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唬小孩子?学校能有啥事》罗成龙强_(你唬小孩子?学校能有啥事)整本免费阅读

书名:你唬小孩子?学校能有啥事

作者:馋猫想睡懒觉

主角:罗成龙强

简介:我叫罗成,今年十六岁从k市三中转到庆市一中,无知无觉的我将卷入一个巨大的谜团,不存在于现实的人,接连出现离奇死亡,恐怖的气氛蔓延不止,黑暗拥抱每一个人…….
警察的介入并没有平息事件,人心惶惶这究竟是人为还是鬼力乱神作祟,一切都要从我去学校报道的那一天说起

你唬小孩子?学校能有啥事

《你唬小孩子?学校能有啥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奇怪的校规

“舒坦呐。”

要知道男生上厕所是不能被打扰的,正在嘘嘘进来一人,这是女的?

“啊……啊!有变态啊。”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靠我走到女厕所了,也顾不得其他一脚刹车赶紧把裤子提上,显然我是高估了自己的技术显然是没有刹住,刹车片平常谁会锻炼啊!放一半憋回去真是强人所难。

热乎的水流从裆部喷涌而出,这会儿算是完了,尿裤子可是糗大了。

“哈哈哈哈……”

女生放声大笑,只不过这时声音粗犷。

“把你吓得,不好意思啊!”

看着我尿裤子或许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儿朝这个方向发展。

“我c你大爷的,我和你拼了。”

我实在是忍不了了,这tmd太过分了,狗急了都会跳墙,更何况人呢。

我向前冲去,抡起拳头就朝着那名男子面门而去。

“去屎吧你。”

那名男子侧身一闪,轻轻推了下我的肩膀。

出拳太大力整个人重心往右边倒,再加上男子推的一下,我整个身子就往尿池栽去,眼看着就要磕到脑袋,这下轻则脑震荡,重则直接头骨开裂,硬碰硬不知道是我的脑袋结实还是尿池结实,玩了吖!

一时间,不禁后悔要是任怂就不会造成二次伤害了。

突然,我的腰带被拽住我的头颅停在了尿池前,这个男子力气大的惊人直接把我给拽起来了。

暗自庆幸逃过一劫,一时间面对这名男子心情复杂,他弄的我尿裤子,他又救了我,我实在是气不过,又不能把他咋滴。

“刚才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

男子再一次道歉,希望得到我的谅解。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

“我叫欧阳和杨涛一个宿舍,咱们也是一个班的,初次见面这次实在是抱歉啊!”

欧阳双手合十又对我道歉,我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没事没事,不就是尿裤子嘛!”

“那我当咱们这是和解了。”

还是赶紧回宿舍洗个澡换身衣服,现在都应该刚起床趁着现在快点回到宿舍,要不然今天我罗成尿裤子的事,可得上新闻头条了,往后谁见面都提这档子事简直是社会性死亡。

“等下,我把我的外套给你。”

我点点头,加上我的外套前前后后围的严严实实,这样就尽量避免他人知晓了。

”罗成。”

半路上一个女生叫住我,扎着双马尾我认识她柳依依,此时我可没有闲工夫搭理。

向依依冲我笑小声的说。

“你是不是尿裤子了?”

什么情况,这是被发现了嘛!我看了看外套捂的挺严实的啊,难道她刚才也在厕所,我总不能大方承认吧。

“你在污蔑我,柳依依。”

“别装了,我什么都知道”

我靠要是眼神能杀死人,柳依依估计去世一百回了。

“怎么想干我?”

“那个柳依依能不能帮我保密,别说出去。”

我彻底认怂了恳求道。

“没问题啊,也不差这一会儿。”

“也?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快回宿舍,同学们可都起来了。”

告别柳依依,冲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裤子从宿舍出来,杨涛刚好上完厕所看见我倒是一惊。

“罗成,是刚洗的澡?”

“嗯……”

杨涛像是若有所思,自顾地点点头。

“杨涛你和欧阳处的好嘛!”

“你说欧阳啊,他这个人就是喜欢恶作剧为人处事还是明理的,他不会恶搞你了吧。”

“我那会儿也是被他整得够呛。”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我也挺好奇的一个大老爷们留着长头发,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被他整了。

“欧阳为啥留着长头发啊!”

“个性使然,欧阳口头禅‘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习惯就好了。”

“欧阳的外套被我弄脏了,他还有多的外套嘛。”

“有的,欧阳衣服多的是特别是外套。”

跟着杨涛走进107,房间没有看起来的那样大,两个人住还是有点挤,房间有淡淡的清香并没有臭袜子的味道,我不禁担心这两个人是g吧。

“找到了拿着。”

杨涛从欧阳的行李箱拿了一件外套。

“ok,要迟到了快走吧!”

赶到班上刚好踩点,我杨涛和欧阳都坐在最后一排。

我把外套给欧阳,表示那件外套我会帮他洗的。

早课本以为是朗读课文,k市三中是这样的,一中就较为奇葩是类似班会儿的形式,同学们自嗨。

黑板上写着女性生理安全教育,这显然是给女生上的,我们三儿被郝主任叫去办公室也是一样的安全教育,真的挺没劲的。

我看了看杨涛和欧阳,对了对眼神果不其然我们三人都对这没兴趣。

“罗成你别跟他俩学,他俩是听腻歪了你可别不乐意听往后你就知道老师说的没错。”

我无话可说,对着郝老师点点头。

“既然你没兴趣就直接进入正题,学校有三大禁忌你知道是什么嘛!”

“一,不去后山。”

“二,不该看的不看,不要相信眼前看到的。”

“三,不要试图辨别真假。”

“这三条是一中的校规,谁也不能触犯。即使我们当老师的也是不能违反的,我在一中二十来年了,不长也不短一瞬间罢了,罗成记住上面三条不可以轻易触犯。”

“老师再给你一些忠告,完不成的已经完成,还没有开始的已经结束,别做多余的事。”

“好了,回教室去吧。”

郝主任说的一番话,我实在是一头雾水,看到的还有假的啊,完不成的已经完成,那这个过程呢?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还没有开始从何谈起结束呢?既然结束了,什么叫还没有开始呢?

郝主任我看这是老糊涂了,逻辑混乱前前后后都分不清了。

绝对是那个校规第二条,束缚思想太久这郝主任简直是死板。

有规矩那也是人立的,为什么就不能改呢!

再者说,这些校规谁会当会儿事,除了第一条还算是现实点有强制性,二三条完全是思想上的。

要知道人与人之间交流顶多吸收一点别人的想法,要想实现这两点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是啥奇怪的学校,还是三中的知行合一顺口。

“杨涛,欧阳你们不觉得郝主任说的简直跟喝醉酒一般。”

两人似乎并不在意郝主任的话。

“我早就说吧,他老糊涂了。”

杨涛砸吧嘴又看了看坐在办公室的郝主任。

“的确,我听的耳朵都起茧了。”

“你说他教书二十多年,反反复复的重复这样的生活他不累嘛。”

“是啊,单调枯燥的生活。”

看着两人调侃我也是放心了,没有那种小天真老师说啥都无脑信的,和这种人相处太累了。

                       

原创文章,作者:馋猫想睡懒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34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