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楚灵溪孟玄烨》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姑

角色:楚灵溪孟玄烨

简介:【双洁+甜宠+随身空间+医妃】
  楚灵溪,堂堂医学世家千金,竟因一场实验意外穿越成了从六品小官家备受冷落的嫡女,被继母送到偏远的庄子里自生自灭,恶毒继母一家雀占鸠巢,霸占她母亲的十里红妆

  来自21世纪的她注定会在此世掀起一场血腥风雨
老天为她大开金手指,手戴的血玉镯竟是随身实验室!

  随手救的神秘男子竟是当朝七王爷,王爷厚颜无耻地想要以身相许

凭借一身医术,她定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书评专区

宇智波的逆袭:文笔姑且还算通顺。里面宇智波举族造反的剧情让人有一种在知乎回答里看脑洞大开的推演爽文的感觉。富岳大骂鼬:“你个不孝子!”的桥段乐得我差点笑出声来。

死亡轮回游戏:《绝对死亡游戏》的高仿作品,甚至大段大段的抄袭段落语句。大狙的主角上架前智商正常偏高,这书主角是从头到尾的智障。

武侠世界大拯救:资深老司机倾力打造,众位老司机监督认证。期待祝玉妍一门祖孙师徒三代同床竞技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应该可以在这里得到满足。但这只是开胃小菜的秘密你以为我会说吗??

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9章 沈云海

暗一听到一哆嗦,心里万马奔腾,难怪主子不近女色。可我暗一是喜欢女人的呀!

“王爷……我……我……。”暗一哭丧着脸半天说不出来一句完整话。

拒绝吧,暗一不敢呀,看着主子俊美的脸,性感而结实的胸肌。

暗一吞了吞口水,想着一咬牙还是从了主子吧。可主子还有伤,等会把伤口裂开了如何是好。

暗一磨蹭地走向榻边,嘴里嘟囔着:“主子你还伤着呢!”

看着暗一那绯红的脸,孟玄烨只觉胸口闷疼。咬牙切齿的道“滚,回去喂马十天。”

暗一委屈巴巴地把药往衣兜里一包,像个受气的小媳妇,站去一边伺候主子。

通往内室的那道门后,楚灵溪和茯苓捂着嘴,肩膀一抖一抖的,忍得好辛苦。

孟玄烨穿好衣服,刚移动一步,凉飕飕的感觉从下而上。

回过头满脸忧怨地盯了那门一眼。又看了看榻上枕边。心里腹诽,你楚灵溪给我等着,你不死,我不休。

门后的楚灵溪感觉后背一阵凉意。

等了一刻钟后,茯苓打开后门探出脑袋看了看“小姐,可以出来了,他走了。”

楚灵溪用丝巾在眼睛上揉了揉,刚才躲在门后面笑得肚子疼,眼泪都笑出来了,楚灵溪觉得孟玄烨的侍卫太可爱了。

“小姐,孟公子忘了拿走他的玉佩。”茯苓整理着榻上的被褥,玉佩在枕头边。

楚灵溪拿过茯苓递过来的玉佩,随手放入衣袖送入实验室空间,她得帮他收好,若弄丟了就不好了。

两人把榻上收拾了一番,楚灵溪还惦记着过两天好一点了泡泡温泉,促进血液循环,让体内的毒尽早排出去。

想想在现代温泉酒店一晚上的消费都肉疼,温泉水含牛黄,是解毒的好地方。

楚灵溪吩咐茯苓去她隔壁的厢房睡觉,看着茯苓卷在榻上睡得难受,她也不习惯有人盯着她睡觉,一个人的时候进出实验室空间也方便很多。

好说歹说,茯苓才去隔壁屋里睡去了。

楚灵溪看了看桌上的沙漏,香儿快送药过来了,楚灵溪换了寝衣,去除发簪,歪歪地躺着在床上。

在雪白的寝衣衬托下,楚灵溪的脸更显苍白,有点干枯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没精打采的表情,一看就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香儿送来药,楚灵溪也没抱怨不想喝,端过药碗,拿衣袖挡住香儿的视线,全部倒入实验室空间的洗漱盆里。

王府书房里。

孟玄烨换上一身白色寝衣,头上束着玉冠,脸侧垂下一缕青丝平添几分妖娆,一双剑眉下的桃花眼,清澈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对面坐着一位少年,脸如雕刻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上束着嵌宝紫金冠,一身水墨色袍子,腿交叠着二郎腿,脚上穿着青色短靴,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

这美少年是沈云海,太医院医正的儿子,虽子承父业,可他死活不愿意去太医院就职。

皇帝几次都召见他面圣,让他接着太医院医正的职位,他都婉言谢绝。

理由是要去云游学更多的东西,见识更多的病例,将来好回来为皇上尽忠。

他一番有理有据的大道理,皇帝也不好强求。

皇帝为了表示对沈云海的看重,主动给深云海封了个世子。

沈士安只是个太医院的医正,连朝会他都没资格进,更不可能封候加爵。

沈世子能得皇帝如此看重,不光是皇帝看上了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医术,也有皇帝的掌上明珠琳琅公主的原因。

沈云海几岁时,沈士安就经常带着他去太医院当值。

沈云海的母亲在生他时难产而亡,那时候的沈士安还只是太医院一个普通的太医。

看着发妻在他面前不舍地闭上眼,沈士安悲痛欲绝。作为一个医者,救不了自己的爱人,那种无力感让他几乎颓废。

沈云海母亲出身普通人家,小家碧玉,性格温柔。

沈士安在太医院的时间比较多,沈夫人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每到沈士安散值时,沈夫人都会去门口等着。

见到自家夫君进院后,沈夫人就像个小鸟一样飞扑过去,搂着沈士安问他今天累着没有,饿了没有。

沈士安每天都盼着早点散值,看着小娇妻飞扑而来的娇躯,一天的疲倦都没有了,

幸福的沈士安总逗弄娇妻说夜晚太短。

那时候沈士安的父母还在安阳老家,后来沈士安升成医正后就把父母接京城里。

沈云海就是被他爹一个人当爹又当娘地拉扯大的

同僚们多次劝他续弦,他都婉言谢绝,一心扑在继续学医上。

可怜的沈云海三岁都开始背汤头歌,六岁就带去太医院帮着处理药材,直到十二岁。

沈云海十二岁已经胜过很多郎中,望闻问切,判断病症都不在沈士安之下。疼失爱妻的沈士安并不满足于此。

把沈云海托付给灵云寺的清心大师,清心大师医术超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外游历。

沈云海跟着清心大师游历了几年,又被沈士安求着皇上派去边疆做军医。

孟玄烨和沈云海的深情厚谊,就是边疆要死要活地建立起来的。

孟玄烨和沈云海臭味相投,都有洁癖,也不近女色,两人在边疆几乎形影不离。

有人悄悄猜测他俩可能是断袖。

沈云海拉过孟玄烨的手腕,修长的的指尖探着脉搏。

“王爷运气不错,体内余毒不多,再服用十天的药,可去除余毒,还好发现得早。”沈云海收起吊儿郎当的神情正色道。

“卑职再看看您的外伤吧,天气越来越暖和,容易化脓的。”沈云海说道

孟玄烨侧过身,把寝衣脱至腰上。

沈云海轻轻地解开纱布,露出缝得整齐的针线,沈云海看着如此精妙的缝合术,内心惊叹不已。

“看够了吗?”孟玄烨回头瞅了他一眼道。

“不是……这……这伤口缝得太好了,我师父也做不到这般完美,后面再用上师父的玉肤膏,不会留下疤痕。”沈云海激动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寒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30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