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离婚后,我拿九亿出道成顶流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贺泊珩徐若雪,作者“徐若雪”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 两人声音渐行渐远,徐若雪抓着手机一点点攥紧,指节泛白。 十六床病房外,贺泊珩正在跟姚若欣的经纪人说话,隔得远,其实什么也听不见,但是徐若雪莫名就觉得他在就姚可欣车祸的事情兴师问罪。 她拿出手机,拨了贺泊珩的电话。......

点击阅读全文

热门小说《离婚后,我拿九亿出道成顶流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贺泊珩徐若雪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徐若雪”,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贺泊珩洗了澡在书房待了一会儿,十一点的时候,看了下表。以往这个时间,徐若雪都会端着牛奶进来,就算是吵架的时候,也会让保姆送来。但是今天,十一点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书房门却没有丝毫动静。文件有些看不下去,又待了几分钟,终是起身回了卧室...

离婚后,我拿九亿出道成顶流了

离婚后,我拿九亿出道成顶流了 阅读最新章节

感情里,谁先动心谁就先输,姚可欣的存在就像她婚姻里的一根刺。
她努力忽视,任她长进肉里,总以为忍忍就能过去,然而这根刺却在肉里生根发芽,将她的婚姻撕扯的溃烂不堪。
她的坚持,成了最大的笑话。
贺泊珩回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楼下静悄悄的,只有保姆在。
“她人呢?” 保姆接过外套,低声说,“太太回来就回房间了,一直也没出来,晚饭都没吃。”
贺泊珩皱了下眉。
“我把粥再热一下,送太太屋里吧。”
“不用,”贺泊珩语气淡漠,“她饿了自己会下来。”
保姆没再多问。
贺泊珩洗了澡在书房待了一会儿,十一点的时候,看了下表。
以往这个时间,徐若雪都会端着牛奶进来,就算是吵架的时候,也会让保姆送来。
但是今天,十一点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书房门却没有丝毫动静。
文件有些看不下去,又待了几分钟,终是起身回了卧室。
推开门,房间没有留灯,黑漆漆的,隐隐约约能看见床上侧躺的人。
徐若雪在门开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她没动,感觉旁边的位子塌陷下去,贺泊珩躺了下来。
她翻过身,伸手探进他的睡衣。
感觉掌下的肌肉骤然紧绷,她的手变得更加放肆。
贺泊珩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在她继续下探的时候,抓住她的手,翻身将人压在身下,“你在干什么?”热气喷洒在耳边,带着灼热的体温,让徐若雪耳尖儿发烫,但是她的嘴唇却很白,因为牵扯到腹部的淤青,疼痛不已。
好在关着灯,他看不见。
她仰头在他喉结上吻了一下,贺泊珩呼吸紊乱,眸色也变得深了许多,他低头在她脖颈处咬了一口,下一秒,听见她语气平淡道:“我今天排卵期,该交作业了。”
贺泊珩身形顿住,眼中的欲望瞬间散去,脸色也沉了下来,声音透着愠怒,“你脑子里就只有这件事吗?”徐若雪盯着天花板,耳尖儿的热度渐渐淡去,“你妈一直催我,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成的事,不然你捐个精,我做试管也行。”
贺泊珩冷言讥讽,“到底是她催,还是你怕自己贺太太位置不保,想生个筹码?”心脏被狠狠揪了一下,但是徐若雪的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笑了一下说,“是啊,怕你不要我,想跟你有点牵绊。”
贺泊珩系上扣子,厌烦的看了她一眼,“别把心机用在这上面,我不会要孩子的。”
徐若雪的笑容一点点僵了下来,在他要出门的时候,叫住他,“贺泊珩,你到底是不想要孩子,还是不想跟我要孩子?”贺泊珩脚步顿了下,冷冷道,“有区别吗?”徐若雪攥紧手,“没区别的话,结婚还有什么意思?离婚吧!随你的便!”丢下四个字,贺泊珩摔门而出。
徐若雪抓起枕头砸在了门上,眼中一片潮湿。
第二天,贺泊珩晨跑回来,坐在餐桌前看邮件。
早餐上了半天,不见他动一下。
保姆问,“先生,要不要再热一下?”贺泊珩看了下时间,皱起眉,“叫她下来吃饭。”
保姆上楼没一会儿,就匆匆跑下来,“先生,太太不见了,留下了……这个。”
“什么?”他一边问,一边接过来。
纸上“离婚协议”几个字,异常刺眼。
他绷着脸翻看着,面色一点点沉了下来,看到房产车产股份,一人一半的时候,直接气笑了,“她倒是敢想!”但是看到离婚原因,他就笑不出来了,那一行只写了一句话,“因男方无生育能力,无法完成正常夫妻生活,夫妻感情破裂”。
他黑着脸,拿出手机拨了徐若雪的电话。
“喂。”
女人清冷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听起来有几分可恨。
他咬牙问,“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徐若雪声音淡淡,“你签好后通知我,我们就去把证扯了,以后婚丧嫁娶,互不相干。”
贺泊珩额上青筋直跳,“我问你离婚原因是什么意思!”徐若雪沉默了一会儿,“三个月一次,你觉得正常吗?贺泊珩,其实有句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找个时间挂个男科看看吧,你妈每天给我灌那么多中药,我喝得再多有什么用?不行的是你啊。”
“徐若雪!”徐若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他发泄的机会。
贺泊珩面色难看至极,保姆吓得大气不敢出,太太向来温顺懂事,怎么不声不响就想着离婚呢?而且,她到底是说了什么,把先生气成这样?徐若雪说完,只觉得通体舒畅,她恍然才觉得自己这三年在贺家压抑的太久了。
然而这种舒畅只持续到了当天晚上,酒店经理就敲开她的房门,委婉的表示她不能再继续住这间套房了。
原因是她住店用的是贺氏的订制房卡,现在她这张卡被锁定了,她就没有权利继续享用这间豪华套房了。

小说《离婚后,我拿九亿出道成顶流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