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西炙羽《阿飘少女养狗手册》_(林西炙羽)完结版免费阅读

《阿飘少女养狗手册》中的人物林西炙羽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幽千承”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阿飘少女养狗手册》内容概括:作品又名:谢谢你,折寿侠
林西,一个被困在云舟的飘魂少女,对,她甚至没有人形,只是一缕魂魄,在不久的某一日里便会消失,那就是她人生的意义——直到她终于得到一个离开云舟的契机,那个等死的日子才终于有点盼头
对,也只是有点而已
社畜的互相折磨,属下个个不服管教,这些早就是她人生的家常便饭
除了几路怪胎,做不完的工作,令人胃疼的前尘记忆,在遗憾,纠结,恶意蜂拥而至的时候,是一条独木桥走到乌漆麻黑,还是半生弯路走回阳关大道,亦或是忘却前尘,无知便是福……在离开云舟的那一刻,命运终于重新被林西掌握在手中

小说:阿飘少女养狗手册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幽千承

角色:林西炙羽

评论专区

修真从穿越三年开始:略有期待——负分滚粗为什么看书:面板是给坚毅者的礼物为什么不看:路圣兽加点全靠自己莽出来的资源还有点自得的乐趣,主角就更牛逼了一出门全是机缘一打怪全有奇遇,面板信息灌水之余全是奇遇看得真是原地爆炸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看着看着就丢了,捡都不想捡起来。

我把基友变成妹:挺欢快的都市异能型小说,不过比起异能,更吸引人的反倒该是基友变成妹了这点。新书两人得娃都长大了,还是挺骚的。

阿飘少女养狗手册

《阿飘少女养狗手册》精彩片段

第3章 垂林村异事

“真好呢。”林西感叹道。

炙羽露出诧异的神情。

“这个世道,食物比灵力好得多了。”

这是实在话,自然的灵气根本不足以维持昼族生存,若非这个体质,炙羽怕是早就衰竭而亡了。

林西忽然察觉视野忽然变化,“你做什么?”

“干活。”炙羽起身走出房间,在神社门口的篮子里抓了个木制的圆币,上面写的是补房瓦,位置在村口附近。

“村民为我们提供神舍可不是免费的,肯定是要有补偿。”炙羽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村口的方向走去,“楼主,你不是说祝前辈想要见我吗?”

“嗯,不过既然她人还没醒,我们在这逛逛正好打发时间。”林西面不改色地撒谎。

林西的视角已经不知停了多久了,面前是个庭院,庭前种了株桃树。在巨林遮阴的垂林村却依旧生得高大茂盛,花朵簇拥,即使是满天飞雪的季节也毫无颓色。

“好眼熟……”炙羽纠结道,似乎想到什么,倒吸一口凉气, “祝前辈……叫什么来着?”

林西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

炙羽沉默一阵道,“我来过这。”

这真是意外收获,林西玩味地笑着。

“我听过栖霜这个名字。你看见那棵桃树了吗,我到的时候,树已枯死,上边却开满红色的花朵,枝干上挂满写有血字的白巾,上面都是对祝栖霜的怨言。”

“我姐姐说,有个人毁了村子,被成百上千的怨灵诅咒。”

“你跟姐姐一起去的?”

“嗯,”炙羽出神道。

炙羽偷渡云舟,正是为了寻亲——找到他的姐姐,无名。数年前,他的姐姐无名被天帝点化,带回了云舟,对于炙羽而言,从此便是再无踪迹。

“那上面的血字形态怪异,并非人族或是昼族的文字,姐姐告诉我:这是每个人终究会学到的文字。”

每个人都会学到的文字?这个世界文盲也不少,有什么文字是每个人都会学到的?

“每条白巾的背面都是相同的字符,姐姐说是‘罪人栖霜’四字。”

这听着瘆人的景观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先不提上面的诅咒,白巾总得有人挂上去。林西隐隐约约觉得跟地府有些关系,或许这场怪病另有起因。

“回头带你去见见范无咎。”

“为什么不直接问祝前辈?”炙羽有些不解。

“我问你,这里的雾世认得你吗?”

“不认得……”

炙羽很快便领会:挂白条是在垂林村被屠之后,所以幻境这个时间点的祝栖霜对未来的事根本就一问三不知。

炙羽余光瞥见一抹灰黑的身影,直接用脚撩起几块瓦片踢过去,对方灵活一闪,瓦片正正打中正对院落的树上,灵力一爆,上半段直直砸向这个种有桃花的院落。

披着兜帽的人影见状一脚踹飞树干,卷出的风流扑面而来,枝叶迷眼间,祝栖霜只手抓住兜帽,身子闪至炙羽面前,林西藏身的饰物忽然咔嚓一声碎裂。炙羽与林西意念的联系也随之切断。

林西的视野很快回到永夜楼里,忍不住抱怨,“啧,这么快就发现了。”

“楼主大人,这是临海镇的调查报告。”眼前的少年有些唯唯诺诺,完全就没有能把炙羽打个半死的模样。

“雾世,做得不错。”林西拍拍雾世的肩膀,“炙羽那边也成了,有了他这次的任务我们就能一起出去。”

“嗯。”雾世听闻腼腆一笑,“楼主,那无名醒了吗?”

“骨桃在看着,走,我们去瞧瞧。”林西搂着少年走了出去。

垂林村附近,祝栖霜跳跃在林间,用手比作刀刃,灵力聚形四面八方向炙羽射去。

炙羽欲用刀挡,却发现灵力聚成的刀刃靠近自己就消失了,不明所以地愣在原地。

“你的灵力哪里来的?”祝栖霜见状停下动作。

什么鬼问题?炙羽只能半猜着答道,“林西送的。”炙羽无法使用本身的灵力,如今使用的是林西储存在饰物中的灵力。

祝栖霜落地缓缓向炙羽走来,炙羽见对方没有拔刀相向的意思便收了刀。

“……她让你来问雾世的事情?”

“这倒没有,不过我对此很好奇。”炙羽理了理衣服道,“楼主说,祝前辈想见我一面?”

“她是这样跟你说的?”祝栖霜说着向下扯了扯兜帽,似乎想遮住自己的面容,这下炙羽明显注意到了小人的执着。

祝前辈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不过炙羽没有直接发问,换了个说法,“前辈,你很喜欢这顶兜帽?”

祝栖霜愣了一会,“或许吧,戴习惯了。”

说罢摘下兜帽和围巾,炙羽看见,那副面孔与林西一模一样。

“我们是该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祝栖霜。”

少女的笑容和脸上的血渍冲击着眼帘,炙羽这才想到,这个少女现在应该浑身是伤。

“我叫炙羽……你的身子没事吗?”

方才祝栖霜被雾世钉在树干上,那伤势少说也骨折了好几处,虽然昼族的恢复力很快,那也没快到马上能跑能跳,能以炙羽为中心在林子中一边穿梭一边丢刀刃。

“是有些不好使,刚才想回家养伤来着,结果却发现了你们……”祝栖霜环顾四周,“方才动静这么大,定会惊扰了村中人,机会难得,你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有劳了”,炙羽点点头,“那个前辈……你跟林西是什么关系?”

“说来惭愧,我也在不知”,祝栖霜随手抓了捧雪,握成一团,抛上空又是握住,“我们三个不是同时出现的,这片幻境在我出现之前就存在了,那时范无咎是幻境之主,我出现后就易了主,而现在林西拥有幻境的控制权。非得有什么联系,就是我们三长的一模一样吧。”

为什么林西作为幻境之主,会被祝栖霜轻轻松松赶出去?

祝栖霜看出炙羽心中所想,“幻境虽被分为三块领地,林西确实也应有控制权……只是我这片林子有些奇怪,林西在这根本维持不住形态。”

“因为没有实体……”炙羽喃喃道。

“无论到哪里都备受限制,不过现在,她找到了个法子——”

“我带她进来?”炙羽方才明白自己竟被林西耍了一番,说什么祝栖霜想见他,其实只是想测试一番罢了。他却因此又放下心来——既然自己对林西有利用价值,那自己这条小命就有了保障。

“嗯,本来她的活动范围只限于云舟,而有你在或许她就能去更多地方了。”

炙羽听闻有些触动,所以林西从来就没有出去过吗?

许久的沉默中,他们望见不远处明显有生活痕迹的洞穴,“这就是我的家。”祝栖霜主动讲述道,“我有意识起,就一个人住在树洞里。”

屋子里只有简易的床铺和蓄水池,池子周边弥漫着血腥腐臭味,地上散落着染血的绷带。

炙羽才意识到,祝栖霜已经开始讲述垂林村的怪事——

“每过一段时间,我的身上就会出现伤口,旧伤还没治好,新伤又凭空出现。”祝栖霜脱下外衣,里面的白衣染得不均匀,炙羽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她时,雪地里绽开的血花。

“然后我试着出门,村民们说我身上有怪病,一靠近村子就会被赶走,他们用的招式可以说往死里打。”

看着炙羽怜惜的神情,祝栖霜似乎意识到自己描述得有点血腥,便补充道,“呃……这里是幻境,我不会痛的。”

这里是过去的垂林村,现在不会痛,过去又未尝不会?炙羽在心里划上一笔。

“偶然一次逃跑的时候伤口突然出现,我没能避开攻击,撞在了树里。然后我发现,我的伤与这样的撞击产生的伤相似,仿佛我天生就该被村民们钉在树上一般。”祝栖霜调侃的语气让炙羽的脖颈一凉,光想想这个伤就恐怖。

“之后我就天天跑去被他们打,想按照这推理出前因后果,然而这幻境仿佛停在了某个时间段,永远都再没有后续——而这个时候林西诞生了……”祝栖霜有些遗憾道,“所以,林西想要的真相我也不知道。”

“想要的真相?”

“她想给他的下属一个交代。”

属下指的是……雾世?对,雾世的村子被屠了,不对不对,她说雾世是林西的属下?!!

“那个属下是雾世?”

“嗯。”祝栖霜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原来自己被雾世打到濒死再到签下那个咒印全然是林西的计划!炙羽也只能自认倒霉。

祝栖霜自顾自地说下去,“我想了很久,为什么林西会被这片幻境排斥,或许是因为真相很痛苦吧。”祝栖霜看着炙羽,“我不知道村民是谁杀的,垂林村谁屠的,我很喜欢这个村子,喜欢那棵桃树,或许,是因为我要逃避现实吧。”

炙羽正欲回应,眼前的祝栖霜的头突然离开视野,取而代之的是一席紫衣。

!!!

炙羽看了一眼祝栖霜倒下的无头身体,还没反应就被撂倒在身下,下巴磕在凹凸不平的地上,牙被震碎几颗。紫衣男人的膝盖跪在炙羽的脖颈上,身下人顿时呼吸不畅。

“段云……绯!”炙羽艰难地开口,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出来。

“你该不会打算加入永夜楼吧,也不想想是谁帮你搞定那群家伙的,不然你早就挂了。”

“……你的搞定就是把主氏的人都杀了?!”

“怎么能说杀呢,这叫献祭,这不是顺应你们族的优秀传统吗?”紫衣男子笑了,“无名早就离开了云舟,林西可是把你耍的团团转。”

炙羽是不信的,因为他确实感受到了无名的气息,虽然很微弱。

“给你个机会回去看看,若是回心转意,我就考虑留你一命。”说罢松开炙羽,顺便踹了一脚祝栖霜的尸体,消失在视野里。

炙羽吐出混着断牙的血水,艰难地跪爬向祝栖霜,将头和身子摆放好,想扯下身上的布料包扎却发现质量过好而失败,慌张之下也忘了自己佩刀,随手找了块尚为干净的绷带绑住断口。

掌心里湿润的触感和逐渐被染红的布料仿若让旧日噩梦重现,因为恐惧而攥紧的手指痉挛,好在祝栖霜的伤口开始恢复,令头皮发麻的恶寒才逐渐退却。许久之后,炙羽浑浑噩噩地起身,往林外走去。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

继续阅读《阿飘少女养狗手册》

                       

原创文章,作者:幽千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86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