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知舟林微微》,是作者大大“林微微”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微微陆知舟。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冲天的油门声,一个穿着黑色机车服的男生开着摩托停在游乐园门口。余缺放下头盔,引起一阵女孩的尖叫。他嘴里叼着根棒棒糖,迈着大长腿朝林微微走来。“别走啊,怎么不等等你结婚对象?”...

点击阅读全文

经典力作《陆知舟林微微》,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林微微陆知舟,由作者“林微微”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微微,我这辈子非你不娶。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林微微没想到,陆知舟的办事效率竟然这么高。昨天晚上陆知舟才刚和她说,他会处理好宋家的事情,将他们之间的决定权交给她...

陆知舟林微微

免费试读

陆知舟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他曾压抑痛苦了这么多年的原因,在其他人眼里看来根本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自欺欺人,自怨自艾,完全是他给自己拷上了枷锁,又给自己画上了一个圈,作茧自缚。
陆老太太也神秘兮兮道:“就是啊,九岁而已,这怎么了。
我前阵子还听说,吕家那老头,在正房去世后,续弦了一个比自己小了整整二十岁的呢!”
“真的啊?”
陆母露出了夸张的神色,随即婆媳二人便聊八卦去了,没人再理一旁的陆知舟。
解决完最重要的一件事后,陆知舟便也不在这里自讨没趣。
他走进厨房,问厨房做早饭的阿姨要了一份打包的早餐,选了些林微微爱吃的东西,便匆匆返回了自己的私宅。
走到林微微家楼下后,他看了看二楼林微微房间已经拉开了一侧的窗帘,估摸着她应该刚起来不久,于是便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不过三声,林微微便开了门,只不过她此时正用衣袖将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眼神敌意地问道:“你又要干嘛?”
陆知舟注意到,林微微的语气已经不再像昨夜那般冷漠,虽然带了点怒意,但好歹也算是带了点情绪。
陆知舟扬了扬手里的早餐,递给了林微微:“给你带的早餐,你不是最喜欢吃陈姨做的灌汤包了吗?”
第二十四章林微微接了过来,说了句“谢谢”便要关门,但却被陆知舟阻止了关门的动作。
于是她又问道:“你还想干嘛?
不会想进来一起吃吧?
我不欢迎。”
陆知舟笑着摇了摇头:“你捂着脸干什么?
脸上过敏了吗?”
林微微瞪了他一眼,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敢说话?
“昨晚没睡好,变丑了,没化妆,不想让你看见。”
陆知舟也猜到了林微微昨夜没睡好的原因,他笑道:“抱歉,让你睡不好不是我的本意。
但是没关系,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我都喜欢。”
林微微有些别扭的说道:“你……还有事吗?”
陆知舟这才想起了自己的初衷,“对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和我爸妈说好了,宋家那边的婚约我会解除。”
“微微,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
林微微没想到,陆知舟的办事效率竟然这么高。
昨天晚上陆知舟才刚和她说,他会处理好宋家的事情,将他们之间的决定权交给她。
如今只不过才过了几个小时,甚至她才刚刚起床,陆知舟就已经说服了他家人去解除和宋襄的婚约了?
这未免也有点太快了。
快到林微微甚至还没理清楚自己的思绪。
陆知舟的话还在继续:“微微,我还是那句话。
我喜欢你,从前喜欢,现在喜欢,未来也会一直喜欢。”
“从昨晚开始,我不再是那个畏首畏尾有诸多顾虑的陆知舟了。”
“微微,我不想再做你的小叔了,我想做你的男朋友、老公。
从开始到未来,我对你的心意从未改变过。”
“现在我把我们之间的决定权交给你,如果你还愿意给我一次机会,那么我一定会千百倍的对你好,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的手。”
“如果你执意要嫁给余缺……”说到这里,陆知舟的语气也沉了沉,“如果你执意要嫁给余缺,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那么我也会退回到你小叔的位置。”
“但如果你有一天后悔了,或者是受委屈了,只要你回头,我一定会在,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林微微抿了抿唇,刚想要说话,睡衣口袋里的手机却响起了来电铃声。
林微微掏出来一看,那上面硕然是两个大字——余缺。
而林微微面前的陆知舟很显然也看见了这个备注名。
林微微看了陆知舟一眼,纠结了一瞬,但随即还是接了起来:“喂,余缺。”
“微微,早上好。
你大概什么时候出门?
我去接你。”
林微微和陆知舟站得很近,因此余缺的声音从手机听筒处清晰的传到了陆知舟的耳朵里。
陆知舟挑了挑眉,虽然刚刚说着会尊重林微微的决定,但此时听见余缺对林微微如此亲昵的称呼,他还是忍不住咬紧了后槽牙。
林微微想了想,随后说道:“我可能还要一会儿,你九点半来好吗?”
那边再说了些什么,陆知舟没有听清,只见没说几句林微微便挂断了电话。
陆知舟看向林微微,问道:“微微,你是准备去和余缺出去玩吗?”
林微微点了点头,像是有点奇怪他怎么还没走。
陆知舟的心沉了几分,轻声道:“所以,你已经做好决定了是吗?”
第二十五章林微微不怒反笑,“我做什么决定?
我昨天就和余缺约好了,今天要去看他的比赛给他加油。”
“难不成我还要因为你昨天晚上那出莫名其妙的戏码就放余缺鸽子吗?”
“因为你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一通话,我一晚上没睡好,你还好意思问我。”
林微微这下是真的生气了,她今天早上起床照镜子的时候,差点被自己模样给吓到。
因为昨天晚上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再加上积郁在心,导致她不过熬了一个夜,气色看起来就特别差,一脸疲态,眼圈也是乌青一片。
刚刚林微微敷了个急救面膜,才看起来稍微好了一点。
听见林微微的这番话,陆知舟刚想解释,就被林微微“嘭”的一声,关在了门外。
看着紧闭的大门,陆知舟有些后悔,他刚刚不该那样说的。
退一万步来说,余缺和林微微目前都还是即将结婚的关系,有些往来甚至是单独出去都是很正常的事。
他虽然吃醋,但也的确没有立场干涉林微微的私事,刚刚那么问的确是唐突了些。
陆知舟自知理亏,只好悻悻地回到了家里,给林微微发去了微信道歉。
看见发出的消息没有变成一个红色的感叹号,陆知舟在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
如今林微微还愿意见他,还没有拉黑他的微信,就说明一切事情都还尚有转机,至少他还没有完全出局不是吗。
陆知舟原本想打开笔记本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但过了半天都没能沉下心看进去邮箱里的一个字。
于是陆知舟只好搬着笔记本坐到了三楼的露台上,今天的天气倒是不错,初春的天气十分晴朗,还带着几缕微风。
陆知舟家的这个露台,刚好可以看见林微微的家门口,陆知舟调整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开始在露台上办公。
掩耳盗铃的办了很久的公后,林微微的家门前还没有动静,陆知舟有些不耐地看了看腕表,此时离林微微和余缺约好的九点半还差十五分钟。
五分钟后,摩托机车的轰鸣声从远处响起,余缺骑着他标志性的蓝色机车,开到了林微微家门口停下。
陆知舟不由得用食指敲了敲桌面,心中腹诽道,余缺又不住这儿,这里的物业凭什么放他进来?
看来这个物业工作做得还是不太到位啊。
要是陆知舟知道,余缺之所以能畅通无阻,是因为林微微早早地就和物业嘱咐了,那他想必会更生气吧。
余缺将摩托车停好后,却并不急着按响林微微家的门铃,而是摘下头盔后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仪容仪表,随后靠在他巨大的机车上默默地等待着林微微。
陆知舟此时也不假装办公了,他坐在三楼的露台上,双手交叉,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余缺,这个比他小八岁的男人。
越是打量,陆知舟就越是不满,这个余缺,真的有陆父和林微微说的那么好吗?
虽然说,陆知舟自己就在林微微面前说过余缺这小子的好话。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从前陆知舟自己并不想争,但陆知舟如今也有了想要公平竞争的心思。
第二十六章论年龄,他肯定是比不过余缺的了。
余缺今年二十五岁,正是大好的年纪。
但他比余缺多活了八年,阅历比余缺丰富很多嘛,陆知舟只得这样安慰自己。
论家世和财力,余家本来就不如陆家,更何况余缺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
余家的产业都由余缺的哥哥接手了,而陆知舟则是陆家唯一的继承人,并且陆知舟现在早已在陆氏集团大权在握。
不过余缺本来就对继承家产不感兴趣,他热爱摩托车机车,因此开了一家摩托车机车俱乐部,组建了摩托车车队,自己当上了老板,还会时不时去参加组织一些比赛。
今天余缺要带林微微去看的就是他们俱乐部举办的摩托车排位赛。
如今余缺的俱乐部生意做的不错,加上余家的加持,如今余缺主理的俱乐部早已是京北最大的摩托车俱乐部,也算是在事业上风生水起。
但余缺的俱乐部和陆知舟坐拥的陆氏集团相比,那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陆知舟原本以为自己在事业上也算是扳回了一成,但仔细想想,余缺的事业是自己热爱的。
而陆知舟所热爱的珠宝设计,早就在他二十二岁那年被他埋葬和割舍了。
至于接手陆氏集团的生意,陆知舟自觉自己算不上讨厌,但也绝对不能说是喜欢。
于是在事业这一点上,陆知舟好像还是输了。
不过陆知舟唯独可以沾沾自喜的是,被他所舍弃的梦想,林微微替他完成了,她完成的很好。
论外貌,余缺和陆知舟完全是两种风格。
余缺不羁中带着热情,而陆知舟则是成熟中带着冷漠,不过他们倒都是不可多得的帅哥。
论对林微微的喜欢,陆知舟觉得他作为一个外人,无法评判余缺对林微微的感情。
但如果要论对林微微的了解程度,如果陆知舟说第二,那就没有人敢说第一了,毕竟林微微可以算是陆知舟看着长大的。
就在此时,余缺终于上前一步,按响了林微微家的门铃。
陆知舟被那清脆的门铃声打断了思绪,他抬手看了一下腕表,指针正好指向九点三十分。
林微微适时地打开了门,陆知舟也不由得被她吸引住了视线。
林微微今天本来是想穿裙子的,但考虑到余缺今天是骑机车来接她,她穿裙子多少有些不方便。
于是她一改从前的甜美风格,从衣帽间里翻找出了自己的牛仔外套和铅笔裤,也准备配合余缺酷一把,甚至于连头发都用卷发棒烫成了大波浪。
陆知舟看出了林微微的精心打扮,心里不由得有些酸溜溜的。
他没想到,林微微竟然会为了余缺而改变自己的风格,于是陆知舟又在心里给自己的胜算扣了两分。
林微微这样的装扮,余缺也是眼前一亮,她邀功般的转了一圈,问道:“怎么样?
酷不酷?”
余缺笑着点了点头:“酷,微微果真穿什么都好看。”
林微微笑了笑,跟着余缺走到了他的机车旁。
余缺拿出一个全新的粉色头盔递给林微微,说道:“微微,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专属头盔,和我的同款不同色。”
陆知舟见状,原本端起茶杯的手都顿了顿。
这下完了,林微微最讨厌的就是粉色。
第二十七章林微微从小就讨厌粉色,因为好像所有人都天经地义的觉得是女孩就该喜欢粉色,但林微微偏偏喜欢的是蓝色。
她喜欢那种酷似大海的颜色,让人觉得神秘幽深,带着一抹与生俱来的治愈感。
看见余缺递过来的粉色头盔,林微微顿了一顿。
但随即她还是笑着说了句:“谢谢。”
从余缺的手中接过了头盔。
林微微将头盔戴上试了试,她的脑袋偏小,很多头盔戴在她头上都会有些松松垮垮的。
但她戴上后却发现,这个头盔正好符合她头围的大小,一看就是特别定制的款式。
余缺率先坐上了自己的机车,随后林微微才坐上了他的后座。
“微微,抱紧我。”
戴上头盔前,余缺最后侧了侧头说道。
林微微倒也没有推脱,她知道高速行驶下的重型机车带来的冲击会有多大,于是她乖乖地抱紧了余缺的腰,随后整个人靠在了余缺的背上。
余缺勾了勾唇,随后戴上头盔,他的声音在头盔里听起来有些闷闷的:“走咯!”
陆知舟目送着林微微和余缺远去,心中的不爽却愈演愈烈。
林微微和余缺如此亲昵的姿势,简直是在刺激着陆知舟的神经。
更何况,刚刚林微微面对余缺递来的粉色头盔,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就这样接受了。
如果这事是从前的陆知舟干出来的,林微微起码会整整三天不理他。
此时的陆知舟还没想明白,正是因为足够在意,林微微才会和他闹脾气。
……林微微抱着余缺的腰,她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车速的飙升。
虽然没怎么体验过坐在机车后座的感觉,但她却并不觉得害怕,甚至林微微靠在余缺的背上还觉得有些昏昏欲睡。
果然一夜没睡,她的精力还是受到了影响。
林微微能感受到,被她环抱着的这躯身体,是非常健壮的,甚至她都能隔着衣服感受到余缺块块分明的腹肌。
城市竞速赛的赛场在京北的郊区,于是过了好一会儿,余缺的车才停了下来。
余缺一路将车开到了赛事选手的休息区,他作为赛事的发起人之一,自然是享有独立的贵宾休息室的。
感受到发动机声的停止,林微微才睁开了双眼,她这才发现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赛场。
林微微从余缺的后座下来,随后摘下头盔,拨弄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卷发。
她透过休息区域的玻璃,这才看清了赛场的全貌,是极大的椭圆形赛道,看起来有些像学校操场。
赛道两旁插满了彩旗,观众席上也已经坐满了观众。
林微微靠着栏杆,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个赛事居然规模这么大。
余缺原本一脸兴致勃勃,将自己的机车交给赛事裁判组检查后,他又折返回了林微微身边。
但他看见了林微微脸上的倦色,随即面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他有些关心地问道:“微微,你怎么了?
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休息休息。
是不是我刚刚骑得太快了,你有点不舒服?”
林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所以看起来脸色不好。”
随即她又玩笑道:“余缺,你眼睛挺尖的啊,我今天早上特地将妆化的浓了些,就是想遮住我没睡好的脸色,结果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可余缺的脸上却并没有笑意,“微微,你如果太累了我就送你回去休息,你不要逞强。”
林微微安慰般地拍了拍余缺的手,“余缺,我真的没事。
你好好比赛,拿下好名次,才不枉有这么多人为你而来,我会为你加油的。”
第二十八章林微微指了指已经人数众多的观众席,其中有很多人正举着印有余缺字样的牌子和手幅,正为他摇旗呐喊。
余缺顺着林微微的目光看去,同样也看见了他的一大群粉丝,他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竞技运动的魅力就是这样,会有很多人为此着迷。
微微,这也是我今天带你来的原因,我想让你看看不一样的我。”
林微微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我知道的,我会为你加油。”
不知是因为林微微动作还是话语,总之余缺扬起了笑容,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他说:“微微,你放心,我一定会赢下金牌送给你。”
比赛很快要开始了,余缺和林微微双双离开了休息室。
余缺径直去了选手后台,而林微微则是前往了余缺在观众席给她留的位置。
林微微在观众席上的座位坐了下来,可谁知她才刚坐下来,她右侧的小姑娘就自来熟的凑了过来。
“小姐姐你好,你也是来给喜欢的选手加油的吗?”
林微微有些迟钝的点了点头,她这……应该也算是吧。
得到了林微微肯定的答复后,一旁的小姑娘立刻说道:“小姐姐你好,我叫小鹿,是八十五号车手余缺的粉丝,你呢?”
“我……也是来给余缺加油的。”
林微微没想到,余缺给她安排的座位旁边竟然就是他的粉丝。
小鹿显然有些兴奋,还将手中印着余缺字样的小红旗递给了林微微,“太好了,小姐姐,只要你支持余缺,我们就是好朋友。”
林微微也不好拒绝小鹿的热情,便收下了那一面小红旗,象征性的挥了挥。
而另一头正在起点做赛前准备的余缺,此时也抱着头盔往林微微这边看了一眼。
有人眼尖,见余缺看的是个女人,便立马八卦道:“余哥,那是你女朋友啊?”
余缺闻言一愣,他不由得在心里反问自己,林微微算是他的女朋友吗?
他们虽然打算结婚了,但这说到底还只是个口头上的说辞。
而且余缺总觉得,他好像始终感受不到林微微对他除了礼貌之外的化学反应。
于是余缺淡淡地笑了笑,回复道:“是我喜欢的姑娘。”
听见余缺的话,在场的几人发出了起哄声,但很快便继续做赛前准备了。
看见裁判的手势示意后,众人戴上了头盔,随后齐刷刷的将头盔的前挡玻璃关了下来。
随着裁判举起发令枪的那一刻,全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似的,盯着那发令枪。
“嘭”的一声巨响,宣判着比赛开始,十几辆重型机车像离弦的箭一般,从起点处飞驰而出。
余缺和他的蓝色机车很好认,他的背上也正挂着巨大的号码牌,是八十五号。
刚一开头,余缺便已经遥遥领先,林微微注视着余缺领先的身影,耳边是小鹿激动的加油声。
“余缺!
加油啊啊啊啊!
你是最棒的!”
第二十九章摩托车排位赛和别的比赛不同,因为赛程的长度原因,因此摩托车排位赛的时长至少也要拉到二十五分钟以上。
但赛场上的排位瞬息万变,因此这二十五分钟过得并不漫长。
林微微的眼神紧盯着那道蓝色的身影,心里隐隐有些替余缺紧张。
刚刚余缺有好几次都被身后的选手给超过了,但好在余缺擅长超越,所以没过多久,余缺很快便重回了第一的宝座。
赛程还剩最后三圈的时候,余缺身后的选手又超过了他,但这次余缺没有让道,而是紧紧地卡在他身后的半个车身处,焦灼地追逐着。
林微微的心里也为余缺捏了一把汗。
林微微自然是希望余缺赢得这个比赛的,余缺对机车的喜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他在赛场上恣肆的模样的确非常有魅力。
林微微的耳边全是激动的加油声,大部分人喊得全是余缺的名字,看来余缺在赛车圈的人气真的很高。
最后一圈了,余缺依然落后第一名三分之一车身的位置,已经有一些激动的观众跑到了观众席的围栏处,大声地为余缺呼喊着加油。
距离终点只有最后五十米的时候,余缺突然全力加速,一举超过了对手,冲过了终点线,成功拿下了第一名。
甚至越过终点线时,他还嘚瑟的伸出了一只手,比了个耶。
比赛名次产生后,全场的观众都激动的站了起来,观众席上尽是巨大的喝彩声。
林微微也有些被这样的氛围所感染,余缺所喜爱的飞驰人生的魅力,在这一刻,林微微似乎也有点懂了。
其实林微微原本并不喜欢这样激情的东西,因为她的性格本来就偏淡漠。
再加上她学的珠宝设计是极需要花时间静下心来去仔细雕琢仔细品鉴的,所以林微微向来都是一个安静的人,同样林微微也享受这份安静。
在过去的二十四年里,可能关于陆知舟的一切,承载了林微微所有波动较大的情绪。
而余缺的性格就和林微微恰恰相反,他活泼开朗,会说漂亮话讨长辈欢心,也喜欢诸如此类的极限运动。
林微微和余缺,一个冰冷一个火热,一个北极一个在赤道,可以说是在性格上完全相反也完全互补的人。
林微微不得不承认,像余缺这样肆意又张扬的男人,是极其富有魅力的,否则也不会有大半场的观众都为他喝彩。
就在林微微出神的片刻,颁奖仪式已经准备好了,随着庆祝歌曲的播放,这次摩托车排位赛的前三名选手也依次站上了领奖台。
余缺弯下了腰,等颁奖嘉宾替他戴上金牌后,余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随后余缺结果礼仪小姐的花束,举起自己的金牌冲着观众席摇了摇。
观众席回应他的是声浪般的喝彩声,但只有余缺自己知道,其实这枚金牌,他是挥给那一个人看的,是他喜欢了整整十五年的姑娘。
接受完简单的赛后采访后,余缺拒绝了所有的庆祝邀约,自顾自地跑回了他的贵宾休息室。
没有人知道他这一刻有多开心,他想要借着这一枚金牌,向他喜欢了整整十五年的姑娘表白心意。
林微微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看向余缺,说道:“余缺,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我无法给出你想要的回应,所以我只能道歉。”
“微微,喜欢你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需要你的道歉。”
余缺听见林微微的话,有些慌张。
“余缺,实话实说,我很喜欢你,但这种喜欢只是因为我把你当成是好朋友。
这两天我想了很多,我想,我可能根本就无法回应你的感情,我也不能自欺欺人的继续和你在一起。”
听懂了林微微的意图后,余缺有些茫然,“微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余缺,我没有把握我能爱上你,这样的我和你在一起对你来说不公平。
所以我们的婚约,还是算了吧,我不能耽误你……”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后,林微微的内心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是啊,她又怎么能耽误余缺呢?
他是那样的优秀,有无数少女为他趋之若鹜,余缺不该为她停留。
余缺的语气却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握住了林微微的双肩,说道:“可我不在乎!
微微,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根本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
林微微摇了摇头,推开了余缺的手,“余缺,你清醒一点。
你想和我在一起,却根本不在乎我喜不喜欢你,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如果我一辈子都不喜欢你,难道你真的要守着一个不喜欢你的人过一辈子吗?
这又是何必呢。”
“余缺,你太过于执着这段感情了。
因为从未拥有过,所以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得到,正确的感情不该是这样。”
“你有没有想过,你喜欢的那个我,只是那个你想象中的,光鲜亮丽的我,其实我们根本不合适。”
“你喜欢热闹,喜欢极限运动,喜欢成群结队的朋友,而我不同。
我喜欢安静,享受独处,我在乎个人精神世界的富足。
我们俩,完全是一个极和另一个极。”
“如果我们要在一起,势必要有人为对方做出很大的牺牲,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感情关系,我不希望任何人因为在感情里变得不再像自己。
余缺,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我自诩没有太大的抱负和闪光点,我也不值得你这样执着了这么多年。”
“余缺,我们已经分开了太多太多年,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再和你记忆里的那个我重合了,我配不上你的喜欢。”
“你非常好,但我们真的不合适。
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再耽误你,所以我们的婚约,就此作罢吧。
双方长辈那边,我会去解释,是我辜负了你。”
林微微将话说的如此通透,余缺又怎么会听不明白。
他扬起了头,少年心气的眼泪从面庞滑落,那里面饱含着太多的情绪,但最多的还是不甘。
余缺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他后退了几步,走到栏杆边,双手撑住了栏杆,低下头无声的落泪。
林微微见状,也已经知道了余缺的答复,他决定成全她。
林微微将手中的鲜花和脖子上的金牌都默默地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随后她便想静静地离开。
可就在林微微经过余缺身后时,余缺说道:“微微,等等。”
第三十三章余缺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吓了林微微一跳。
但听见余缺的话时,林微微也乖巧的停下了脚步。
余缺转过身来,此时他已经止住了眼泪,但是眼睛还是红红的。
他看向林微微,问道:“微微,我尊重你的决定。
可不可以……最后拥抱一下?”
余缺的话让林微微有些意外,但她还是上前两步,主动的拥抱住了余缺,拍了拍他的背,说道:“恭喜你,赢得冠军。”
浅尝即止,余缺也很快的松开了她,此刻竟然还有心情自嘲:“我这算什么?
情场失意,赛场得意吗?”
林微微也笑了,她说道:“既然如此,我请你吃饭吧,就当庆祝你今天的比赛拿下第一名。”
余缺就像是真的释然了一般,他点了点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晚餐时,余缺问起林微微和陆知舟的近况,林微微此时也没藏着掖着:“他……昨晚和我表白了。”
余缺拿叉子的手一顿,说道:“怪不得你昨晚没睡好,原来还是事出有因。
我想,陆知舟大概是在得知了你要和我结婚的事情后,认清了自己的心意,这才决定孤注一掷的表白心意。”
林微微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一副纠结的模样。
余缺作为一个局外人,自然是看得最清楚也最明白的人。
他说道:“微微,其实你还是放不下他对不对?
不然,你也不会因为他的告白而心烦意乱一晚上了。
你就是因为发现自己放不下他,所以今天才拒绝了我的告白,不是吗?”
听见余缺的话,林微微有些紧张的戳了戳面前的牛排,仿佛被猜中了心事般。
看见林微微这副模样,余缺的心里也明白了个大半。
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虽然余缺自己的暗恋以告吹结尾,但作为朋友,他还是决定仗义的为林微微排忧解难。
“微微,你就说,你昨天晚上有没有明确拒绝他的告白?
或者说,你昨晚听见陆知舟跟你告白的时候,你有没有心动?”
林微微想了想,说道:“我说了,我说我再也不会等他了。”
余缺却不以为然,“微微,你如果内心真的毫无波澜的话,又怎么会失眠整整一个晚上。
我猜,陆知舟是不是告诉了你这些年他的苦衷,他是不是告诉你,其实这些年他也是喜欢着你的,只是他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所以只能狠心拒绝你?”

小说《陆知舟林微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