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已化为蝴蝶》,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唐月茹周逢颐,文章原创作者为“唐月茹”,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周逢颐是个极其敏锐的人。杨姐的暗示那样明显,我想,他大概能猜出七八分。我长期吃药身体不好,会影响胎儿发育,这次怀孕是个意外,医生建议我拿掉孩子。我也不想因为这个孩子,跟周逢颐继续纠缠。流产手术前,我从......

点击阅读全文

《他已化为蝴蝶》,是作者大大“唐月茹”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唐月茹周逢颐。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从此,我的噩梦开始了ƳƵ我不明白,唐月茹为什么那么喜欢欺负我她带着她的朋友,把吃剩的泡泡糖粘在我的头发上,把用过的卫生巾扔进我的书包里他们会在我路过的时候,伸脚把我绊倒也会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把脏水倒在我的头上我也不是没有反抗过,老师们也都知道,可是他们什么也没做后来,我来例假肚子疼,刚刚找出止疼药准备吃,就被唐月茹抢走了她笑眯眯的,要我跪下来求她我咬牙忍着,可是疼痛一阵又一阵的折磨...

他已化为蝴蝶

精彩章节试读

从此,我的噩梦开始了。ƳƵ
我不明白,唐月茹为什么那么喜欢欺负我。
她带着她的朋友,把吃剩的泡泡糖粘在我的头发上,把用过的卫生巾扔进我的书包里。
他们会在我路过的时候,伸脚把我绊倒。
也会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把脏水倒在我的头上。
我也不是没有反抗过,老师们也都知道,可是他们什么也没做。
后来,我来例假肚子疼,刚刚找出止疼药准备吃,就被唐月茹抢走了。
她笑眯眯的,要我跪下来求她。
我咬牙忍着,可是疼痛一阵又一阵的折磨着我。
我真怕自己撑不住了,会跟唐月茹认输。
周围的同学都在打赌,赌我能忍几分钟。
我看着桌上那一张张红色的百元钞票,不争气地哭出了声。
突然有人靠在我的课桌上,用一片阴影遮挡住我。
他捡起那些钱数了数,痞里痞气地笑着。
「还行,不少,就当是你们孝敬爷爷的。」
看着他把钱揣进兜里,那些人连个屁都不敢放。
他冲唐月茹勾勾手,还是笑着,但笑得很冷。
「药,给我。」
「这只小病鸭我领养了。」
「从现在开始,她属于我,谁动她,我弄谁。」
「各位,听懂了?」
他是周逢颐的混蛋哥哥,整天惹事不学好。
原来,我挺不喜欢他的。
可是今天,他帮了我一把。
我猜,大概是因为,他跟别人打架打得满身伤。
家里的长辈不问原因,只会责罚他、辱骂他。
只有我妈偷偷惦记着,给他的伤口擦上药。
他好像是在报恩。
从那天起,我这只小病鸭,也有了自己忠诚的饲养员。
......
从麻醉里醒来的时候,杨姐握着我的手。
她流了好多眼泪,我问她,怎么哭了?
她说我说了好久的梦话
她问我:「你爱的那个男孩,他去哪里了?」
我看着对面高高的楼顶,闭上了眼睛。
轻声呢喃:「他啊......」
「他跟着风飞走了。」
我关上手机,人间蒸发了半个月。
听杨姐说,周逢颐找我快找疯了。
我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离婚协议去见他。
周逢颐沉默片刻,冷冷地笑了。
他粗粗看了两眼协议书就丢到茶几上,抬眼盯着我的肚子,慢吞吞地说:「离婚前,我们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没有谈?」
我坦然地笑笑,回答他:「之前有,不过现在,没有了。」
「孩子我拿掉了,放心,你没有后顾之忧。」
周逢颐的瞳孔颤了颤,愣了两秒。
他低着头,突然笑了。
「宋幼薇,你消失了半个月,就是去干这事儿了?啊?」
「我怕你难过,跑遍全国去找修复玉器的专家,然后,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他伸手将我拽倒在沙发上,将我禁锢在他的身下,凶狠地问:「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怎么敢!你怎么舍得!」
大概是从前,我太听话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爱惨了周逢颐,包括他自己。
我仰视着他的脸,轻轻抚摸着他的眉眼。
平静地告诉他:「周逢颐,我爱的人,从来不是你。」
「你发脾气的样子,真的好难看。」
「你越来越不像他了。」
找替身这种事情,开始的时候,确实带给我一些安慰。
只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他笑不是他,不笑也不是他。
甚至连他的拥抱,都不如他的暖和。
我腻了。
周逢颐知道,我说的人是谁。
他的眼泪突然掉下来,砸在我的脸颊上。
真是活得久了,什么稀奇事儿都能见着。
高高在上的周逢颐,连唐月茹走的那天,他都没哭。
今天,竟然为了我哭了。
真是好有意思,好恶心。
我跟他说:「不用觉得委屈。」
「我们关系的开始,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不是吗?」
「你拿我当赌气的工具,我拿你当替身消遣。」
「我们两不相欠......」
我话没说完,周逢颐就打断我。
他突然红了眼圈,那一瞬间的神态,像是一只被弄丢的小狗。
他说:「宋幼薇,你没资格跟我说两不相欠。」「你知不知道,我送唐月茹戒指的时候,一点都不高兴。」
「我努力想像以前一样去爱她,可是满脑子都是你。」
「你消失不见了,我会心慌到半夜惊醒。」
「宋幼薇,你让我爱上你,又跟我说两不相欠?去他妈两不相欠!」
他说着,伸手掐着我的脸,像一头凶狠的狼,咬牙威胁我:「想离婚?你做梦。」
一直躲在房间里偷听的唐月茹推开门,失魂落魄地走出来,狼狈地站在客厅中间。
她哽咽着,小声问:「周逢颐,你在说什么啊?」
周逢颐准备起身的时候,我伸手拽住他的领带,扯着他靠近我。
眼尾瞥见唐月茹攥紧拳头,我笑了。
我问周逢颐:「上学那会儿,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班,但是你应该知道吧,唐月茹是怎么欺负我的吧?」
「我们也可以不离婚,但是我要你,把给她还债的钱,全部拿回来。」
「现在,就让她从这里滚出去。」
唐月茹急了,边哭边说:「逢颐,谁都有年纪小不懂事的时候,不是吗?况且你也知道,我只是跟幼薇姐开玩笑的啊。」
「如果她生气,我跟她道歉,好吗?」
她说着就跪倒在地,哀求道:「幼薇姐,我只有逢颐了啊,求你不要抢走他,好不好?」
「逢颐,那些要债的人有多可怕,你见过的,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了,如果你要回那些钱,我可能会被他们......」
周逢颐皱起眉,他盯着我的眼睛,犹豫了很久,还是说了一句:「对不起。」
他总是这样,嘴巴里说着爱我,做选择的时候,却永远偏向唐月茹。
我笑着骂他:「那你刚刚在我面前,装什么狗屁深情?」
「你不必道歉,本来我也是逗你玩儿的。」
「周逢颐,你爱谁,关我屁事?」
周逢颐的眼神疼了一下,然后渐渐变冷,推开了我。
他走近唐月茹,慢慢把她抱进怀里,轻声安慰着:「乖,不怕了,都是我不好,怪我乱说话。」
「我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我保证。」
唐月茹捶砸着他的肩膀,哭得委屈,却抱紧了他的脖子,不敢松手。
瞧她害怕的样子,我心里真是好痛快。
我和周逢颐离婚那天,唐月茹也跟着。
她紧紧牵着周逢颐的手,生怕我给周逢颐灌点迷魂汤,就给人勾搭走了。
离婚证拿到手的时候,她明显松了口气。
趁着周逢颐去取车,又来挑衅我。
「趁着我们闹别扭,你当了三年周夫人,就当是我赏你的。」
「宋幼薇,你记住,你永远是老穷鬼生的小穷鬼。」
「以后,小心着点吧,等我玩儿死你。」
我伸手就扯住她的头发,她疼的大叫。
我笑眯眯地跟她说着悄悄话:「唐月茹,我手里,有你杀人的证据。」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慌失措。
我满意地盯着她,继续说:「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你那么狠毒。」
「我不要你死,我只要你,生不如死。」
14.
我们官宣离婚后,周逢颐婚内出轨的帽子彻底脱不下来了。
他并不在乎。
他是男明星,又是影帝,这种丑闻对他来说,实在无伤大雅。
总有人会选择原谅他。
他开始带着唐月茹进出各种公开场合,为她发通告洗白,给她铺路演戏。
周逢颐有钱有权,这点小事,很快就办好了。
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唐月茹已经拍完一部大制作电影,高调复出了。
今晚是老前辈的生日,请我我不能不来。
刚到宴会厅门口,就看见唐月茹挽着周逢颐跟我打招呼。
「幼薇姐,好久不见。」
「听说你最近拍了一部小众题材的电影?是不是遇到难处了,怎么资源降级了这么多呀?」
在周逢颐面前,唐月茹总是装得很乖巧。
她也已经忘了,我说会让她生不如死的那句话。
大概,她看这么久没事,以为我只是吓唬她而已。
杨姐嫌弃地怼她:「唐小姐,不懂不要乱说哈。」
「小众题材不等于资源降级,人家导演得过国际大奖的,你说这话多得罪人啊。」
唐月茹的表情变了变,又笑了。
她轻轻靠着周逢颐的胳膊,撒娇说:「得罪人也没关系啊,反正我有我老公呢。」
「我们以前就是这样的,我闯祸,他兜底,只要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
我懒得搭理她,交完礼金,签了名儿,准备走人。
唐月茹突然叫住我,从包里掏出一张请帖。
「幼薇姐,忘了跟你说,十月份我跟逢颐结婚,希望你能来。」
周逢颐的眉头皱了皱,轻轻瞥她一眼。
谁都没想到,我会停下脚步,看着那张粉色的请帖,笑着收下。

小说《他已化为蝴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