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狐百家求)白乐遥一尾红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一家有狐百家求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一家有狐百家求》是“一尾红狸”的小说。内容精选:白氏有子,出身寒微,绝艳无双
乐遥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于是寻了块清净地方,小心翼翼地关上竹篱,谨小慎微地活在自己的方寸地盘间
却不想还是错入了凡尘,在滚滚红尘间辗转流离,摸爬滚打了一圈,满腔真心错付,一身痴妄成灰,沉浮起落,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的竹屋里
数载光阴流逝,爱恨痴缠尽成往事
夕阳斜照,炊烟袅袅之际,依旧有人伴他身侧,携手共度悠悠岁月

小说:一家有狐百家求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尾红狸

角色:白乐遥一尾红狸

评论专区

萌军舰娘:书很不错,主角小舰人有点邪恶……满足了广大绅士对舰娘的需求但又不显得无脑

最终信仰:黑暗度:极高文笔很棒的黑暗无限流,尽管因为有些观点令我不适而弃,但依旧当得起仙草

虫巢意志:群星同人文,群星爱好者来阅读

一家有狐百家求

《一家有狐百家求》精彩片段

第3章 无拘

第二日,句乐又缠着母亲求了好久,这才有机会再出门。

他揣着两瓶药膏出了门,再去那条巷子时却没有见到那个小乞丐了。

乞丐居无定所,指不定流窜到哪去了,句乐不知道该去哪找人,只得作罢。

转头想起昨天正想去找无拘玩,就掉了头去了城北妙手医馆。

句乐虽是句季之子,春神句芒之孙,但外室子的身份不尴不尬地摆在那儿,兼之更是继承了母亲的种族,真身是妖族九尾狐,愈发显得与他人格格不入。

即便是顽龄幼童也知道抱团排挤欺侮人,是以句乐与邻家人族孩童并没有结下什么友谊,大多数时候都是独来独往,自己玩儿。

一次阴差阳错倒是让句乐结识了城中最大的医馆主人的独子华无拘。

那时句乐刚巧在医馆附近玩,追着被风刮走的风车跑进了医馆,恰巧撞上翘了父亲安排的背医书的功课偷溜出来玩的华无拘。

两个孩童就这么迎面撞到一起,还打翻了旁边晾晒的一整架子的草药。

两人都说是对方撞的,争着争着就打成一团,结果被老馆主华医师一手一个提溜着领子丢进了柴房,跟着他们一起被丢进去的还有两大筐子混杂的草药。

“把打翻的草药都给我分清楚!小毛孩子学打架!”

那天华无拘的偷跑计划泡汤了,句乐的玩耍时光也无情地插上翅膀飞走了。

俩人老老实实地待在柴房里,一边赌气斗嘴一边把两筐草药分清楚了。

也是不打不相识,两人就这么认识了,华无拘可以说是句乐仅有的玩伴了。

医馆的伙计都认识句乐了,句乐顺顺当当地进了后边的院子,找到华无拘的屋子,瞧见他正坐在桌前看书,十分专注的样子。

华无拘比句乐大三岁,也不知是年龄较大的缘故还是华医师家教有方,华无拘总是比句乐“成熟”那么一点儿。

具体表现为在句乐面前时不时摆出一副“兄长”面孔指使人,偶尔有什么冲突也会让着句乐。

句乐对前者爱搭不理,后者倒是毫无所觉。

八岁的华无拘虽也是个孩童,身量却像是有十一二岁,腰背挺拔,身形修长,尚未摆脱稚气的脸庞看起来也是眉清目秀。

此时他专注看书,丝毫察觉不到有人正从旁悄悄打量他。

句乐捂嘴坏笑,踮着脚轻悄悄走到他身后,突然大喊一声:“华无拘!”

华无拘剧烈地一抖,“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掉下了椅子。

他捂着心口惊魂未定地喘着气,扭头看见罪魁祸首正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整个人都不好了,抬手一掌拍到地面上,幽怨地看着他:“人吓人吓死人啊!”

句乐抹着笑出的眼泪去拉华无拘的胳膊:“可我是妖啊。”

华无拘抓住句乐的手,瞬间没了捧心的虚弱模样,一把压倒句乐:“抓到你了!受死吧!”

华无拘哈着气专挑句乐的痒痒肉挠,句乐拼命挣扎,笑得眼泪直飞,不甘心地伸手反击,两个人闹作一团,撞翻了两把椅子,笑得没了力气,一起躺在地上边笑边喘气。

笑够了,才相互扶着从地上爬起来。

句乐把椅子扶起来放好,揉着笑疼的肚子坐下:“你在看什么?我来了都不知道。”

华无拘翻着书页,白了他一眼:“除了医书我还能看什么,我爹让吗?”

一听是医书,句乐顿时没了兴致,目光转向了无拘桌上的糕点。

华无拘万分嫌弃:“你就知道吃!”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把那两碟子点心摆到句乐面前:“桃花酥,绿豆糕,加了点温补益灵的药材,不知道你吃得惯吗。”

句乐喜笑颜开,毫不客气地抓起一块绿豆糕:“那我尝尝。”

说罢还挤到华无拘身边:“你看什么医书啊?”

华无拘给他腾了个位置,两人挤在一块,句乐毛绒绒的脑袋在他眼前晃悠。

华无拘把书合上展示封面:“《奇花异草录》,讲的都是一些千奇百怪的药物,挺有意思的。”

句乐翻开书,辨认书上的文字,两条小短腿在板凳腿间晃来晃去:“不……日……”

华无拘无奈打断:“是还阳啦!还阳草,人死后尸身完好,可用还阳草唤回魂魄。”

句乐指向下一个:“火……”

“那是焰字,火焰的焰。这是蓝焰花,花开如蓝焰燃烧,故名之。服之可重塑全身经脉,改换根骨资质。”

这些千金难换的珍贵仙草也挺有意思的,句乐听得津津有味。

书上还有不少插画,句乐指着其中一幅:“这个!”

华无拘紧跟着讲解:“这是冰凝子,可以重塑肉身,断手断脚都能重新长出来。”

书页一张张翻过,越往后的药物越难得,功效也越是奇特,几乎只是传说中存在。

句乐又翻过一页:“什么龙。”

“是浮珑果,活死人肉白骨,包治百病,只在六界之外的浮珑仙境才有,很难找到。”

“女……女娲?”句乐猜测着看向华无拘,见对方点头,才把药名完整地念出来:“女娲水。”

华无拘看书:“这个,是孕养生灵……啊。”

“怎么了怎么了?它讲什么?”句乐好奇地追问。

华无拘的表情像是想捧腹大笑:“就是生孩子!上神女娲抟土造人,所和泉水就是女娲水,富生气、灵气、神力,若有苦于无子之人,只要一滴女娲水就可受孕……”

“那有什么奇怪?”句乐还是不解华无拘那副表情。

“还有!”华无拘指着后面那段文字,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这里竟然说女娲水可以让男人生孩子!”

“啊?!”句乐又是吃惊又是想笑,推着华无拘催促:“上面怎么说的?”

“嗯……服女娲水,修道男子亦可受孕……修道者运行精元灵气,交相混杂,孕灵胎,十月胎成,运灵气移出体外……”华无拘已经笑趴了。

句乐被糕点呛到,边笑边咳,眼泪口水糊了一脸。

华无拘笑着爬起来给他拍背,丢了一条帕子让句乐自己擦擦。

好不容易平复情绪,华无拘看着那页文字,又忍不住想笑,咳嗽两声压下笑意,接着把书念完:“女娲水难得,流传至今,存世之数恐不足一杯之数,存于仙界天宫福天宝库。”

句乐端着瓷杯喝水,脸上还带着明晃晃的笑意:“华叔叔居然还有这种藏书……”

“不是我爹的,”华无拘赶紧澄清,维护自家老爹的清白,“昨天在街上一个老头子给我的,他说看中我了要收我做徒弟,我看他像个江湖骗子,哪能跟他走?他就丢了这本书给我,说是给我的见面礼,过两天再来找我。”

“那老头是谁?”

华无拘摊手:“我哪认识,就是个江湖骗子,不过这书挺好玩的,记载的都是从没听说过的药物。”

两人不知不觉把书一起看完了,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句乐告别华无拘,赶紧回家吃饭。

没想到刚出门就碰上了昨天的小乞丐。

“是你啊。”句乐眼角扫到一个人影,停下脚步退回来。

小乞丐裹着他送的外袍,缩在柴草堆的角落闭目养神,落下的茅草遮盖住他大半个身体,若非看到眼熟的袍角,句乐也会忽略掉他。

苍牧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看到昨日的富家小公子又站在了他面前,他沉默了一会儿,撑着地面艰难地坐起来。

句乐见他动作间很迟缓,想到昨天看到的那些伤,连忙按住他:“疼就别动了。”

句乐又蹲到了他面前,手忙脚乱地从掏出那两瓶药膏:“我拿了一些药,早上就想给你的,可是没找到你……”

苍牧看着递到眼前的药瓶,动了动嘴唇,在句乐真诚的注视下,最终还是收下了。

“我得回家了,不然我娘又要骂我了,”句乐说完就站起来走了,没走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苍牧看着句乐温软的笑容,垂下眼,沙哑着嗓子开口:“……牧。”

“木?”句乐觉得这名字有点奇怪,“嗯……那我叫你木木好了。木木,我叫句乐,是'既见君子,云何不乐'的'乐',嗯,也就是快乐的乐。”

“我下午再来找你,你别走远了!”句乐挥手告别。

                       

原创文章,作者:一尾红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52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