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黎云傅邯嫁给濒死将军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嫁给濒死将军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颗冬瓜糖

角色:黎云傅邯

简介:黎云,皇宫之中无权无势的落魄长公主
一夕之间,被新帝当做牺牲品嫁给了濒死的大将军
新婚之夜,看着床榻上双眉紧皱,重伤昏迷的俊美男人
黎云抖着手把他救活了
帮着大将军养好伤,夺回权,肃清叛党
黎云觉得到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时候了
月黑风高,她卷了铺盖逃出将军府——纵情山水、闲云野鹤
没承想刚逃没两步,就撞上了一个高大壮实的身躯
大将军环住她的腰,似笑非笑
耳边染上温热的吐息
“不是说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大将军欺身压下,眼底尽是贪恋与疯狂
“别想逃

书评专区

1860战记:这文笔……只能说是个奇葩

我在副本体验人生:死扑街被社会现实打醒了?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回到都市言情的老路了?因 梦境游戏 起飞,然后自己作死自己,早点写言情类还用这样?真不明白这些作者,钱TM不香吗?个个自比金庸古龙

纣临:第一章的私货,浅薄、恶心、堕落,与历史虚无主义不谋而合。变革只是为社会宣泄压力,没有正面意义?那送你一张古代穿越单程票好了。剧毒。

嫁给濒死将军后

《嫁给濒死将军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老仆

傅邯在意识的暗渊中挣扎着。

伤口的钝痛反反复复地折磨着他,让他无数次从黑暗中醒来,又无数次痛晕过去。

起初,傅邯觉得自己还在那堆尸成山的战场上。后来,他依稀想起似乎有人从死人堆里将自己扒了出来。

他以为自己获救了,然而却又被人悄悄地避开看守,一路颠簸地带离了军营。

随着时间流逝,他清醒的时间愈发短暂,记忆也愈发模糊。

在几次头脑还算清晰的醒来中,傅邯发现自己被转移到了京城的府邸中。

他被孤零零地扔在旧日的寝殿,只有个老仆每日早晨送来吃食。

开始几日傅邯还能强忍着伤痛挪动身体。

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一路尸山血海地搏杀出来,最后却以这种荒诞可笑的方式死去。

他想要活着,且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着。

求生的意念让他一次次在与死亡的搏斗中获胜。

傅邯其实知道自己的挣扎只是苟延残喘,拖延时间,但他还是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微乎其微的希望。

到后来,未经处理的伤口溃烂严重,他低烧不断,昏睡的时间更久,即便偶尔醒来也视物模糊、意识不清,只能昏昏沉沉地躺在榻上,对时间的感知也愈发淡了。

或许自己真的要死了吧,傅邯想。

他会在这冰冷空旷的屋子里死去,尸体发烂发臭,变成一具枯骨。

无人知晓。

也无人在意。

傅邯感到有些累了,他想要放任彻底沉入那片无垠的黑暗,从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可是他突然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摆弄他的衣服。

伤口处传来剧痛,他忍不住痛哼了一声。

那人似乎因为他的反应而手足无措起来。

安静了片刻,傅邯听见有人在对他说话。

是个女子,她的声音隐隐约约、似有若无,好像隔着重重高山,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傅邯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却敏锐地察觉到那声音中夹杂着的压抑的哭腔。

这是……在为他落泪吗?

傅邯好像真的感觉到有一滴水珠小而轻地垂落下来,触动着他沉寂已久的心脏。

这是傅邯第一次见人为自己落泪,他长时间待在军营里,那帮糙老爷们,习惯了受伤,看惯了生死。他们抱有“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老思想,即使情绪激动,也最多是骂上几句山野的粗话。

真好,傅邯想。

他本怀疑这些都是将死之人的幻想,但伤口处不断传来的刺痛却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或许,他还可以活下来?

或许,他还有机会去看见那位强忍着害怕一边哭泣,一边为自己处理伤口的女子是什么模样?

傅邯朦朦胧胧地想着,但很快还是抵挡不住身体深处的虚弱和疲乏,又一次陷入昏迷。

再次有意识时,傅邯发现身体泛着暖意,有什么东西被盖在自己身上。而这几日不断折磨着他的疼痛减轻了——伤口似乎已经被妥善的包扎起来。

手指微动,却发觉有另一只手正轻柔地握在上面,那只手吹了一夜的风,指尖有些发凉。而它的女主人似乎是伏在床边,累得睡着了。

天近晌午时,黎云才打着哈欠从睡梦中苏醒。

昨日忙碌了近乎一天一夜,现在她精神上得到了休息,肉体上的酸痛和不适就凸显出来。

肠胃蠕动着,催促着黎云快点进食。

她扶着床沿起身,先去查看傅邯的状况。

呼吸平稳、神情自然,想来是药物发挥了效力,伤口没有继续恶化了。只是傅邯的脸上还是毫无血色,薄唇紧闭着,除了昨夜被咬破的地方还泛着点粉色,其余全是苍白。

总归比先前好上不少,黎云安慰自己。

先点东西,然后才有力气谋划之后的事情。

正想着,黎云就听见门口传来响动。

“谁?”

她受惊问道,掩好幔帐,步履匆匆地走到外面。

闹出动静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仆,他走路慢慢吞吞,手上端着一个案盘,案盘上放了两个瓷碗。黎云出来时,他正将案盘往桌上放。

“好大的胆子,竟不知通报,直接闯进来。”黎云呵斥着走上前去。

向桌上一看,那瓷碗里只装着清淡的白粥,而且粥上一点热气也没有,像是已经凉了很久了。

“你就送这些东西来?”

黎云目光凌厉地盯着那老仆,老仆颤了颤,他原以为嫁过来的小公主柔弱可欺,没放在眼里,现在看来是自己想错了。不过既已沦落到这般田地,想来也是虚张声势。他老头子还怕一个小娃娃不成。

“公主,老奴知错了。”他晃晃悠悠地行了个礼,好像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黎云冷眼瞧着,心中蹭蹭冒着火气。

老仆这模样,对着她都敢这样的敷衍糊弄,更别提待傅将军会如何了。

难怪她来时傅将军的状况那么糟糕,这老奴是一点儿也没将旧日的主子放在心上。

见她沉默,老仆以为她没什么手腕,拿他没辙了,于是默默地起身要走。

黎云自然不会随他的意,她上去一脚,将老仆踢翻在地。执甲的禁军她动之不得,这不知好歹的老东西她却整治得了。

“这……公主这是何故?”

老仆一屁股摔在地上,事发突然,他有些搞不清状况。

黎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冰冷,压低声音狠恶道:“老东西,你以为傅将军死了,自己就能拿着赏钱,平平安安地归乡养老了吗?”

老仆眼睛微瞪,到底是活了几十年,见过许多风风雨雨,一听黎云这话就立马反应过来。

其实这几日他也未尝没有想过,傅将军一死,他们几个留下来的老仆是否会被灭口。

但他心中始终还抱有一丝侥幸。

而且傅邯伤得这样重,又有重兵看守,显然是皇帝想叫他死,无力回天了。他也上了年纪,活够了日子,索性也不挣扎,过一日是一日罢了。

黎云偏要打破他心中仅存的侥幸,她在这里孤立无援,若还让几个奴才爬到头上,不但可笑,更是愚蠢。便是再好欺负的人,落到她这般处境,也不得不强硬起来了。

“我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皇帝尚且能送来给傅将军陪葬,你觉得他会冒着走漏消息的风险,留下你们几个的狗命吗?”

“公……公主。”老仆一时被黎云震慑住,他爬跪着,老老实实地将头磕在地上,“公主,老奴也无能为力呀。”

“无能为力?”黎云嗤笑一声,“我知道你们几个老不死的活够了日子,所以得过且过。可如今我来了,就不许你们这么轻慢。本公主虽暂时没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但到底还有些权利决定你们何时死,怎么死,是立刻死了,还是在饱尝了折磨后慢慢死去。”

老仆心下一骇,没想到这女娃面上看着软糯可欺,心肠却如此狠辣。他立时重重地磕起头来。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黎云制止了他:“行了,莫磕了,别让外边听了动静。”

随意往椅子上一坐,黎云又道:“人呢,总是想多活几日。但想活,就得听话。听话了,只要傅将军活得越久,我们就能活得越久,你可听明白了?”

“奴才明白,奴才明白。”老仆再不敢动其他心思,“老奴常五,愿意听从公主吩咐。”

“好了,起来说话吧。”

常五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低着头不敢正视黎云。

黎云垂眸,指了指桌上的凉粥,问:“你们就给傅将军准备这些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一颗冬瓜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weixiaoshuo.com/shu/30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