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舒月江驭城》是作者 “陈舒月”的倾心著作,陈舒月江驭城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陈舒月愣住,她知道现在的样子肯定很丑,语气冰冷的说:“没有人叫你看。”她不知道于雪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于雪瞪了她一眼:“你……”她深呼吸,眼神淡淡的看着她:“陈小姐,看来上次给你......

点击阅读全文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陈舒月江驭城》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陈舒月”大大创作,陈舒月江驭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陈舒月一愣,假装没有看到他继续往前走。她一副装作没有看到他的样子,让江驭城微皱眉:“你去哪?”陈舒月没有想到江驭城会主动打招呼,语气微淡:“去店里。”江驭城走上前:“我送你。”陈舒月却轻轻摇摇头,坚决的说:“不必了,你应该还有很多情要忙,就不麻烦江总了...

陈舒月江驭城

陈舒月江驭城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可当初她租这个房子的时候签合同的人并不是他,怎么突然房主变成江驭城了。
她脸上带着疑惑:“你怎么有这么多的房子?”
她穿着睡衣,头发有些微乱,眼神也是迷茫的,江驭城却觉得眼前的她很可爱。
江驭城不动神色的站在装修师傅面前,挡住装修师傅的目光,插着裤兜,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
陈舒月上手整理一下头发:“我的分店开在上海。”
他会不会觉得是她故意跟着他过来的。
江驭城点点头:“我公司就在上海,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陈舒月诧异的抬眼,没有想到他公司竟然在上海,随即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没有再提让装修声音小一些,直接转身说:“我先回去了。”
江驭城看着陈舒月把门关上,转头对着装修师傅说:“今天先别装修了,明天再来吧。”
陈舒月回到家后,发现对面的装修声就没有再响起了,她并没有多想,躺床上继续睡,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全是江驭城。
翌日,陈舒月正要去门店,刚打开门,就碰到江驭城从对面走了出来。
陈舒月一愣,假装没有看到他继续往前走。
她一副装作没有看到他的样子,让江驭城微皱眉:“你去哪?”
陈舒月没有想到江驭城会主动打招呼,语气微淡:“去店里。”
江驭城走上前:“我送你。”
陈舒月却轻轻摇摇头,坚决的说:“不必了,你应该还有很多情要忙,就不麻烦江总了。”
这话让江驭城背脊僵硬。
陈舒月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江驭城赶紧追过去,却不见陈舒月的身影,江驭城急忙开车去追。
身后传来车子的喇叭声,陈舒月转头去看,竟然是江驭城开车着跟在她后面。
陈舒月停下脚步,江驭城手撑在车窗上:“上车,我送你。”
语气中透着不容拒绝。
见陈舒月迟迟不上车,他不免微微皱眉,陈舒月见此,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看到她上了车,江驭城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到了店里,江驭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店内的装修快完成,和在川省的是同一个装修风格。
陈舒月找了个地方放下包,盯着江驭城:“参观完就回去吧,我就不送江总了。”
江驭城眼神一暗,从再次遇到陈舒月时,她一直叫他江总,语言中尽是疏远。
他握了下拳,岔开话题:“投资资金到了吗?”
他深邃的眼神中不是客套的问候,而是真正的关心。
陈舒月不由得心一颤,扭头转移视线:“早就到了。”
江驭城点点头,此时助理走了进来,看到江驭城,身体微顿,走到陈舒月旁边轻声说:“今天里面就可以完工,门口的门牌过会就会来装。”
陈舒月闻言,点点头:“好,今天我来盯,你去休息吧。”
闻言,助理拿走包离开了。
陈舒月稍微打扫一下店内,抬头发现江驭城也在一旁打扫。
她一愣,上前走到他面前:“你怎么还不走。”
陈舒月处处都是带着冷漠和疏远,让江驭城心里莫名的很不舒服,想到之前她和李伟成之间亲密的举动,脸色逐渐转化。
江驭城皱眉,语气有点冰冷:“这里不能待吗?”
见他脸色有些黑,陈舒月有些生气道:“你想待到什么时候就待到什么时候。”
她不知道江驭城在这里的要干什么,脸还那么黑。
江驭城身体一僵,他并没有想要惹她生气,看到她这样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陈舒月说完并去忙了,江驭城却驻足在原地,眼神中的寂寞无处遁形。直到装门口门牌的师傅来,陈舒月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江驭城想和陈舒月说些什么,但看到她冷漠的眼神,一直没有开口。
江驭城既然已经结婚了,那陈舒月也不该去打扰他,可看到他在这里帮她时,她的心里是暖的,也生怕眼前这一切是一场梦。
陈舒月走到门前,抬头,招牌被师傅门弄在上面,就差固定了。
开店的过程比她想象的要顺利很多,过几天就可以营业了。
江驭城在里间看着陈舒月缓缓的露出笑容,看来她很喜欢这个招牌的样式。
就在此时,装修师傅突然大喊:“小心!”
江驭城抬眼,招牌竟然从上面掉了下来,而陈舒月就在招牌的正下面!
陈舒月满是惊恐的眼神让江驭城心中一紧,他赶紧冲过去,即将要碰到她是招牌已经砸向了她。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
陈舒月满身是血的躺在江驭城怀里,她呼吸慢慢变浅,眼神慢慢的无关,而他的心里止不住的心痛。
江驭城紧紧的看着陈舒月,生怕她下一秒她就消失在眼前。
还好在招牌要砸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躲了一些,砸到了她的背,即使送到医院,度过了危险期。
陈舒月缓缓睁开眼睛,胸口顿时传来一顿痛感,就在此时,江驭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陈舒月微微扭头,江驭城担忧的神色闯进她的视线。
她微微一愣,他的衬衫皱巴巴的,一片干的血迹在腰侧,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有些胡渣,她从来没有见过江驭城这副样子。
陈舒月回想起他晕倒前,江驭城的神色是异常的紧张和担忧,眼神中甚至是有一点害怕,想必是她看错了。
陈舒月忍着胸口传来的痛意:“痛,身体好疼。”
她的声音有些小,但江驭城听清了。
江驭城想去碰陈舒月的身体,却怕她疼,只能放在旁边。
他都不知道他的手现在是颤抖着:“哪里疼?”
陈舒月感觉说话都好困难:“胸口……疼。”
闻言,江驭城心里一紧:“我去叫医生。”
陈舒月看着江驭城脚步略快的离开病房,不一会儿,医生进来检查她的身体,却一直没有看到江驭城的身影,她感觉胸口更痛了。
陈舒月不知道的是,江驭城一直在病房外等候。
江驭城看着陈舒月被护士带走去检查,心里莫名的一慌。
一个小时之后,陈舒月被推进了病房,而医生一脸沉重的表情跟江驭城说:“病人胸腔受损,韧带也损伤了,后期还会出现后遗症。”
江驭城怔住,医生的声音继续传来:“加上病人胸骨骨折,后期可能会很难受,严重的话可能导致休克。”
江驭城的目光透过门窗看到陈舒月苍白的脸色,心里感觉很空旷。
听到陈舒月醒来的消息,助理立马就赶过来,担忧的坐在病床前。
陈舒月强忍着疼痛,对助理微微一笑:“不要担心,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门店就按照之前我们计划的那样。”
助理点点头,眼神中除了担忧还有一丝对她的敬佩。
江驭城走了进来,陈舒月看着他脸色有些不好,刚刚他一直在和医生聊些什么,陈舒月眼神一暗。
陈舒月轻轻的对助理说:“你跟医生了解一下情况。”
助理看了看江驭城,知道她是要单独和他说话,并离开了病房。
陈舒月垂下眼:“医生说什么了?”
江驭城看不清她的情绪,用力攥了攥手:“没什么,就是让你好好休息,不要下床。”
陈舒月知道她的身体状态,胸口时不时传来痛意,说话有时候会觉得呼吸困难,医生怎么会一点事情都不说。
陈舒月没有在追问,江驭城松了口气。
一个星期后,门店开张,第一天就坐满了人,之后都需要等才能吃到火锅。
在上海火了之后,陈舒月听助理说有人等了很久都没有吃到的,她立即设定可以预约。
预约消息一出,顿时排了半年的单。
看来当初把李伟成的提议用到实践中很成功,陈舒月立即让在川省的店也施行。
江驭城一进来就看到,陈舒月举着电话,脸上带着笑容:“果然还得是李大厨,才让我们的火锅又火了一次。”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她笑了出声。
还没有等陈舒月笑多久,顿时感觉呼吸不上来,胸口也传来疼痛。
陈舒月没有告诉李伟成她出事的事情,也让他们不许说,他为她担心的够多了,不想再让他担心。
她强忍着痛意:“我这边还有事,我先挂了。”
陈舒月一把电话挂掉,瞬间就躺在床上大口的呼吸,江驭城见状,立马上前,帮她顺了顺胸口。
陈舒月缓了好久,才恢复了正常。
她嘴角微微勾起:“谢谢。”
从她住院的那一刻开始,江驭城每天都会来,可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对他是礼貌中带有疏远。
江驭城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床边。
陈舒月不自然的离开视线:“其实你不必每天都过来的。”
闻言,江驭城眼神一暗,语气是有些冰冷:“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陈舒月心里一慌:“我不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驭城打断:“我走。”
陈舒月想去拉住江驭城却胸口一疼,直接躺在了床上,等不那么疼,抬眼去看,却发现江驭城早已不见了踪影。
陈舒月刚躺下没有多久,病房门开了,陈舒月微微起身,以为是江驭城,看到的竟然是于雪踩着高跟鞋,环顾四周的环境之后,直接做到凳子上。
于雪看到脸色还是苍白的陈舒月,眼中十分不屑:“你都这副模样了,驭城竟然看的下去。”

小说《陈舒月江驭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