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全篇小说半仙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半仙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一个落难者

角色:金灿一个落难者

简介:收拾我父亲的遗物,偶然发现床底下的暗格,一本破旧的手札本,一枚铜制虎符
原以为是收藏品,却没想到怪事接踵而至
一路披荆斩棘,发现了更大的秘密

书评专区

长风:除了写得早一点,没觉得哪里配得上仙草。如今有个怪现象,越是写得早的书,最初读过的那批人越是不遗余力的捧臭脚,更让人不解的是居然还能影响到后来的人。

仙子不当人:本文男主特别适合出本子(手动滑稽

只有我知道的世界:好书啊听说在鲜网出版了太监了

半仙

《半仙》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第六章

此刻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到什么叫做害怕,什么鱼死网破,什么不屑一顾都成了笑话。

只不过我现在没时间笑话自己而已。

我憋着一口气,拼了命地跑进老爷子的屋子里,反手将门给关上,拉上门栓,就听“咣咣咣”物体撞上铁门的声音。

接着就是用指甲疯狂的挠门的声音。

我忍着刺耳的响声,一撅一拐的回屋里寻找那柄三叉戟。

说来也奇怪,这种老物件按照我的理解,长时间不用,也会选择放在隐蔽的位置。没想到屋里没用多费力,就找到了那把裹着红布的三叉戟。

我打开红布,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蔓延开来,上面还有斑斑血迹。

我神色一凛,心说就是这个!我咬着牙龈,一股火猛地从心里窜起,直冲大脑。

我起身就要朝门外走去,猛地又看见窗外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它明显带着怨毒。

恨不得将我生吃活煎一般!

我心里虽然还是有些打怵,不过我握紧了手里的三叉戟,这点害怕很快被驱逐出去。

“我让你看!老子他么的出去活叉了你!”

我带着这点血性冲到门口,门外的恶鬼还在用手指甲挠着门,无数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我露出残忍的微笑,拿起炉子旁边的铁锤狠狠的砸向铁门。

门外的恶鬼发出猴子一样的尖叫,挠门声愈发的激烈!

就听“滋啦,滋啦”,挠得人心烦。

我也不含糊,怒骂外边这群恶鬼:“你们不是要老子的命吗!老子今天就给你!”

咣咣咣,又是三下。

外边的恶鬼挠的越激烈,我敲的就越狠!

双方持续了半个钟头,这半个钟头里我算是把鬼哭狼嚎听个真切。

我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能来一次锤鬼!

终于挠门声停止了,脚步声也停止了。

我耳朵贴着铁门仔细的听,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就完事了?他妈的,我还以为多几把刷子呢,狗屁不是!”

短暂的胜利让我靠在了铁门上,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紧张的内心也得到了放松。

殊不知,铁门上方的一整块玻璃,已经密密麻麻的靠近了许多只眼睛!

它们无一例外,紧紧的盯着下面休息的我!

等我反应过来头上有东西的时候,我差点没被吓过去!脑皮一麻,浑身暴起白毛汗!

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快要被这种窒息感给杀死!

“我的老天爷啊,这都是什么玩意!”

面对这么多只眼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除了殊死一搏好像再无他法,因为我发现我真的没地方再躲了。

这时候我想起了兜里还有好几把黑豆,还有那块包戟的红布。

以前村子里死人,风水先生就会给烧车马送行的人一块红布。

上面写着福字,等回来的时候再丢掉。

死马当活马医!干就完了!

我又回到屋子里寻找碳素笔,翻遍了所有柜子也没找到,窗外的眼睛越来越多,它们就跟着我转,我去哪它们就去哪。

我稍微安心了许多,至少它们不会闯进来,肯定是之前我爹在屋子里放了什么东西,比如镇宅的宝贝。

说起镇宅的宝贝,我是不是也能拿来直接用?

我细琢磨一下,可能要够呛。

我知道镇宅的也就是关公像和八卦镜。

家里有三叉戟这种利器是不会挂八卦镜这种宝贝,因为三叉戟属于利器带煞,特别是这种常年饮血,早已养成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煞气。

八卦镜主要功能就是化煞调和。

这也是我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来拿三叉戟的原因。

另一个是老爷子家里根本就没有关公像。

就这一亩三分地,用眼睛就能把屋子走个遍,什么有的没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有些垂头丧气。

到头来还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在保护这间屋子,要不然我早就被撕成了碎片。

想着镇宅宝贝是行不通了,笔也没有。

我看着手里的三叉戟,犹豫了很久才狠下心用戟尖,在我手心上轻划一道口子。

鲜红的血液从我的皮肉中流出来,我是怎么也没想到这玩意如此锋利。

竟直接将我的手掌划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这种境地使我气急败坏,外边的恶鬼虎视眈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破窗而入,而我这边还居然伤了手掌。

一阵急火攻心,头晕目眩,我杵着三叉戟,才勉强支撑住了身体。

我知道,这是短暂性缺血,还不至于送命,但是长时间的流血也会让我休克,直至死亡。

内心感叹这下真的没得选了,只能快点冲出去,回到医馆里。

颤颤巍巍的用血写好福字,可是我又觉得不够,我于是将整块红布都写满了福字,绑在脖子上。

简单处理一下伤口。

手心传来钻心的痛,让我不得不死死地握着三叉戟,这样会使我减轻点痛苦。

如果这时候能照镜子,我猜我现在一定脸色铁青,胡子拉碴,满眼的疲惫,像极了连续征战的士兵,还是炮灰的那种。

看了一下时间。

晚上23:34分。

我暗叹时运不济。

还有26分钟就是阴气最盛的时候。

虽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目前来看,情况不会有所好转,只会持续恶化!

所以我要在这26分钟内赶到医馆!

我又搜刮了一下屋子,找到一圈大蒜和一个手电筒。大蒜好不好用我不知道,指定是多多少少能防吸血鬼。

我把大蒜挂在脖子上,说实在的,我身上的东西确实不少。

脖子上绑的福字红布,兜里揣着黑豆,右手三叉戟,左手手电筒,胯间别着锤头,胸前挂着一圈大蒜。

心里总算有点底气,不像之前那么窝囊。

至于脚,早就疼到麻木没有知觉。

我平静的走到门前,深呼一口气,轻轻地拔出门栓。

我能感受到房子在剧烈晃动,恐怕下一秒,房子就会崩塌。

我突然开门,躲在门后面,一群我看不见的东西蜂拥而入,把整间屋子冲得一片狼藉。

我瞅准时机,反身跑出去,顺手用锤子别上大门。

又是一阵子撞击,叮当作响。

还好我动作够快,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看大门。

因为锤子柄长度不够,大门留出一点缝隙,我壮着胆子用手电筒往里照。

一条长满黑毛的胳膊突然伸了出来!直逼我的面门!那胳膊得有一米多长!而且还很粗壮!吓得我抄起三叉戟就攮进门中黑暗里。

“去尼玛的!这你也不老实!”

就听噗呲,刀具捅进肉里的声音,然后就是震耳欲聋的嘶吼。

屋子里的反抗猛烈了起来!

别着大门的锤头快要支撑不住,开始变形!

我哭得心都有了,那可是铁打的锤头!

不是木把的!竟然没撑几轮就开始变形了?!

我手忙脚乱的往里丢东西,什么红布,大蒜,黑豆,一股脑的扔了进去。

事实证明这都没用,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白白浪费我宝贵的逃跑时间。

此时我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身体与大脑已经开始不协调,大脑告诉我快!把门堵上!一旦这帮挨千刀的跑步来我们都得死!

大腿就让我调头赶紧跑!别回头!

慌乱间我竟然稀里糊涂冲上去往里推!

我大骂自己真是蠢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跑!回来干什么!

屋子里的嘶吼越来越强烈,甭管里面是什么,我估计今晚我是难逃一死,早知道我老老实实在屋子里苟着不好吗?

就如同我想的那样,就听“叮”的一声,锤头弹了出去,径直的砸在我的小腹上,

我疼得呲牙咧嘴,冷汗瞬间流了下来,一时间上不来气,小腹钻心的疼,特别是**有种炸裂的感觉。

然后就是铁门被撞开,我被压在铁门底下,犹如千军万马在我身上狂奔。

胸腔里的骨头应该是被踩碎了,浑身的血管好像都在炸裂,如果我猜的不错,我此时正在七窍流血,下面屎尿齐流。

我的意识渐渐昏迷,心想死了算了,我算是折腾够了。

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了我爷爷在向我招手。

                       

原创文章,作者:一个落难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30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