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君玉灵君无夜》重生女帝:魔尊带崽找上门来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db:摘要]

重生女帝:魔尊带崽找上门来了

重生女帝:魔尊带崽找上门来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将白家人赶出长宁长公主府

“县主,你怎么会回来?”这个时候,原主的婢女青竹走了进来!“县主快走,老爷还有老祖他们都在四处找你呢!”

此时的君玉灵正一脸慵懒的躺在塌椅之上,她的肩头还蹲着一个小黑球!君玉灵看着这破败的小院子,满眼里都是嫌弃!

白家人霸占着偌大的长公主府当作白国公府不说,还将原主赶到了这个破败的小院子,又美其名曰都是为了她能刻苦修炼!

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一大堆狗屁的话!偏生原主也信!君玉灵真为‘白水心’的智商担忧,信吧信吧,把自己作死了吧?

好歹也是君家血脉,真是为君家丢脸,也难怪如今的皇帝小儿极力忽视着‘白水心’的存在!

以前的日子,这个皇帝小儿不是不为‘白水心’出头过,但一次又一次的只有失望!后来,便干脆再也不管她了!而白家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才有了鬼渊之禁地崖上的那一幕!

君玉灵看得出青竹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害怕,但仍然还是坚定的让她离去!

“青竹!”

“奴婢在,县主可还有什么吩咐?”青竹纵然是害怕,但还是说道,“奴婢身上存了些碎银子,虽然不多,县主若是省点花,也足够县主支撑一段时间了!”

说罢,青竹便将一个香馕递给了君玉灵。

“趁他们还没发现,县主快走吧!”

“青竹,你很怕我?”

“没有,奴婢不敢!”青竹立刻‘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倚在靠椅上的君玉灵看到这一幕,无奈的说道,“就这,还不怕?”

不过也怪不得青竹,原主一直以来便被宁晴黛母女捧杀,养成了一个骄纵蛮横的性子,对待下人更是动不动不打即骂,有时候,修行不顺畅,又或者是强行修行太痛的时候,更是厉害些!

而且,前些日子,她脚踹老夫人,坏其丹田,火烧碧落院,威名更是远播了……

“你放心,我不是个不讲理的,以前,是本我猪油蒙了心,误把蛇蝎当好人,自从被我被白以丹那货设计残杀在禁地之中,我便想明白了许多,从此,只要你忠心于我,我不会再对你动辙打骂了!”

君玉灵说道,便用暗力将青竹扶了起来!

青竹眼见‘白心禾’这般轻松的使用灵力将她扶了起来,顿时大惊道,“县主,你能使用灵力了,你能修行了?”

以前,虽然‘白心禾’被宁氏祖孙四人强行用药灌到了金丹期,但是她一旦使用灵力,便会痛不欲生,甚至,到最后,药堆出来的金丹,还不断的出现了裂纹,其实,青竹是心痛‘白心禾’的,只是,她不肯听,仍以为那宁氏祖孙四人是什么好人!还对她们感激涕零!

前些日子,青竹没有亲眼见到‘白心禾’大闹碧落院,但是她听其他下人说,火烧碧落院是‘白心禾’的手笔,她还窃喜了许久,‘白心禾’终于反击了!

太好了,长公主保佑!

“可是,老爷他……”青竹犹犹豫豫的开口,纵使‘白心禾’如今再厉害,恐怕也不会是老爷和白家老祖的对手!

白家老祖可是元婴期大圆满不说,府上还有三个金丹期大圆满,加上老爷自己也是元婴初期了!

青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院外传来了一阵吼声!

“那孽女何在?”

青竹连忙打开门出去看,就见来人果然是白国公和另外三个金丹期修士!更是带了不少的侍卫!

“老……爷……”青竹壮着胆子上前行礼道。

“哼,贱婢!”白国公一个甩手便将青竹掀翻在地!

“放肆!我的婢女轮得到你来欺负?”君玉灵一个威压从房内释放开来,饶是白国公和另外三个金丹期修士都抵挡不住,更别提门外一众普通的侍卫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般厉害!

白国公大惊道,这孽女什么时候有这般厉害的威压了?她的修为不是强行用药堆出来的吗?他记得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啊!

等到白国公定眼一看,君玉灵已经将青竹扶到一边,肩上顶着小黑球,一身玄衣威风凛凛的站到了院中!

其速度之快,连他这个金丹期大圆满都没有反应过来!

“白水心,你这个孽女,你到底是不是人?本国公仁慈将你养大,你就该感恩戴德了!你的母亲、你的妹妹,你的祖母有什么错?你要毁了她们的内丹,不惜放火烧死她们,还要置她们于死地!你就是这般报答本国公的?你妹妹跟你无怨无仇,她们有什么错?你要下这般狠手,早知道,当初就该掐死你了!”

“呵,白宇,你的话真让人好笑啊!”君玉灵止不住的笑意。

“你这个孽女,竟敢直呼国公爷的大名,看来真是忤逆不孝!国公爷,莫要再顾念父女之情了!”一个金丹期修士开口说道。

“父女之情,何来的父女之情,白宇,你对我,何曾有过?我的母亲长宁长公主,她的死难道不是你们白家人的手笔吗?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利用我母亲长宁长公主的身份,在这帝都站稳了脚根,便将她弃之不顾,任由那老妇和那贱人母女作贱她,害死她!”君玉灵冷声说道,她在为死去的‘白水心’母女讨个公道!

若是这白宇有一丝顾念父女之情,‘白水心’母女都不会枉送了性命!这个男人啊,为了自己的权利,可以牺牲一切,不惜利用女人上位!上位后,还对着‘白水心’母女满口唾弃,甚是嫌恶,真是恶心至极!

“白宇,你莫不是忘了,这白国公府可是曾经的长宁长公主府呢,是不是啊,驸马爷!若说要顾念父女之情,你该求我才对,求我不要赶走你们一家人呐!”

白宇气得面色铁青,几乎要血溅当场,他这辈子最气的就是驸马爷三个字!他才不是赘婿!他是高高在上的国公爷!

“动手!”既然如此,便不要怪他不顾父女之情,这个孽女早该死了,她是他的耻辱!只有宁晴黛所生的三个子女,才是配得上他的孩子!

“是!”

那三个金丹期修士早在等着白宇这句话了,此时,青竹却是奋不顾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拦在君玉灵的身前!

“县主,你快走!奴婢拦着!”

“真是不自量力!”

其中一个金丹期修士正在对着青竹攻去,却见君玉灵一个抬手轻轻一挥就将青竹罩在结界之中!

“金丹期修士!呵,很牛吗?”君玉灵轻启红唇,不屑的说道。

那金丹期修士还来不及大惊,就见君玉灵轻而易举的将他灰飞烟灭,甚至来不及发出一个字!

不光是青竹看到这番变化,给吓到了,就连白宇的心也胆颤了!满眼的皆是望着君玉灵不可置信!

“你终究是谁?”白宇质问道。

“你祖宗奶奶!”

君玉灵说罢,又一个抬手,又将另外两个金丹期修士照样灭杀,只剩下了灰烬!

“你该庆幸,你是白嫣然的爹,我还需要你引他回来!否则,你的下场和他们一样!”

君玉灵正要对着白宇下手,就见一道厉风向她袭来!

君玉灵轻轻松松的躲过,不屑的说道,“元婴期修士,只会偷袭吗?”

“老祖!”白宇惊喜道。

“小女娃娃厉害是不假,但可惜戾气太重,这样不好!”来人正是白家老祖,他厉声道,

“终归是我白家的子孙,若是肯为白家效力,过往便一笔勾消!”

“老祖不可,这个孽女不可留!”白宇立刻阻止道。

那白家老祖撇了白宇一眼,这个蠢货,什么不可留,没见不是人家的对手吗?只有拉拢她,再从长计议,抬手间便灭杀了三个金丹期修士,恐怕连他都不会是对手!若是白家能有这样的人坐镇,还怕白家的地位不稳?

君玉灵抬眼看那白家老祖,倒是个人精的,不愧活得时间长了些!只可惜,偌大的年纪修得了元婴已经是不易了!

“若是我偏要计较呢?”

“孽女,还轮得到你拒绝!”白宇立刻动怒道。

君玉灵斜看了白宇一眼,顿时杀意外露!直看得白宇心惊胆颤,白家老祖也是心惊肉跳!

“给你们个机会,给我搬出长公主府!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放肆,你真以为本国公不敢杀你吗?”白宇气极了,便不管不顾了!

“你杀得了我吗?”君玉灵一脸慵懒的看向白宇。“嗯,你不是不敢,是不能,没本事杀得了我!你要有点自知之明啊,驸马爷!看不起我的公主娘,却一家子霸占着长公主府,赖着不肯走,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一直以来只是个用无数的丹药堆出来的废材,怎么可能这般厉害?说,你到底是谁?”白宇厉声质问道。

君玉灵似笑非笑的望着白宇,“你莫不是忘了,我可有君氏的血脉?”

白宇面色大变,震惊道,“不可能!”她不可能觉醒了血脉,传说中的血脉!

君氏皇族虽然被分裂开来,一分为五,但始终却是被尊为圣国,在众国之上!而之所以君氏懦弱,却地位超然,就是因为其祖上传说是神龙后裔,最初的君氏开国皇帝,传说有着号称神龙的——天龙一族的血脉!

千百年来,君氏一直有人在觉醒着神龙天龙血脉,但无一例外的,都在将成神之日渡劫失败殒落了,而最后觉醒的便是五百年前的传说中神殿中第十三殿的圣主!

她的名字已经不被人所知!甚至被人刻意的抹去了存在,包括前几位觉醒者亦是如此!神龙天龙一族,似乎早已经被神界所弃,不允许他们的后代之中有人能成神!

但是,他们却是这片玄真大陆中,最可能成神的存在!

同境界的君氏子弟,靠着血脉的力量,直接便是傲视,甚至挑战更高境界的存在!

君玉灵却是笑而不语,任由白宇在那儿脑补!

白宇却是难得的冷静,认真的分析着,眼神变了又变,他以为是废物的‘女儿’,却不想却觉醒了属于君氏的神龙天龙族的血脉,若是让陛下知道了,怕是不能再忽视她的存在,毕竟,离上一次君氏觉醒血脉,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了,虽然如今的君氏子弟中,大有能者在,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不曾觉醒血脉,甚至,这一千年,在神殿和其余四国有意的打压下,君氏皇族过得也甚是艰难!

真是该死!怎么偏偏皇室子弟无人觉醒,却是这个孽女觉醒了,早知道,他就不敢任由宁氏欺压于她,刻意的捧杀于她!以至于,以后如何与她相处?

“白水心,你终归是白氏女,还是留条后路的好!”白家老祖开口说道。

“哦,你可记得,我也是君氏女?还有,正是因为我君氏女的身份,才能得了一块儿神殿令牌,还偏偏让你们给白嫣然抢了去!你们啊,再怎么修饰,祖孙几代,都改变不了土匪的本质!”君玉灵笑嘻嘻的说道。

“噗……”白宇却再也经受不住了,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哦,对了,青竹,我娘是不是留下了一队铁血护卫?”君玉灵对着青竹说道。

“是!那是先帝所赐给长公主殿下的嫁妆,只听命于长公主殿下和县主您的命令!但是,昔日,白国公不喜欢,便让县主打发了他们回去!”青竹恭敬的答道。

“让他们回来,三日之内,盯着白家一家老小,给我搬出去,他们可是有自己的国公府的,还偏偏肖想着长公主府,真是一群土匪!”君玉灵满脸都是厌恶!

“你这般做,陛下是不会同意的!”白家老祖一脸阴森的说道。

“同不同意,你决定不了!”君玉灵厉声大喝,便一招击中那白家老祖!

白家老祖顿时口吐鲜血,后退了几步!

“对你态度好点,你就拿自己当棵葱了吗?这么大的年纪才修成了个元婴,就摆了副臭架子,还真是不要脸!赶紧滚,否则,恐怕整个白家老小,都不再有命出去了!”

“还不快滚!”

白家老祖只能认命的带着一脸不甘的白宇离开了!

“县主,他们会不会再卷土重来?”虽然很解气,但她还是为‘白水心’担忧不已!

“肯定会啊,就怕他们不敢再来!那多没意思!”君玉灵漫不经心的道,“对了,我们进宫一趟吧!”

青竹顿时大惊道,“以往不说县主很少进宫,哪怕是进了宫,陛下和太后都不喜县主!”

“铁血卫队在哪儿?”君玉灵却是问道。

“嗯,现在陛下手中!”青竹沉思片刻,回答道。

“那不得去讨啊!”君玉灵笑道。

“可是陛下他怕不会轻易的……”青竹担忧道。

“赶了白家老小出去后,长公主府总得有人来打理,你一个人打理得过来吗?”君玉灵调笑道,“好了,不必担忧,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我,以前的‘白水心’早已经死了!”

君玉灵可没说谎,以前的‘白水心’是真的已经死了,她要进宫最大的目的是,向世人宣布,她是——君玉灵~!

她可不是去和皇帝小儿商量,而是通知……

                       

原创文章,作者:相见禾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34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