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很喜欢《西门小官人》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蔡敏德”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西门小官人》内容概括: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yp卿卿写的《西门小官人》,主角是谢希大西门庆蔡敏德。主要讲述了:上文曾经说过,这蔡敏德乃当朝太师蔡京的儿子,为人不过是贪财好色,之前西门庆多与蔡敏德有些交情。待的步入后堂之后,蔡敏德轻声问道:“听闻前一阵子小官人得了失魂 […]...

点击阅读全文

《西门小官人》是由作者“蔡敏德”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蔡敏德这番话说的不无道理,宋朝开国以来,刑狱案件的审理是按照中央集权建立起来的,宋朝将全国分为十五路,每一路设置转运判官,是朝廷特命的路一级常设官员。转运判官的主要任务是协助转运使管理刑事和民事审判事官。北宋的刑事案件分为三级三审制,县级一层只能处理杖刑一下刑事案件,徒及流放以上的由知县搜集证据,...

西门小官人

精彩章节试读


:倾家荡产

上文曾经说过,这蔡敏德乃当朝太师蔡京的儿子,为人不过是贪财好色,之前西门庆多与蔡敏德有些交情。

待的步入后堂之后,蔡敏德轻声问道:“听闻前一阵子小官人得了失魂症,如今却不知好了没有。”

西门庆叹了一口气说道:“实不相瞒,自从一场大病过后,以前的事情如今是零零散散记得,刚才瞥见大人威严,亦是想起了与大人之间的情义。”

蔡敏德哈哈一笑道:“不知今日贤弟前来可是为了这武松一事?”

听见蔡敏德喊了一句贤弟,西门庆担忧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西门庆点了点头道:“其实,在下与武松倒是有一面之缘,见其是个人才,便有心结交,谁知却出了这档子事。”

蔡敏德皱着眉头说道:“贤弟也知道,这犯了人命官司,必须要上报东平府,由东平府上报京师大理寺复审之后,继而秋后处决,故此,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办呀。”

蔡敏德这番话说的不无道理,宋朝开国以来,刑狱案件的审理是按照中央集权建立起来的,宋朝将全国分为十五路,每一路设置转运判官,是朝廷特命的路一级常设官员。

转运判官的主要任务是协助转运使管理刑事和民事审判事官。

北宋的刑事案件分为三级三审制,县级一层只能处理杖刑一下刑事案件,徒及流放以上的由知县搜集证据,并将案件卷宗上上州府,这就唤作结解”。

所以一般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县令监斩法场,都是不存在的。

州府是可以处理徒,流放直至死刑的案件,倘若证据确凿,知州根据判稿决定判词,并签署判决,对外发布公告周知。

死刑案件,事关人命,所以朝廷相当重视,知州在审判死刑案件的过程中,如果认为某案有“法重情轻,情重法轻,事有可疑,理有可悯”等特殊情事时,知州就应将全部案卷送请朝廷裁判,这就要交给大理寺来审理了。

尽管蔡敏德并没有处决权,但是西门庆知道凭借他的本事,想要留武松一条命在,还是轻松加愉快的。

想清楚这些,西门庆拱手问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蔡敏德想了想,直接说道:“州郡知府,提刑官一干人等,这样算下来,贤弟那点家业恐怕要败光了。”

蔡敏德终于露出自己的马脚了,落到最后不过是惦记上自己那点家业。

说实话作为一个魂穿到北宋,拥有千年历史的人,想要赚钱养活自己,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原本想靠着生药铺,自己也算是衣食无忧,可以依靠这点资产,做一些善事,改变一下西门庆之前在阳谷县百姓心目中不好的一面,而现在看来,行善事估计是行不通了。

想清楚这点,西门庆抱拳说道:“如果舍掉那些家产,能换取武松一命,那也值了。”

蔡敏德一愣,看着西门庆问道:“你可想清楚了?这可不是一点小数目。”

西门庆点了点头道:“与大人相识许久,大人应该知道在下倘若想做一件事情,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做的,所以这一次,即便是倾家荡产,誓要救下武松。”

蔡敏德感慨不已说道:“小官人果真是重情重义的好汉子,既然如此,本官应允此事,好成全贤弟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义气。”

西门庆激动不已,抱拳说道:“大人恩情,西门庆铭记在心,日后但凡东山再起,一定不忘记大人大恩大德。”

蔡敏德缓缓走了过来,微微一笑道:“小官人放心,有句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本官就是舍掉这一身乌纱帽,也要找人通融,留下武松一条命。”

西门庆连连感谢之后,便冲着蔡敏德说道:“不知在下可否前去探望一下武都头。”

蔡敏德点了点头说道:“贤弟去吧,不过可别耽搁太久。”

待得西门庆离去之后,蔡敏德悠悠坐在椅子上,抿了一口茶,冲着一旁站着的主簿刘天英说道:“这下苏州应奉局索要的花石纲总算是可以兑付了。”

刘天英小眼睛咪咪一笑道:“西门庆那些家产可不仅仅能交了苏州应奉局的差事呀。”

蔡敏德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其后看着刘天英说道:“你放心吧,少不了你好处的。”

刘天英激动不已道:“多谢大人。”

出了中堂之后,自有衙役领着西门庆来到牢房之中。

一般而言,打入死牢的囚犯是不允许探监的,可西门庆是谁,那可是与官府有关系的人。

当然西门庆知道一切不过是金钱作祟而已。

伸手不见五指的牢房里,狱卒提着一盏油灯在前面引路,待的走了约莫十分钟,这狱卒便冲着西门庆小声说道:“西门小官人你可快点。”

西门庆微微一笑,兀自走了进去。

盘腿坐在干草之上的武松瞥见西门庆,翻身一跃,奔到西门庆面前说道:“哥哥,你来了。”

西门庆坐在干草上,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武松听得此话,攒紧拳头,冲着怒杀应花子和谢希大这件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

话说那一日,西门庆与谢希大,应花子三人去了怡红院,参加元瑾儿的赎身会。西门庆连闯三关获得元瑾儿青睐之后,二人无所事事,又随意找了间酒楼,饮了几坛酒之后,便趁着夜色各自回家。

谁知就在二人即将分开的时候,遇到挑着担回家的武大郎,因为谢希大与应花子皆是醉醺醺的,武大郎一不小心便将二人撞到。

谢希大与应花子起身之后,硬是要让武大郎赔偿一千文钱,这武大郎卖一天炊饼,也赚不了一百文钱,此时被谢希大与应花子联合欺诈,武大郎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搜遍武大郎全身之后,搜出来不到五十文钱,谢希大与应花子那是恼羞成怒,拳打脚踢起来,那武大郎也不还手,抱着头蹲在地上,任由二人发泄。

谢希大与应花子见武大郎竟然不反抗,这心中更加气愤,于是二人便借着酒胆,拿起扁担向着武大郎砸去,谁曾想,几扁担下去之后,武大郎一声不吭的倒在血泊里。

小说《西门小官人》试读结束!

小说《西门小官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