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泽焱襄钰(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孟泽焱襄钰)完结版在线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孟泽焱襄钰,是网络作者“水千柔”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她不愿喝孟婆汤入轮回,天道有眼给她机会再来一次,怎会放过
本想悄悄咪咪的呵护他,没想到自己成了被宠爱的那一个,心也不小心陷了进去
“娘子,吃桂花酥吗?”
“嗯…吃”又是被喂食的一天
“娘子,我也想吃一口”
“嗯?唔…”
她懵逼的睁着大眼睛:桌上还有一盘抢她嘴里的干嘛
【甜宠】【架空】

双洁架空宠文

小说名: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水千柔

主角:孟泽焱襄钰

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

《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在线阅读

第 四章 温馨时光

襄府前厅

襄钰和襄筱灵一同进来。

见她们来,襄鸿运视线第一时间落在襄钰身上,目光微深,面有心疼,他张了张嘴,话还没有说出来。

坐在他旁边的张婉晴起身亲自舀了一碗老鸭汤放在襄钰面前道:“钰儿,这老鸭汤里有银耳、莲子,清心润肺,美容养颜,最是适合这个季节喝,你多喝些。”

“筱灵也趁热喝。”张婉晴也嘱咐了一句

“谢谢娘。”襄筱灵乖巧应下

“这个枣泥糕也是你爱吃的…”襄鸿运朝丫鬟看了一眼,丫鬟把枣泥糕移到了襄钰面前。

襄钰感受着爹娘对自己的关心,不由对前世的所作所为更加悔恨,她突然想起襄筱灵说的话:爹娘临死都还在求他们放过她…

她眼神一暗,‘扑通’一声跪下,闷声道:“爹,娘,女儿不孝,不该让爹娘这把年纪还为我担心,以后女儿再也不会这样了。”

见她突然下跪,襄父有点吃惊,这个大女儿从小宁愿对着干也不会认错,为此他有时候也很头疼,但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还是心疼的,不等他说话,张婉晴已经扶起了女儿,心疼的看着襄钰。

女子虽小但依旧掩不住眉眼里的惊艳和绝色,只是脸上这伤有些触目惊心,唉,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就算留了疤痕,她襄国公府也养得起这个女儿!

“快起来吃饭吧,人没事就好,下回还敢不敢这样做了?”襄鸿运佯装板着脸问

“女儿不敢了。”襄钰低着头起了身

她爹话不多,因为她前世毁容后的冷漠,让这个不善表达的父亲更是亲近不了她。

襄父也不再多说什么,给她添了点菜,襄钰默默吃着,时不时也给他们二老添菜,不由让他们感到女儿终于长大了

见他们注意力都在襄钰身上,自己被忽略,襄筱灵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丝嫉恨

这个襄钰什么时候这么会做戏了!

“爹,娘,上次大夫给我的药膏效果不错,我膝盖的红肿一会就消了不少,晚点我叫人给姐姐送过去,姐姐这伤也能好的快些。”

“筱灵有心了。”

“对对,你膝盖有伤又下了水,可要照顾好身子才是。”经她这么一说张婉晴才想起她也受了伤,又慰问了襄筱灵一番

“有什么喜欢的你们也去置办些,莫要委屈了自己。”襄鸿运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说道。

“你也是。”襄父握住了张婉晴的手。

张婉晴笑着拍了一下他的手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你操心,孩子们都在呢…”

襄鸿运看了看偷笑的女儿,也笑了笑。

“吃饭吃饭…”

一顿晚饭在襄父的笑声结束。

吃完晚饭回到房间,襄筱灵叫人送来了膏药,她闻了闻,就只有止血结痂的功效,去疤没用,膏药没问题,但是她也不想用,放一旁就也不管了。

转身就看到夏竹一人在门口,疑惑的问:“春桃呢…”她从醒来好像还未见过她

夏竹踌躇着开口:“老爷说春桃护主不当,没有及时救小姐,已经让她在院里跪一天了。” 襄钰皱眉,肯定是襄筱灵把她支开了,后面又让她来顶罪。

“叫她不用跪了,回来吧。”

春桃这傻丫头,肯定以为是我的意思,没想到做了她人的替罪羊。

“哎。”夏竹应声退下了

不一会领了个圆脸看着有些憨厚,头上梳着两个圆髻一身翠绿的丫鬟进来

“春桃…”

她记得,春桃前世为了帮自己通风送信被乱军抓获,先奸后杀,可现在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由感觉眼眶发酸,是她把她的两个小丫头弄丢了…

“小姐,你没事吧。”春桃担心的问道,她还在院里罚跪的时候就听到说小姐醒了,她也想来照顾小姐,可是老爷夫人没有让她起来她也不敢擅作主张,只能焦急的等待。

“我没事,以后我不会再说退婚这件事了,你们也要记得,我不是为了不嫁太子才落的湖。”

“是,小姐。”夏竹和春桃点点头道

春桃有点惊讶,之前想方设法取消婚约的小姐突然答应了,但是想到不能多问主子的决定,她决定不问,跟着小姐做就是了。

看着这两丫头内心有疑惑但还是坚定跟随她的选择,她微微有些动容。

“傻丫头…你可怨我?”她接受婚约也就是说春桃她们吃的苦都白吃了,罪也白受了。

毕竟当春桃知道这个法子后一直劝她,虽然她会水但是这个法子也是危险,结果被襄筱灵说是以下犯上掌嘴十下反省,襄钰一心在摆脱婚约身上并未开口阻止…她们就以为小姐真的生气了,自然是不敢反抗任由二小姐处罚。

春桃听闻跪下认真的看着她说:“我从未怨过小姐。”她的命从被小姐从雪地里捡来那一刻就是小姐的。

夏竹在旁边心里也默默应了一句:她也不会怨小姐,她们同小姐一起长大,小姐很善良她们都知道。

看她跪下,襄钰把她拉起来无奈道:“看样子是今天院里没有跪够,动不动又跪,你明天还要不要伺候我了?”

“是我一时糊涂了,不顾你们把襄家放在火上烤,我一介弱女子怎能为一己私欲抗旨呢…”

襄钰低声说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猜测,天子威严不可侵犯,自古以来抗旨皆是死罪或是家族流放,而且这个赐婚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前世为什么父亲挨完板子就没事了,如果按照忠臣来讲父亲也只是文官,难道是太子求的情?

“小姐,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都希望你过的幸福。”听她这么说,春桃不免有些心疼,女子婚姻大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姐如此抵触这桩婚事也是正常,谁都不想嫁给一个不知秉性的男子。

“好了,你可别念叨我了。”襄钰点了点春桃的额头嗤笑道

夏竹在一旁捂嘴偷笑:小姐终于没说她念叨了,明明春桃比她还爱操心。

襄钰看着在一旁偷笑的夏竹,朝她头上敲了一个板栗笑道:“你们下去吧,给她膝盖上点药。”

“好勒。”夏竹摸了摸头牵着春桃出去了

襄钰看了会书也歇下了,她现在身子还需要调养,她得好好休息

                       

原创文章,作者:水千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52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