读全文

林以安江砚周珂独家整理

现代言情《林以安江砚周珂独家整理》,由网络作家“陆洺湛”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洺湛阿湛,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脑子里随即疯狂响起纷乱尖锐交杂在一起的各种声响有刺耳的刹车声有剧烈的碰撞声有呼啸的鸣笛声还有悲痛欲绝的大哭声还有很多很多个不同的男男女女,忽远忽近的说话声「陆洺湛先生去世了,请节哀」「林女士,请你冷静些」「人死不能复生,只有你好好活着,他才能安息」「谁是陆洺湛先生的家属?」「请在遗体火化单上签字」……太吵了,真的太吵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捂住剧痛无比的头,大口大口的喘息「姑娘...

精彩章节试读

脑子里随即疯狂响起纷乱尖锐交杂在一起的各种声响。
有刺耳的刹车声。
有剧烈的碰撞声。
有呼啸的鸣笛声。
还有悲痛欲绝的大哭声。
还有很多很多个不同的男男女女,忽远忽近的说话声。
「陆洺湛先生去世了,请节哀。」
「林女士,请你冷静些。」
「人死不能复生,只有你好好活着,他才能安息。」
「谁是陆洺湛先生的家属?」
「请在遗体火化单上签字。」
……
太吵了,真的太吵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捂住剧痛无比的头,大口大口的喘息。
「姑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帮忙吗?」
耳边隐隐传来路人询问的声音。
我茫然看过去。
视线里却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唯独只有陆洺湛的脸,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啊对,我好像想起来了!
那天出车祸的时候,车上只有我自己,没有他!
只是个小事故,我都没死,他又怎么可能会死呢?!
我捂住耳朵,拼命摇头,「他们说你死了,他们是骗我的对不对?他们就是不想帮我查你,就编假话来骗我,是这样吗?」
眼前的陆洺湛猛的就消失不见。
我睁大眼睛四处找他,却看到他正脸色凄白盖着白布躺在我身前……
我狠狠一抖,连忙去抱他,「不怕啊阿湛,我马上带你回家!我是不会让他们把你一个人丢在太平间的!」
可当我想要抱他的手触到的只是冰冷地面的那一刻,我惶然怔住。
快要疼裂开的脑子里,陡然有很多凌乱的碎片,在霎那间往一起拼凑。
我一下子就看见那一天车祸现场,那满眼满眼的鲜血……
刺目的血红,一点一点复苏了我的记忆。
我拼命去摸去吻那些鲜血……
因为那全是我的阿湛,他为我流的血啊……
我伏在地上,失声恸哭。
不要走阿湛……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心脏骤然被掏空的巨大恐惧和疼痛,令我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里。
「桐桐,你感觉怎么样啊?别吓唬妈,妈真的再也禁不起吓了。」
婆婆红肿着眼睛,嗓子也哑得厉害。
我伸出手去,握住她微抖的手,问出我最害怕的事。
「妈,我的孩子……他还好吗?」
婆婆连连点头,「宝宝没事,你安心养身体,回家妈给你做好吃的,补补就恢复了!」
我松了口气,眼角立即淌下泪来。
我和阿湛的孩子,他千万不能有事……
见我哭了,婆婆赶紧帮我擦眼泪,「别紧张,医生说你今天突然晕倒,还是之前车祸时头部受伤的原因,这个急不得,要慢慢养。都怪我大意,以后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不会让你自己出去,要么我陪着,要么洺湛陪着,我们一定不会再让今天这种事发生!」
我看向她身旁一脸焦灼的「陆洺湛」,心底五味杂陈。
歉疚,感激,惭愧……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令我甚至觉得无颜面对他。
头依旧疼得厉害。
可我现在,全都想起来了。
这世上最爱我的那个人,我的阿湛,他已经永远离开了我。
而我在接受不了他的离去而自杀被救后,极度的痛苦令我受伤的大脑开始应激保护,逃避那天发生的一切……
我大把大把的脱发,我忘记了很多的事。
却唯独把和陆洺湛的点点滴滴记得一清二楚。
我病了。
我坚定相信那天的车祸他根本就不在场,所以他就会永远永远的陪在我身边……
而眼前人,他善良的母亲和弟弟,就心甘情愿的为我演戏。
他们只想让我好好活下去,不要再记起那心碎的一幕,不要再做随阿湛而去的傻事。
可我如何能好好活下去?
我的阿湛,他是为我而死啊……
睁眼闭眼,我无数次锥心刺骨的悔恨。
悔恨自己那一天为什么要去那个饭店,为什么要走那一条路,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为什么偏偏就在那个时候……
一个多月前的那天,是我的生日。
以往我们无论谁过生日,两个人都会请好一天的假陪对方。
可是那天陆洺湛偏偏有个重要的客户到访,他忙了整整一上午才结束。
我们约好去我种草很久的一家网红店吃午饭,因为我想尝尝那几道网红菜,也自己做做看。
原因无他,只是陆洺湛最爱吃我做的饭菜,我每天中午都换着花样给他带营养美味的爱心午餐,但最近实在想不出新菜谱,才想要出去找灵感。
他本来说回家来接我,而我却提前叫了辆车去他公司等他。
鲜花蛋糕美食,自然要品些美酒,自己开车就不方便了。
而在车上,我们还闹了点小矛盾。
有个粉丝朋友因为一道甜品的火候总是掌握不好,几次三番向我求助,我于是反复看她发来的步骤,帮她找问题所在。
陆洺湛劝我好几次不要看手机,他说我每天都不停在看手机,尤其车上看屏幕非常伤眼睛。
可我当时只想快点把问题解决,就没理他。
他笑着弹了一下我的头,却把我弹恼了,我黑着脸让他别管我。
后来我总是回忆不起,他弹那一下,是不是真的很疼?
或者说,又能有多疼?
竟值得我凶他?
以至于在他真的永远也不能再管我以后,我日日夜夜追悔莫及,肝肠寸断……
因为在我凶完他没多久,车便狠狠一抖。
我只听见司机仓皇间骂了一句,迎面车道冲来的巨大碰撞便在下一秒爆发。
坐在司机身后的陆洺湛瞬间便将身旁的我紧紧护在了怀里。
他把我死死搂在胸口,一只手牢牢箍住我的身体,另一只手臂则圈紧护住我的头……
尽管我们都系了安全带,可剧烈的撞击让我们跟着车一起翻滚时,身体依然被疯狂冲撞。уż
是陆洺湛结实的身躯像坚不可摧的保护罩一样,牢牢把我箍紧,用他的身体为我挡住了可怕的撞击和伤害。
而他的血,则从一滴两滴,渐渐如倾泻般,流了我满脸,满身……
「桐桐别怕,没事的!」
那是他匆忙护住我时,仓皇喊出的安慰声。
「不哭桐桐,好好……活下去……」
那是他死死扛住身体被刺穿被挤压的剧痛,依然拼死箍紧我不肯松开一分一毫时,在我耳边痛苦喃出的,他在这世上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他滚烫的鲜血,浸透了我的全身。
我痛彻心扉的意识到,大三那年在暴雨肆虐的大山里,他说出那句,要死也只死他一个,他绝不会让我有事……绝不是说说而已。
可我,宁愿他只是说说而已啊!
我宁愿跟他一起去死,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后来我听说,我们被消防员救出时,陆洺湛已经僵硬的身体,依然死死紧箍着我。
纵然处理过无数的惨烈车祸,他们却在把鲜血满身的我从他的至死庇护中救出来时,全都落了泪……
他的尸体旁,凌乱破碎的,是他为我精心订制的蛋糕和鲜花。
那是这一生,我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从此我再没有生日了……
痛苦的回忆,令我泪水滂沱。
我望着病床前对我满眼关切的婆婆和阿湛的弟弟,陆洺泽。
根本没法形容心底的感激和亏欠……
陆洺泽红着眼望着我,低哑开口,「对不起桐桐,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我发誓我以后绝不会再惹你伤心。」
他哽咽着重复,「我发誓。」
婆婆哭着推他,「你给桐桐跪下发誓!」
他们还以为,我是为他的「出轨」而哭……
我连忙起身扶住陆洺泽,泪眼看着他们母子,缓缓在病床上,向他们伏跪下去。
婆婆慌慌扶住我,「桐桐你这是干什么?」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妈,对不起……」
我痛哭失声。
当时撞向我们的,是一个醉驾的疯子。
那疯子和我们车的司机当场身亡,而陆洺湛原本坐在司机后的位置,那个位置直到车损毁时,都还有能令人生还的空间,可他偏偏选择倾身来保护我……
是我欠她儿子一条命。
一个母亲在丧子的剧痛之下,或许可能会失去理智的恨我,骂我,甚至打我的吧。
可她却在她儿子葬礼上,在我悲恸大哭着说「阿湛走后,我从此再没有亲人」时,紧紧抱住我,告诉我,从此她们一家永远是我的亲人……
她更是在我自杀被救后,在看到我脑子因病错乱后,毅然拉着她另一个儿子,陪我演戏,小心翼翼护着我平安活下去……
她给我的温暖,比我妈给我的都要多。
我却在误以为「我的阿湛」背叛我之后,故意折腾她,甚至差点杀死了我和阿湛的孩子——支撑她信念的她的孙儿……
我向他们痛哭忏悔。

小说《林以安江砚周珂独家整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