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珩于一凡是现代言情《联姻五年后我重生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头还是有点晕晕的,但是意识很清醒,看到李悠那么愧疚的样子,我安慰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何康,我不后悔告诉你他出轨的事,那个人渣配不上你。”李悠哭得更伤心了。......

点击阅读全文

联姻五年后我重生了

《联姻五年后我重生了》是作者“许知意”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裴珩于一凡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不然呢?”裴珩听起来很恼火,“浪费我的时间!”我恍然大悟,蔚蓝是知道裴珩今早要去医院,所以才告诉齐舟阳我住院的事,这样他们就能碰上了,只是没想到我竟然提前出了院。我真没想到她是那样的蔚蓝,还开始玩小心机了。裴珩已经挂了电话,我也没回电过去。冬天昼短夜长,下午五点半不到,天空已经阴沉沉,我睡了整整一...

免费试读

元旦过后没几天,我便出院了。
在医院着实无聊,加上我的恢复情况不错,便提前办理了出院。
小李接着我回到了枫洲苑后,佣人阿姨替我做了一顿丰盛的中饭,我吃得打了个饱嗝,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突然,齐舟阳打了个电话过来,“许姐,你怎么样了?
还好吗?
我去医院他们说你已经出院了!”
“小齐,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我有些意外,因为我也没发过朋友圈之类的。
齐舟阳沉默了几秒,才告诉我,“蔚蓝今早告诉我的。”
我受伤的事情,蔚蓝告诉齐舟阳干什么?
联想起之前她说齐舟阳对我不一样,我似乎有点明白了她的用意,难不成想要我和齐舟阳暧昧下去?
就在这时,裴珩的电话也打了进来,我敷衍了齐舟阳两句后,接了他的电话。
他是来质问我的,“你出院为什么不告知我?”
“你去医院了?”
我问。
“不然呢?”
裴珩听起来很恼火,“浪费我的时间!”
我恍然大悟,蔚蓝是知道裴珩今早要去医院,所以才告诉齐舟阳我住院的事,这样他们就能碰上了,只是没想到我竟然提前出了院。
我真没想到她是那样的蔚蓝,还开始玩小心机了。
裴珩已经挂了电话,我也没回电过去。
冬天昼短夜长,下午五点半不到,天空已经阴沉沉,我睡了整整一个下午才起来,裹上一件外套后,一个人走到了外面的雪人面前。
雪人已经有些变了形,因为这些天时不时下大雪,它已经臃肿到有点失去了身材。
“夫人,外面太冷了,进去暖和些。”
佣人体贴地提醒我。
“没事,我穿得挺厚。”
我笑着对她说道,“去做饭吧,我不饿,你随便做点。”
“是。”
等佣人进去后,我退后两步,看着眼前那座宛若城堡的别墅,以前我觉得这是我和裴珩的爱巢,现在发现它更像一个巨大的牢笼,我心甘情愿地在里面困了五年。
这五年来,我无所事事,除了想裴珩等裴珩,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事情。
邓晶儿尚且还有泡靓仔的爱好,李悠之前也一直为当歌星而努力,欧阳甜则是拼事业,只有我,放弃了裴珩后变得精神极度空虚,闲得发芽。
或许,离婚后我应该计划一下,自己该做些什么,是继续所谓的音乐梦,还是回我家公司去历练?
总之,不会再回裴氏当什么私人秘书。
我过于出神,连裴珩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我都不知道。
“唉。”
我深深地叹息一声,转身准备回去,余光瞥到裴珩的身影时,当即吓得惊呼一声,使劲拍着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裴珩你是鬼吗?!”
“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么心虚?”
裴珩双手插在风衣口袋,脖子上有一条针织黑白格子的围巾,不像买的,倒像是手工品。
很衬他。
我没回答他,而是指着那条围巾,“很好看,蔚蓝织的吗?”
这条围巾我上一世也见过,但是出现的时间晚很多,于一凡告诉我,那是蔚蓝亲手替裴珩织的。
裴珩把这条围巾视若珍宝,仿佛那是世上最昂贵的奢侈品。
他挑挑眉,似乎默认了,等我继续说。
“看起来很暖和,借我戴戴?”
我二话不说,抬手就去摘他的围巾,本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竟然微微弯腰,配合着我的举动。
他一弯腰,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很近,我放慢手上的动作,凝视着他的脸,真的难以想象我爱这张脸爱了十年,而且现在真的要放下了。
裴珩看着我的眼神也逐渐变味,似乎带着一丝探究,他问,“还戴不戴?”
我这才加快了速度,一把把围巾扯下来,然后胡乱地围在自己脖子上,可能是因为爱的魔法,这条围巾确实很暖和。
“蔚蓝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我用下巴蹭了蹭围巾,故意说,“好不容易她对你的态度缓和了一点,可别功亏一篑。”
“她没那么小气。”
裴珩却回答得轻巧,仿佛他心目中的蔚蓝,是最信任他最理解他的女人。
我幽幽叹气,真想现在就把录音放给裴珩听一听,再告诉他,今早齐舟阳也去了一趟医院看望我,正是蔚蓝透露的消息。
可是临近离婚,我没必要这么做,只会拖延离婚的时间,录音的效果也达不到最佳。
脖子上的围巾似乎正在慢慢冒出尖刺,扎得我很不舒服,我取下来还给裴珩,“谢谢,戴够了。”
说完我转身回去,裴珩拎着围巾随后。
不同于外面的天寒地冻,家里十分的温暖,光脚踩在地上都不会冷,我脱下外套扔在一边,裴珩也同样如此。
“离婚协议书带来了吗?”
我坐在沙发上,捧着热茶,眼睛淡淡地看着对面的裴珩。
“没有。”
裴珩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怎么还没弄好?”
我有些郁闷,“我一分钱不要,财产不用分,不应该很简单么?”
裴珩皱眉,“你就那么急着离婚?”
这话好熟悉!
上一世我也激动地质问过裴珩这句话,得到的回答是他要给蔚蓝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不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我有些晃然,像是两世某些画面重叠了,连身份也做了交换。
“不离婚干什么呢?”
我回神,心中那点波澜平静了下来,“我们做了五年的名义夫妻,还不够吗?
现在你有了真正喜欢的人,我也开始愿意放下过去,不好么?”
“裴珩,你到底怎么了?
你到底在迟疑什么?
真的是舍不得我家那点利益吗?”
我的质问,让裴珩神情大变,我看到他的手正缓缓握紧,手背上的青筋也因为用力而凸显。
我心中某个猜测越来越强烈,迫使着我继续开口,“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许知意!”
裴珩的声音饱含不耐,“你自作多情的毛病就这么改不掉吗?”
我哑然,心中渐渐升起的浪潮,瞬间被拍死在沙滩上,好像自己真的想多了,十年都没完成的事,怎么可能重生几个月就做到?

小说《联姻五年后我重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