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反转太监》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佘浪”大大创作,蒋悦馨温湉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蒋悦馨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去吃饭吧,赶紧吃完赶紧回家,我知道你是阿姨逼来陪我过生日的。其实我也不太想跟你过。”佘浪带着她去了一家烧烤摊,就近原则,看到什么吃什么,抓紧时间,然后各自回家。“我跟温湉没分手的事情,是你告诉我妈的吧?”他在烧烤上来之前开口问。...

点击阅读全文

反转太监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反转太监》,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蒋悦馨温湉,是作者“佘浪”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那力道不大,但也不算小,佘浪几乎是立刻就不动了。蒋悦馨喘着气把人从身上推下去,坐起来时视线正好和陈母对上。她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酒劲没消,还带着几分眩晕感。蒋悦馨很快从床上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对陈母开口:“陈阿姨……”陈母眼神复杂的在昏睡过去的佘浪身上扫了眼,道:“我知道你不是那么没谱的孩子,佘浪不...

精彩章节试读

到门口,脚步却顿住了,手里的那只碗也滚到了地上。
好在地毯厚实,碗没碎,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只是眼前这一幕,让她的眼神复杂极了。
陈母怎么样也想不到,佘浪和蒋悦馨在闹掰的这么明显的今天,他俩居然会在床上,亲的难舍难分。
陈母心底是掀起惊涛骇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看着佘浪的一只手死死的摁住蒋悦馨,另外一只手探进衣领,咬着蒋悦馨的嘴,后者尽力呜咽却发不出声。
那种侵略性跟狠劲叫人看着都心惊胆战。
楼下人声鼎沸,自然听不见任何响动。
这事情其实也能悄无声息的发生下去,只要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往楼下走。
但这不合规矩。
陈母心底只有这句话,这太不合规矩了,佘浪是不应该对蒋悦馨做出这种事情的,他俩都各自有伴了。
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如果这意外一出,可能到时候要怎么收场都不知道。
喝酒误事的人太多了,蒋英芝也是因为酒后失德才嫁给了蒋横山,两夫妻要不是因为共同利益还不知道闹得多难看,现在蒋英芝一年也见不到几次蒋横山,可见意外之下凑在一起是绝对幸福不了的。
陈母想清楚了就要抬脚进去,还没走两步,就看见蒋悦馨伸手拿起一旁的小型加湿器就朝着佘浪砸了过去。
那力道不大,但也不算小,佘浪几乎是立刻就不动了。
蒋悦馨喘着气把人从身上推下去,坐起来时视线正好和陈母对上。
她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酒劲没消,还带着几分眩晕感。
蒋悦馨很快从床上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对陈母开口:“陈阿姨……”陈母眼神复杂的在昏睡过去的佘浪身上扫了眼,道:“我知道你不是那么没谱的孩子,佘浪不记酒后事的,醒了就忘了,你别放在心上。
阿姨代他跟你道歉。”
蒋悦馨心里斟酌一番,就知道她这是叫自己别再刻意提起,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行。
当然,她自己也什么都不想说,本来就是先撩者贱,今天这事说起来错误还在她身上。
“是我没搞清楚状况。”
她也表达了歉意。
陈母这会儿依旧心有余悸,却还是安慰蒋悦馨道:“你这会儿肯定头还晕,先去隔壁房间躺一会儿吧。”
蒋悦馨点点头,去了另外一间客房,原以为自己肯定睡不着了,结果刚闭眼就睡去了。
如果不是苏志军来接她了,她估计能睡到早上。
她走出房间的时候,看见苏志军脸上明显愣了愣,随后说:“你怎么……”蒋悦馨不明所以。
苏志军叹了口气,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了:“走吧,送你回去。”
其实陈母生日,今天不少人是留在这边过夜的。
但是蒋悦馨不行,她跟佘浪身份特殊,留下来人家会说她“贼心不死”,说出去又足够人家编排一壶了,所以蒋悦馨是必须回家的。
陈母和苏母正在聊天,两个人看见她下楼,又是跟她寒暄了一阵。
蒋悦馨笑着跟陈母说:“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早点睡个觉。”
陈母握着她的手,“本来就身体不好,以后可别经常性喝酒了。”
说起喝酒这事,蒋悦馨现在缓过来一想,其实她接那些酒是不应该的,现在外头都知道陈母在尝试着接受温湉了,那些敬过来的酒蒋悦馨全喝了,就等于在打温湉的脸,按道理来说,那些酒应该让温湉来喝的。
陈母那会儿没提醒,估计还是稍微对温湉有些不满意的,而佘浪应该是喝多了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细节。
她转头去看温湉,结果发现温湉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对,或许是今天受了点打击。
可这个圈子里的人本来就端着架子的,能跟她们好好相处的,要么实力比他们强,要么会做人,一般人确实不容易入她们的眼。
蒋悦馨在这个圈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摸出点门道的。
温湉见蒋悦馨一直盯着自己看,勉强笑了笑:“蒋悦馨姐再见。”
蒋悦馨也给她回了个笑,扶着苏母出去了。
陈母盯着蒋悦馨的背影,叹了口气:“真是便宜苏家了。”
温湉的脸色变了变,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又逐渐有些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陈母对自己改观。
.蒋悦馨那边,下车时,跟苏母和苏志军道了别。
回到家时,嘴角的笑意却因为屋子里的人浅了下来。
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依旧保养得当,西装革履,衣冠禽兽。
蒋横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回来了?”
蒋悦馨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路过,他却也不介意她的冷漠,笑道:“悦馨是长大了,跟外头哪个男人玩得满身痕迹?
我猜猜看,是苏志军?
我倒是没想到,那个男人入得了你的眼。”
蒋悦馨想起在陈家时苏志军的错愕,以及给她披上的西装外套。
她脚步没停,对他的话也置若罔闻,在他面前摔上门。
蒋横山不介意的耸了耸肩,倒是没有跟上去。
.蒋悦馨先是给苏志军道了声谢,就去整理行李了。
搬家的事情因为前两天蒋横山不在耽搁了,今天她不想再耽误了。
她理完的东西也不多,只有一个箱子,而后就提着箱子下了楼,万幸蒋横山这会儿已经不在楼下了,她开车去了酒店。
蒋悦馨也没想到,会在酒店碰到熟人。
叶曼曼看到她时眯了眯眼睛,笑了:“是你啊。”
又扫一眼她的行李箱,“出来住?”
“嗯。”
蒋悦馨没有什么闲聊的心情,不只是因为蒋横山,还有这个女人本身。
叶曼曼说:“看见过徐斯言没?”
蒋悦馨扫了她一眼。
叶曼曼僵硬了片刻,有些难堪,不过也早就学会坦然自若了:“聊一聊吗?”
“不需要了。”
不过蒋悦馨在放完行李之后,还是跟叶曼曼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吧。
叶曼曼喝了很多酒,最后轻飘飘的说:“徐斯言说,他喜欢知书达理的,背景好点,能跟他有共同目标的女人,我都符合,但他还是不喜欢我。
可他从来不乱来,只是偶尔会发呆,也不知道在想谁。”
028蒋悦馨淡淡说:“我比你惨,表白过的徐斯言看不上我,在一起过的佘浪也不喜欢我。
起码你家庭条件好,我现在想找一个好男人都难,没有人家愿意选我。”
叶曼曼摇了摇头,讽刺般的笑了笑:“他是真的对你没感觉吗?”
这个“他”,不知道指的是谁。
蒋悦馨看着叶曼曼,终于有几分物是人非的感觉。
当时她追徐斯言很久后,他大概是有些不耐烦了,把叶曼曼带在身边,冷淡的说:“蒋悦馨,这才是我爸妈看得上的儿媳妇人选,你别纠缠我了。”
蒋悦馨那会儿年轻气盛啊,总是不服输,说我要是有一天,比她还优秀呢?
徐斯言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不可能的。”
“那万一我,要是做到了呢?”
徐斯言表情沉重,张了张嘴。
剩下的话,因为手机铃声,她没听见。
反而眼神倒是好,看见不远处刚上大一的佘浪,丢下问他要微信的女同学,满脸笑意的朝她走过来,说。
蒋悦馨现在,想一想徐斯言这个人,就觉得自己没点分寸,喜欢高攀无罪,但也总该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不然面对那些情敌,都足够你遍体鳞伤的了。
她当初就在叶曼曼手下,吃了不少苦。
.蒋悦馨最后仁至义尽的送叶曼曼回了酒店,第二天找房子的时候,叶曼曼不知道从哪里问来她的电话号码,跟她说了感谢,又叫她帮忙注意徐斯言的消息。
蒋悦馨也只是嘴上应承着,连她都找不到徐斯言在哪,更别提她了。
几天以后,蒋悦馨找到了一处一居室,搬了进去。
蒋英芝打电话来问了她几句,倒是没有责怪她不告而别的意思。
蒋悦馨就开始了两点一线的上班,不得不说,跟学生相处起来就是令人舒心,他们当中大部分人在询问问题或者寻求帮助时,总是十分的有礼貌。
温湉来找她的时候,她以为大概是请假之类的事情,没想到她开口的却是:“悦馨姐,你能不能带着我去见见人?”
蒋悦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立刻明白过来,她说的是圈子里的那些富太太们。
“佘浪妈妈说,你最懂怎么跟长辈相处了,只要你愿意,大部分人都不会讨厌你,她让我来跟你请教请教。”
蒋悦馨起先没同意,直到陈母跟她打电话时也有意无意提起这件事,她才没拒绝。
她也有自己的私心,跟苏志军毕竟是假扮的情侣,总有分道扬镳的一天,陈母跟她关系好些自然是没错的,指不定以后她的亲事她还能搭把手。
因为得带着温湉多去圈子里的那些人家走走,蒋悦馨周五的时候跟温湉一起回了陈家吃饭。
陈母是一向爱跟她聊天的,她一来就拉着她在沙发上坐着说了好久,温湉偶尔插两句嘴,一直到下午五点,佘浪下班回来了。
因为陈母生日那天差点出事,蒋悦馨没好意思跟他打招呼。
不过蒋悦馨看他半点尴尬之色都没有,就知道他应该是不记得了。
温湉见佘浪的视线停留在蒋悦馨身上,连忙道:“阿姨让她过来带我去跟其他阿姨们熟悉熟悉。”
“嗯。”
他收回了视线,没再说一句话,就坐在一旁,回复工作的微信。
“悦馨姐,就没有特别不喜欢你的长辈吗?”
温湉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想听见她说有,她心里其实是有些嫉妒蒋悦馨的人缘的,她其实不太喜欢她,只是面子上又得很客气。
倒是真有。
陈母的双胞胎妹妹,也就是徐斯言母亲,一向很讨厌她。
想到这位长辈,蒋悦馨也就想起了叶曼曼让她帮忙留意徐斯言的事情,也就顺势问了一句:“阿姨,徐斯言他,是不是回来了?”佘浪顿了顿,侧目不咸不淡的扫了她一眼。
蒋悦馨这一嘴徐斯言,却让陈母纳闷了:“你问他做什么?”
温湉口快道:“好像是蒋悦馨姐前前男友。”
陈母的脸色猛地变了,朝佘浪看过去:“前前男友?”
沙发上看着手机的那位半个字都没有搭腔,蒋悦馨明白温湉的意图,不外让陈母心里膈应自己,还是没有一个长辈不介意自己的儿子捡漏别人的,不然这个圈子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看不上她,尤其还是自己外甥,那更加让人不舒服了。
蒋悦馨跟徐斯言本来就没有在一起,她看了眼温湉,坦坦荡荡的解释:“不是。”
她想了想,觉得这两个字难免太过单薄,又补充了一句,“叶小姐在找他,让我问一句。”
陈母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不少,道:“斯言几年都没有回国了,这会儿估计应该也还是在国外待着。
不过,曼曼那么优秀一姑娘,也不知道他去年三月,怎么就非要退婚。”
这可把陈母那个妹妹气坏了,那可是一个很在意门第的人,叶曼曼是她挑了几年的,没想到徐斯言最后居然来了这么一出。
徐斯言虽然有分寸,但身边从小就围满莺莺燕燕,也不是没恋爱过。
不过这种大事老早就说好会听家里的,也不知道到头来怎么就反水了。
蒋悦馨听她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再多问。
只有温湉有些脸红,她刚刚开口的太急切了些,就显得很有意图似的。
好在,也没有人开口说她什么。
今天佘浪的话不太多,但即便他存在感低,蒋悦馨这边的尴尬还没有缓解过去,是不太想跟他共处一室的,很快就联系了苏志军来接自己。
苏志军到的很快,蒋悦馨就起身告辞了,没想到佘浪却站了起来,说:“我送你。”
陈母跟温湉都愣了愣,而后者很快就抿起唇,盯着蒋悦馨看了好一会儿,才把头给偏开了。

小说《反转太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