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锦李绮柠)和咸鱼老公一起听八卦的日子热门小说_宋常锦李绮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和咸鱼老公一起听八卦的日子》,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宋常锦李绮柠,由作者“怎不负”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穿书 咸鱼 靠听男女主八卦找乐子 享受生活 读心术】
一天,一条咸鱼瞪着死鱼眼向另一条发出哀鸣,“老公,好无聊~”
另一条十分懒散的给自己翻了个面,一条胳膊垂在沙发边沿,声音有气无力,“是啊~”
两人四珠一对,齐齐哀叹,“唉~”
突然楼下一暴怒声传来,“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养的小三?!”
下一秒,沙发上的咸鱼弹起来诡异消失,镜头一转,六楼的窗户边两颗脑袋同步伸出半个
只见下面一个大妈面红耳赤的揪着一老头的耳朵
长期吃瓜搭子已经进化到可以心灵对话,两人同时转身,一秒后,也拿着瓜子一人端着西瓜,再次回到了得天独厚的吃瓜位
两人边吃边啧,并对下面“痴男怨女”进行了“评价或怜惜”
就这样,两人沉浸在下面楼层吃瓜很尴尬,上面的楼层看不清的吃瓜优越感中,在一次体会到了人生的意义~
两条咸鱼小嘴叭叭的指指点点
然而在进行任何对话的时候,两对眼珠子都没离开下面
毕竟他们已经到了一定境界,耳通八方,足够他们吃饭完整的瓜~
两个咸鱼富二代联姻,搬到了吵闹小区,竟是为了方便吃瓜?
女咸鱼:感谢原主姐姐主动接手我那破烂生活
原主:其实我非常喜欢!
女咸鱼:“……我不理解

小说:和咸鱼老公一起听八卦的日子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怎不负

角色:宋常锦李绮柠

评论专区

完美世界:不断转地图,然后遇到更厉害的角色在装逼,然后主角就一路打脸,所以主角看上去像个装逼犯,还没看到最后,看的时候好期待主角装逼被打脸的一天。

宫斗不如养条狗:宫斗爽文,男主穿成女主身边的一条狗,才真正认识了女主和后宫的真像。

异侠:爱过

和咸鱼老公一起听八卦的日子

《和咸鱼老公一起听八卦的日子》精彩片段

第3章 宋•求饶•贪吃蛇•锦

李绮柠是被冻醒的,醒来的前一秒梦里还在回想并谴责着宋常锦‘毫无人性’的直男事故,一睁眼对上的还是那张清纯无害的小白脸。

李绮柠:“……”

晦气!这个人就是用着这样一张看似乖巧的脸,把自己次次气到吐血的,亏得当初自己还有点心疼他从小就要受到‘读心术’的烦恼,哎,烦死了!

虽然还是夏天,但天气到底是转凉了,小风呼呼的从窗户钻进来,再加上一道格外幽怨的冰凉视线,睡得再怎么样熟,宋常锦都该被刺醒了。

但他醒了也只是慢慢地眨了眨眼,一点去探索他亲爱的室友为什么生气的想法都没有。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室友时不时的生气了,他将这归咎于女孩子的那几天。

丝毫不去想‘那几天’为什么有一个月那么长,自然也就肯定不会联想到自己的恶行一定到了让人做噩梦的地步了。

不过,那几天……

只见他施施然的从沙发上起来,在李绮柠的注视下慢慢踱步往厨房里去,然后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又转过身。

眨着无辜的眼睛,说:“今天晚上吃火锅行不?麻辣的。”

两人‘合租’快一年了,这货一定知道这几天是她的生理期,啊啊啊啊啊,狗东西!

李绮柠憋着一口气翻白眼,竖起冰冷的中指,“吃屁!”

而宋常锦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脸严肃的纠正她:“屁是不可以吃的!”语气中满是对她的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她因为没有常识而去吃屁吗?!

下一秒,沙发上的抱枕就被扔向了这个狗男人的狗头!但很不幸,狗男人身手矫健,一把抓了过来,一条血丝都没掉。

看着他脸上该死的笑,李绮柠两眼一眯,吐出更加冰冷的话,“我难受,这几天不做饭了。”

就这一句话瞬间卡中宋小蛇的七寸,作为一条五谷不分,对外面的饭有洁癖却又是个吃货的小家蛇来说,断粮可谓是晴天霹雳。

要知道,自从’离间家出走’以来,这个两人的小房子里,一直都是李绮柠做饭,他负责厨房善后的!

这句话好不容易让他恢复了些求生欲,有点踌躇道:“这几天家里的家务我全包好不好?”

然而扳回一局的小柠同学已经不想理他了,顺势又倒进沙发里,头一埋作与世隔绝转状。

宋•求饶•贪吃蛇•锦:“……”

后来,还是给人熬了红糖水(只是他唯一能用过做出来的东西),千哄万哄把饭票子,哦不,是亲爱的舍友给“哄”回来了。

其实他本来就是要去厨房给她熬红糖的,但见她心情如此不美丽,他就想发挥一下自己的阳光潜能,想让人开心一点。

只是没想到搞砸了。

李绮柠斜他一眼,确定不是想火上浇油吗?

宋常锦心虚的摸摸自己的鼻子,不吭声。

两人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对彼此都已经很了解了。

说真的对方一个眼神,就算他们听不到心里话,都知道要干什么。

李绮柠当然也知道这货不是真的要去吃麻辣火锅——就是想单纯的气自己而已!

想着想着,李绮柠往沙发上一靠,叹气出声,唉,活着好难啊~

生活不易,宝宝叹气。

正在扫地的宋常锦,“……”

李绮柠没看的他呆愣的一瞬间,就算看到了也会装看不见。

被语言打压了这么长时间,这是她为数不多的语言起义胜利时刻。

李绮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生理期会有小脾气,但她认为是没有的,当然宋常锦的意见不算。

她生理期一般不会痛经,只有在她自己作死吃冰吃辣的时候会疼,喝红糖水也都只是预防。而且甜甜的,很好喝……

等李绮柠享受完,宋常锦的家务也整完了。

这时下午五点,两人就一起出门去买菜,也是他们咸鱼队友日常的团建活动,毕竟菜市场也很好玩,也当作是日常的锻炼了。

最近的小超市走路只要十分钟,他们一般也不会买多少东西,所以都是走路去的。

一下楼就看见几个老大爷大妈坐在小树荫下聊天,两人淡定的从这里走过去。

咸鱼队和情报组织相遇,到底谁胜谁负,让我们拭目以待!

咸鱼队的宋先生率先开口,笑说:“大爷大妈,乘凉呢?”

情报组织派出了手掌芭蕉小扇的张大妈,回道:“是啊。”

并且再次抛出问题,“这小两口干嘛去啊?”

咸鱼队李小姐接招,笑盈盈的,“家里没菜了,去买点菜。”

回答满分!

果然连吃过的盐比他们走过的路还多的情报组织都挑不出毛病,只能跟着夸奖,“小李真是顾家啊,小两口的感情也真好。”

小宋谦虚道:“哪有哪有。”

小李则做害羞状,用悄悄的却又恰好能被敌方看到的角度扯了扯丈夫的衣袖,好像在催他快走。

小宋又宠溺的看了看妻子,牵起她的手,和情报组织说:“那我们就先去了,您们聊啊!”

“唉,好。”

“快去吧。”

“这媳妇可真能干,还能自己做饭买菜,不错啊。”

“是啊是啊。”

以上的话很友好,但下面就的……

【谁知道是不是装的,说不定跟我们那个懒东西一样,在外面装的多好,回到家还不是什么都不做,全都丢给我做!】

小两口脚步同时一顿,很明显这句心声两人都听到了。

李绮柠回头看了一眼,是刚才说话的张大妈,估计是在心里说她儿媳呢。

果然,婆媳关系不好处理啊,幸好她不跟婆婆一起住,唉。

两人在注视中又继续快步向前走,直到出了小区才松了一口气。

李绮柠松开宋常锦,满脸嫌弃道:“你做作的表情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宋常锦无所谓,“我觉得还好啊,是影帝级别了。”

然而并没有得到队友的认同,“咦~”

出道失败•宋:“……”

其实两人在外面装“恩爱”,也是有原因的。

他们刚搬来的那段时间,因为两人都是咸鱼,不出门。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外面对他们的介绍是:在家啃老的那两口子。

还有更离谱的:那男的在外地得罪了人,混不下去了,才跑到他们这的。

两人听后,当即决定出去晃晃,制止谣言!

但这还没完,就因为他们俩散步时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又开始传:那男的是个家暴男,他媳妇都不敢靠近他。

还有:那男的在外面有小三,他们其实马上就要离婚了。

两人:“……”啊这。

宋先生不服,凭什么都是他的坏话,他要给自己正名!在家里闹着李绮柠,哭的死去活来,要她跟着一起演戏。

当时李绮柠:“……”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就啃老这一点是不算是冤枉她,但宋常锦肯定是吃大亏的。

虽然两人搬离了李宋两家所在的省市,但宋家在这是有分公司的。

现在宋常锦就担任分公司的负责人,工作不像总部重,轻松的时候很轻松,忙的时候也是要经常玩熬夜加班的。

李绮柠还担心过他会和自己上辈子一样猝死,经常在半夜爬起来,要是他还在工作就赶他回他房间睡觉。

而且自己也不全是真的全职咸鱼,她前世学的是英语专业,来这之后偶尔也会接一些翻译之类的活来保持手感。

毕竟是前世的饭碗,她想咸鱼,但不想真的被自己养成废物。

而且就算她那点收入只能勉强维持住自己平常的花销,但她也不啃老啊!

不够的都是花的“李绮柠”的,毕竟自己的“遗产”也算是给她了,虽然和她的比有亿点点微薄,咳咳。

另外还有宋常锦啊,毕竟是“合租”,怎么也不能只让她养家。

因为这一点不平,后来就有了假装恩爱的事。

效果显著,在他们一起“恩爱”的出门买了几次菜,散了几次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也就消失的差不多了。

只是宋常锦还是担心有造谣自己的,特地打入敌人内部——一有时间就往大爷大妈堆里扎。

每当李绮柠看见他在里面混的风生水起,就一阵迷茫。

但宋常锦每每都将吃到的各种各样的真瓜假瓜,通通带回来给她“品尝”一番。

她渐渐被同化,也搬着小板凳跟着往里面扎。

只是后来面对其他年轻人看着他们两个的精彩神情,还是略微有点小尴尬……

经过他们的谣言之后,他们也知道了这堪称世界第一瓜田的组织里的水分有多大。

所以他们就只是听听,也不信,跟听讲故事似的。无论真的假的他们都停佩服大爷大妈们讲故事的高超技能,无论什么到了他们嘴一都会声绘色,跌宕起伏,精彩离奇的!

这要是放到古代,肯定也是一代说书大师!

只是后来他们发现里面说的事越来越离谱,都不是吃瓜的程度了。

家长里短,整一个就是对媳妇婆婆老公的抱怨,对谁家怎样怎样的看不上。

而且听到他们耳朵里的心声负面情绪太重,都像是要报复社会的程度了。

这和两人的吃瓜理念相去甚远,渐渐的就不再去了。

有这功夫,还不如找个剧组待待呢。

两人慢慢的朝超市走着。

宋常锦还在说着情报组织的事儿,不知想到什么,叹了口气。

“不知道孙大妈怎么样了。”

孙大妈,情报组织的一员,也是宋常锦“进门”的介绍人。

李绮柠一时间脸色也有些担忧,“是啊,只是听说还在医院里。”

前两天孙大妈在家里摔了一下住了院,现在还没回来……

“不去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李绮柠提出意见,这也是邻里关爱的一种了。

宋常锦下了眨眼睛,随即赞同道:“行啊,明天不上班,就上午去吧。”

“一会儿顺便买点礼物。”

“行。”

                       

原创文章,作者:怎不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86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