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救命小病娇太磨人》,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薛春,今天你想扎什么头发?」他向着身后的人点了点头,佣人打开匣子,露出里面的一堆发饰。如果是几天前的我,一定会对这些发饰很感兴趣。但现在的我,知道了许粥会亲自上手之后,只觉得头皮一阵一阵地疼痛。我摇头,有些害怕:「不麻烦你了。」小玉人般的男孩子,抿着唇笑了笑,漆黑的眼,殷红的唇,在我眼中,却像极了书上写的魔鬼。......

点击阅读全文

救命小病娇太磨人

很多朋友很喜欢《救命小病娇太磨人》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许粥薛琪”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救命小病娇太磨人》内容概括:年纪小的孩子会玩过家家,会亲昵地称呼心爱的玩具。那么许粥或许也是这样。包括徐家夫妇、徐家管家在内的人,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便也顺理成章地适应了这场许粥开展的新游戏。他将我推到梳妆台前,挑了把,饶有兴趣地开始对着镜子比划...

救命小病娇太磨人 在线试读

薛春,今天你想扎什么头发?
他向着身后的人点了点头,佣人打开匣子,露出里面的一堆发饰。
如果是几天前的我,一定会对这些发饰很感兴趣。
但现在的我,知道了许粥会亲自上手之后,只觉得头皮一阵一阵地疼痛。
我摇头,有些害怕:不麻烦你了。
小玉人般的男孩子,抿着唇笑了笑,漆黑的眼,殷红的唇,在我眼中,却像极了书上写的魔鬼。
他凑到我的耳边,轻声细语的,像是在哄人一般:你住着我家,用着我家的东西,花着我家的钱,怎么还敢拒绝我呀?
我看着他,泪水已在眼眶中打转。
父母去世之后,余下的亲人也并不想要我这个拖油瓶,最后还是棋院帮了忙,这才到了徐家来。
即便是我年纪尚小,我也知道许粥的话似乎并没有什么错处。
我低着头,含着泪念了声对不起。
许粥伸手拿了匣子,声音很温和:我怎么会对女儿生气呢?
六岁的小男孩,称呼只比他小三个月的女孩为女儿,这其实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但是如果许粥不这么觉得,那么其他人便也不会这么觉得。
自从许粥有意识起开展的所有游戏中,他永远都是规则的制定者。
年纪小的孩子会玩过家家,会亲昵地称呼心爱的玩具。
那么许粥或许也是这样。
包括徐家夫妇、徐家管家在内的人,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便也顺理成章地适应了这场许粥开展的新游戏。
他将我推到梳妆台前,挑了把,饶有兴趣地开始对着镜子比划。
那梳子终于还是落在了我的头发上,我没忍住,眼泪便开始往下掉。
许粥的力气其实并不太大,但他并不怎么会梳头,更别提给别人梳。
他一面梳,我一面哭,看着镜子里小玉人的脸越来越阴沉。
他的手支在桌子上,微微侧了头看向我,笑眯眯的:你再哭,我就把你的统统撕了。
一听这话,我吓得忙憋住眼泪,打了个嗝,却还是有一滴泪珠打在了许粥的手背上。
许粥神色阴晴不定。
我用手捂住眼睛:我没有哭……他已经直起身子,吩咐身后的佣人:去把薛春的棋谱拿过来。
佣人转身便去拿棋谱。
许粥向来说到做到。
我松开手,下意识地拉住他的袖子:我想要扎——他听见声音,面无表情地转头看我。
扎、扎小丸子。
我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地继续说。
许粥轻轻拧了眉,他重复了一遍:小丸子?
就是……我握了个拳头,竭力掩饰给他看,就像这样。
取了棋谱来的佣人将书交到他的手上,我忐忑地看着许粥随意地翻了翻那本棋谱。
他察觉到我正在看他,便掀开眼睫,望着镜子里一动也不敢动的我,含着笑摇了摇头:女儿,你知道贪心是不好的吧。
但他顿了顿,无奈而又温柔地说:可是谁让我宠你呢?

小说《救命小病娇太磨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