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亭榆梁正升)什么?系统竟然拖欠我工资!完结版阅读_(什么?系统竟然拖欠我工资!)全集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什么?系统竟然拖欠我工资!》是作者“一天一个大西瓜”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古亭榆梁正升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无CP+系统+可爱跳脱女主角+单元任务】
一场车祸,古亭榆进入系统
这个系统还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局”
这个系统里面的每个人现在或曾经都是局内人
惊悚山村、禁止录像带、樱花大酒店……
每一个打不死我的,都将使我强大!
注:不血腥不血腥!放心阅读,主要走有趣的剧情

小说:什么?系统竟然拖欠我工资!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一天一个大西瓜

角色:古亭榆梁正升

评论专区

老爸在我眼里是无敌的:出乎意料的好看,评分低了。我给个5星均衡一下。现在龙空脑残评论越来越多了,现在分数越来越不靠谱了。

朕只是一个演员:也就是两星半的样子,主角演技好全靠配角吹,实在无感,推刘备书,娱乐圈的不正常系统,这个才让人感觉有演技,人家那改变剧情平滑自然。

超级预言大师:开头看到老外用微博而不是面书或推特毒发, 拜托作者背景设定严谨一点吧, 十分出戏

什么?系统竟然拖欠我工资!

《什么?系统竟然拖欠我工资!》精彩片段

第5章 虎毒不食子

牛大婶停下来没说话,直直盯着古亭榆看,目光犀利的恨不得把她身上看出来个窟窿。

“巧雪,什么时候你的性格变了这么多?”牛大婶没有再绕圈子,直接开口。

以前巧雪的性格在她看来不仅是内向了,甚至可以说有点怯弱,牛大婶知道自己对这两个孩子的态度一向算不上和蔼。

因此巧雪在她面前一直安安静静,有时候牛大婶都会觉得对不起她的亲娘。

这孩子经常连句话都不敢跟她说,以后又怎么嫁人持家呢?

这短短的一天牛大婶就看出来这巧雪的行为有点异常,先是主动跟她搭话,给她扇扇子不说,还敢跟牛美丽犟起来。

难不成她以前看错了那孩子,只是在藏拙?

古亭榆不知道这牛大婶复杂的内心思考活动,她想的是牛大婶不会要发现她是冒充的吧。

那她该怎么解释,系统这个梗这个年代应该没有吧,说出来婶子能信吗?

“请宿主抛弃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要泄密系统的存在,这是违规行为,另外,宿主本身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应当谨记扮演的职责,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提高游戏难度。”

小七突然间出声,倒真的把她天马行空的思想给拉回来了。

“其实,婶子,我是真的很担心姐姐,所以情绪激动,才会和大嫂吵架的。”

古亭榆努力学习巧雪慢慢说话,小声说话,说话几个字几个字的说,永远先道歉,永远把错揽在自己身上。

牛大婶点了点头,也没再追问下去。

古亭榆也不知道她是信了,还是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

“巧梅在我们家老房子里待着呢,晚上我和大宏带你去看她,别到处找了,再撞见村长家你不好脱身。”

古亭榆直接:黑人问号???

这两拨人的说法完全不统一啊,下午她偷听到牛彩凤说孙巧梅死了,牛大婶说人在他们老屋里待着。

如果非要用一个解释把这两个答案统一起来,那就是孙巧梅先待着,后来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跑出去了,然后遇害了。

想到这里,古亭榆继续问道:“那大宏哥呢,他是去陪我姐姐了嘛?”

牛大婶一听这话,更加坚定了巧雪之前都是装呆的看法,这孩子以前觉得沉默寡言,没想到连她儿子喜欢巧梅这事都看出来了。

“那倒不是,大宏有那么多地里的活要做,有那个心没那个功夫。”

牛大婶想这倒是好了,巧雪自己明白,到时候还能帮忙劝劝巧梅,了了跟孙家田的那桩孽缘。

古亭榆越发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牛大婶和牛大宏从昨天把孙巧梅带到老屋后,就没去看过了。

想的是今天晚上带她去看,结果在这之前,孙巧梅就遇害了。

心里有数,她们聊的这一会儿,牛美丽已经把饭做好,正进来喊婆婆吃饭。

没想到孙巧雪和她婆婆待在一起唠嗑!

牛美丽更气了,婆婆不让自己管家,不替自己出头,还让她做饭,跟孙巧雪拉闲话。

究竟谁跟谁才是一家人!

心里恨,但没有好的由头她不能对婆婆发难,这年头名声对一个女人来说至关重要,她不能落下一个苛待婆婆的骂名。

那她以后在村子里就抬不起头了。

只能压下肝火,牛美丽叫完婆婆吃饭后,直接出去了,压根不理古亭榆。

古亭榆心里面有别的事,更没必要在这种事上计较。

等一家子整整齐齐坐到饭桌上,古亭榆见到了牛大力,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很明显他们都对孙巧雪性格的转变感到惊讶,牛大力看到孙巧雪跟他打招呼,还愣了一下。

“发什么呆!没事做去端菜去!”

牛美丽这个煞风景的人真是无处不在。

再冲牛大宏叫了声“大宏哥”,牛大宏也惊讶的应了声。

古亭榆感叹,虽说这村子里的女人对这姐妹俩大都不咋地,但是她们的养母牛大婶,两个哥,倒是还不错。

心里有事,再加上这饭菜不太对胃口,古亭榆吃了一会儿就开始打摆子,纯粹是拖时间。

她怕一会儿牛大婶他们出门不带她。

这个年代的农村别说路灯了,电线都还没拉,有个手电筒都算不错的了。

她跟踪的概率几乎为0,没手电没夜视眼。

好在吃完饭天还没黑透,牛大婶装作吃好了要出门遛遛弯透气的样子出门了。

临走前还把牛美丽夸了一通,“美丽伙食好,怪不得别人都夸你。”

把古亭榆给无语的,敢情儿这牛大婶不是不知道儿媳妇的德行,只不过婆媳到底不比母女,很多事情牛美丽想不明白,她只能点一点,说多了反而得罪这儿媳妇。

古亭榆看见牛大婶偷偷从屋里拿了一个福袋一样的布兜子,塞进兜里才出门。

她便也借口去找姐姐,跟在后面出了门。

牛大宏吃完直接出去,什么理由都不需要找,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之一,没有特殊情况统一理解为下地干活儿。

正收拾桌子的牛美丽看着古亭榆的背影,阴恻恻的说道:

“找姐姐?你再也没有姐姐了。”

牛大力望了媳妇一眼,但直接被牛美丽无视了。

话说这边古亭榆出了门,没走多远就看见牛大婶和牛大宏在前面等她。

等人集合齐,三人一起往一条小路上走去,看样子这条小路连接着村子外面那片地,地后面就是村子后山。

地旁边的半坡上的确有两座房子,外面还有篱笆围起来,看来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屋了。

牛大宏率先进去,还没进门就开始喊,“巧梅,巧梅,我和娘带巧雪来看你了。”

一连叫了几声都没人答应,推开门一看,根本没有孙巧梅的人影儿。

牛大宏急了,“咋巧梅不见了呢?”

三个人把两间屋子仔细找了一遍,确定没人后,开始商量对策。

古亭榆斟酌着要不要把自己下午偷听到的东西告诉他们,可是万一说出来是假的,按照牛大宏这暴脾气,不得冲到牛村长家揍人?到时候怎么收场。

“巧梅不会又去找万家田那个混蛋了吧!”牛大宏急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要是她又去了牛彩凤跟她娘肯定又会打她!不行!我得去保护她!”

牛大宏就要冲出去,牛大婶没拦住他,她这个儿子壮的跟头牛一样,犟的也跟头牛一样儿,认死理儿!

牛大宏出去了,古亭榆赶紧把下午偷听到的内容告诉了牛大婶。

“什么?!”牛大婶听了这话,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我本来听您的语气,您是知道我姐姐在哪的,我就对牛彩凤的话存了个疑影儿,现在我姐姐不见了,那她的话就有可能是真的。”

古亭榆解释清楚了她所知道的来龙去脉,牛大婶的脸一下子垮下来拉的老长。

古亭榆没体会过村长一家的阴毒,但是牛大婶深有体会,他们绝对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巧梅去闹了牛彩凤的婚礼,万家田又对巧梅表现的恋恋不忘,为了自己女儿以后的婚姻幸福,再加上牛村长婆娘对这姐妹俩积年的憎恨。

牛村长婆娘是个心狠手辣的,巧梅落到她手里,能有什么好。只是牛村长不知道参没参与她们了结巧梅的事里。

等她去追究原因,牛村长两口子再搬出村规来压她,巧梅未婚先孕,的确没守妇道,村长不过是执行了村规,这是他们村子里的旧俗,她还真不能把他们怎么着。

“虎毒不食子啊!牛牛有才,你要是害了巧梅,那你真的是猪狗不如。”

                       

原创文章,作者:一天一个大西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52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