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哪里看?闻铮田甜

书名:摆烂吧,反正虐文女主不想活了

简介:[沙雕甜宠,非常规霸总]
田甜穿成了虐文女主,系统说,想活必先死
于是—
田甜拉着白莲花的手:乖乖,你看除了肾,你还想要点啥?心肝脾肺,恋爱脑,都拿走!
白莲花:你有病!
田甜:……算了,还是给男主戴无数顶绿帽子,让他弄死自己吧
但万万没想到—
闻铮:女人,你必须活着赎罪!
闻铮:嘤嘤嘤,老婆,人家要抱抱嘛
闻铮:纵使世界灿烂盛大,可我只想和你岁月蹉跎
田甜:……
算了算了,还是上个综艺,让广大键盘侠制裁她吧!
键盘侠A:嘤嘤嘤,姐姐好甜我好爱!
键盘侠B:呜呜呜,姐姐和我结婚吧,我可以!
键盘侠C:姐姐你勇敢飞,出了事我替你背!
田甜:……完犊子,女二罢工,男主智障,键盘侠眼瞎,这虐文崩坏了!

摆烂吧,反正虐文女主不想活了

《摆烂吧,反正虐文女主不想活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人间正道是沧桑,我劝你不要活得太嚣张

闻奶奶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眨呀眨,眨出了泪花。

哎哟喂!她那温柔大方,柔美可人的孙媳诶,去哪儿了呀!

虽然面前这个活泼灵动,可爱爆棚的孙媳也乖得要命。

系统赶紧提示:“宿主宿主,你现在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套马杆都套不住了!奶奶起疑了,你快往回收一收!”

田甜从善如流地拍了拍奶奶后背,安慰道:“奶奶,昨日之日不可留,不必太过怀恋。”

“曾经的那些温柔只是我的伪装,但今天,我的封印被打破,我的灵魂得到了自由。我现在就像那只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呀飞得更高,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个要求并不算太高。您懂吗?”

感谢李宗盛,关键时刻,放出了那只小小鸟。

奶奶似懂非懂。

还不等奶奶完全懂,外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田甜!田甜呢?!叫她给我出来!”

“田少爷,田少爷,夫人现在真不在家里啊!”

“那她去哪儿了?”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可能,可能被外星人抓走了吧。”

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声,声音不高不低,不算华丽,还算听得过去。

只是这个佣人,可能有点什么大病……

系统提示:“宿主,这位是您的哥哥田清,他知道闻铮又想噶你的腰子,不对,是挖你的肾,气急败坏,直接闹上门来,要把你带回娘家。”

田甜震惊了,感动了,热泪盈眶了:“好家伙,我还有娘家呢!”

系统:“……”

系统:“你只是没了妈,但你还有娘家,你的娘家有爸没妈,还有一个天天想打死闻铮的欧巴。”

田甜懂了,她打开车门下车。

但凡想打死闻铮的都是她的盟友,对待盟友,应该拿出最真诚的态度。

她遥遥叫了一声“哥”。

田清一转头就看见在阳光下笑得灿烂的田甜。

他一时有些恍惚。

不远处的少女短T恤,牛仔裤。中午的阳光有点大,她伸手搭在额前,眼下便覆了一片阴影。

阴影下的眸子明亮干净,弯起的弧度像九天之上的月亮。

唇角笑靥如花,清风阳光自她唇畔掠过,像十六岁的草莓糖,还没喜欢上闻铮的草莓糖。

田清眼眶酸酸的,他好多好多年没见到妹妹笑得那么灿烂明亮了。

他几乎有些不敢过去,怕这么明媚灿烂的妹妹只是他午夜梦回时的幻觉。

他站在原地深深吸了两口气,才迈步朝田甜走去。

他比田甜高很多,眉目清朗,肩膀宽厚。

田清握住妹妹的手,声音带着哽咽:“走,我们回家!我们田家是比不上他们闻家,但也绝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在别人家受委屈!”

田甜眨了眨眼睛,乖巧答应:“哦,好。”

看来她的娘家挺好的,还没做出卖女求荣的事。

田清:“!!!”

田清怔住了,像看鬼一样看着她,嘴巴能塞得下一个鸡蛋。

闻奶奶也震惊地看着田甜,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小小鸟要飞走了。

田清嗓子发干,愣愣地问:“回,回家?”

田甜:“对啊,不是你说的吗?”

田清:“回,回了,可,可就看不到闻,闻铮了啊。”

田甜点头:“我知道啊,我没事为什么要看扇形统计图?”

田清:“你……你想好了?不会半夜偷偷跑回来吧?”

田甜拍了拍田清的肩,一脸笃定:“哥,你放心,我就算晚上去偷牛偷人偷汉子,都不会偷跑回来!”

田清震惊地站在原地,将田甜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发现田甜好像不是在说谎。

他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他目光悲痛,怔怔地看着田甜。

双唇颤抖,哽咽道:“妹啊,要不哥送你去医院做个脑部CT吧。你脑子坏了没事,哥一定会找最好的医生把你治好的!”

田甜:“……”

田甜:“哎哟,我这暴脾气,还走不走了,不走我可就反悔了啊!”

“走走走,立马走!”

田清拉着田甜就往大门的方向走,闻奶奶和在场的佣人们都惊呆了。

少奶奶就这样说走就走了?

就这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不是,说好的少奶奶爱少爷爱得无法自拔呢?

这怎么轻轻一拔就拔起来了?

佣人们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突然在某一瞬间悟了。

少奶奶一定是昨天受的刺激太大,脑子给气坏了!

哎,少爷真是造孽啊!

哎,少奶奶真是个可怜人啊!

佣人们还在感叹,一抬眼,就看见田清和田甜一步步退了回来。

就好像有人拿枪指着他们的脑袋,逼着他们后退。

定睛一看,哦,原来不是枪,而是少爷的车。

闻铮从车上下来,他依旧梗着脖子,距离田甜有些远,这样他才能看见他的小妻子。

他的脸黑沉沉的,声音硬邦邦的:“你想去哪?”

田清一把将田甜拉到自己身后,直视闻铮:“姓闻的,你个垃圾!你不是喜欢在外面养小情人吗?你不去陪你的小情人你来干什么?我带我妹去哪儿,用得着你管?”

田甜在田清背后默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要知道,霸总文学里,霸总就是世界的主宰。

谁敢违抗他,谁就死翘翘。

她哥,真君子!

闻铮冷笑一声,嘴角直接勾起三分薄凉:“我和我的妻子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现在,滚出去,否则,三分钟后我就让你那小破游戏公司破产!”

是了,霸总让别人破产,都是三分钟之内完成的。

田甜刚想出声呛他,田清先开口了。

“闻铮!你大爷……”

闻铮嘴角三分薄凉直接x2,很好,六分了。

田清:“你大爷还好吗?”

田甜:“嗯???”

田清转头,和田甜说悄悄话:“妹啊,这两年行情不好,哥的游戏公司实在是不容易。他真能让我三分钟就破产。你先在这儿将就一晚上,明天我再来接你。”

田甜:“嗯???”

啪!

响亮的一巴掌打在她娇柔的脸上。

很好,她误判了。

卖女求荣是存在的。

她哥,伪君子!

田清走了,他才是那只自由的小小鸟。

闻铮看着她,眼神几变,终于开口:“女人,你以为闻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田甜嘴角直接勾起九分薄凉:“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这二十一世纪自由的灵魂吗?”

闻铮冷笑,一步步靠近她:“没有什么是我闻铮做不到的!”

田甜直接笑出了声,也学着闻铮上前,在他面前站定。

闻铮垂眸,看到田甜的发顶,心想小妻子头可真圆。

转而又想,她果然对自己无可自拔,现在肯定是想哭着扑进他怀里,说我再也不走了。

行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原谅她今日的不懂事。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只见小妻子缓缓抬起手,冲着他的后脖颈狠狠一劈。

“啊——!”

整个城堡都回荡着霸总惨痛的叫声。

伪装者伪装破裂。

谢谢奶奶,告诉了她闻铮的致命弱点。

田甜一把扯住闻铮的领带,缓缓道:“人间正道是沧桑,我劝你不要活得太嚣张!”

                       

原创文章,作者:九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34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