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沈青檀赵颐前世放火烧我》,是以赵颐沈青檀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赵颐”,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赵珏脸色难看,进退两难。如果在拜堂之前揭穿,他可以有一百种方法,悄无声息的弄死沈青檀,腾出他的妻位。现在拜完堂,如果再换回来,就算沈明珠闹着和离,也没有可能再嫁给他。他如果不愿意换回来,以老夫人的睿智......

点击阅读全文

长篇现代言情《沈青檀赵颐前世放火烧我》,男女主角赵颐沈青檀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赵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沈青檀走出禅房,吩咐候在门口的秋蝉:“你去请三奶奶过来。”秋蝉紧了紧手指,低眉顺眼道:“奴婢这便去。”“慢着。”沈青檀叫住秋蝉,从流月手里拿过披风,盖在秋蝉的肩上:“山上夜里凉,别受寒了...

沈青檀赵颐前世放火烧我

沈青檀赵颐前世放火烧我 精彩章节试读

沈青檀神色关切:“既然身子不舒服,那您不必为我们祈福,明儿一早回府休养。我禀报给祖母,她老人家会谅解的。”
她将老夫人这尊大佛搬出来,二夫人笑不出来了,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去!我去!”
“您的身体……”
“我没事!”
“那好。”沈青檀叮嘱道:“你别逞强,不舒服要告诉我。”
二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撕烂沈青檀的嘴。
一行人去往禅房。
沈青檀在禅房督促二夫人诵念经文,直到戌时末,她方才收手。
二夫人有气无力地瘫在椅子里,一连灌了几杯水,还是饿得心里发慌,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
沈青檀神清气爽:“二婶,您身体不适,我派人去请三弟媳来伺候您。”
二夫人实在不想动弹,默许沈青檀的安排。
沈青檀走出禅房,吩咐候在门口的秋蝉:“你去请三奶奶过来。”
秋蝉紧了紧手指,低眉顺眼道:“奴婢这便去。”
“慢着。”沈青檀叫住秋蝉,从流月手里拿过披风,盖在秋蝉的肩上:“山上夜里凉,别受寒了。”
秋蝉垂眼看着肩上这件粉里藏青披风,伸手抓住领口两根系带:“奴婢谢主子恩。”
流月望着秋蝉离去的背影,总觉得主子故意折腾二夫人,等的便是这一刻。
可主子无缘无故折腾二夫人,又是为了什么?
流月想不通其中关窍,便寻思着是主子刻意磋磨二夫人。
她手里提着灯笼,挡在风口:“二奶奶,夜里凉,您穿的单薄,快些回寮房。”
沈青檀笑道:“走吧。”
回到寮房,沈青檀瞧见窗子透出晕黄的光影:“你走时房里点了油灯?”
“没点。”流月心提到嗓子眼:“奴婢去瞧瞧。”
沈青檀琢磨着寮房有寮元僧照看,应当没有歹人。
若是房里藏了歹人,更不会明目张胆点灯。
她疑心是老夫人在房里。
流月心里直打鼓,瞧见沈青檀跟在她身后:“二奶奶,您离远一点,若是有歹人,您便赶紧跑……”
她话音未落,沈青檀推开了门。
流月尖叫声到了嘴边,瞧见房里的人,她闭上嘴巴。
颞关节咔咔响了一下,下巴都要脱臼了。
“二……二爷……”
沈青檀惊讶地看着房里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玉色襕衫,长身玉立在经文桌旁,正在翻看她今日抄的一卷经文。
他听到动静侧头望来,瞧见傻愣在门口的人,唇边含笑道:“母亲说你来华灵寺祈福,我过来看一看。”
“哦。”
沈青檀淡定的应声,随即不知想到什么,她脸色变幻了一下,急急走到经文桌旁,伸手便要将经文拿过来。
一只苍白修长的手压在经文上,沈青檀抽了一下没抽动,又怕损毁了,不敢用力。
“二爷……您松一下手。”
“已经看完了。”
赵颐眸光落在她抄的《药师经》,这卷经文求的是健康与长寿。
沈青檀惊愕地看向他,似乎没想到一向有风度的人,这会子居然会让人尴尬。
赵颐轻笑道:“字很不错。”
沈青檀动了动唇瓣:就这样?
赵颐轻咳几声,正要开口。
“叩叩。”
卫妈妈敲门,在外扬声道:“二爷,老太太请您过去一趟。”
沈青檀催促道:“别让祖母等久了,你快些去吧。”
赵颐似有些无奈地轻叹,收起这一卷经文:“你若不信字写的好,我便拿去请祖母评鉴评鉴。”
沈青檀:“!!!”
她有说不信吗?
她那是……
“夫人这片赤诚心意,我心中甚是欢喜。”
“……”
沈青檀搭在经文上的两根手指,默默地收了回来。
男人问:“夫人想听这个?”
沈青檀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羞恼地瞪他一眼。
这个男人又是故意在戏弄她!
赵颐望着她生动的眉眼,愉悦地笑了,将经文放回她的手里,随着卫妈妈离开。
流月在一旁笑道:“二奶奶,您成亲以后,许久不曾这般鲜活。在二爷跟前,您才有在闺阁时的娇憨模样。”
“你住口。”
沈青檀气鼓鼓地望着赵颐的背影。
他温柔体贴是真。
很会气人也是真!
这时,秋蝉回来了。
她余光飞快瞟了赵颐的背影几眼,方才进了寮房,捧着披风道:“二奶奶,奴婢拿去清洗干净,再还给您。”
“不必了,赏给你了。”
“二奶奶,您这件披风的青色衬奴婢,奴婢配不上粉色。”
沈青檀“嗯”了一声,吩咐一旁憋笑的流月:“二爷今日来了华灵寺,我脱不开身去赴约,你去告诉我那位故人,改日再约。”
秋蝉眼睫颤动,抱紧了披风:“二奶奶,流月姐姐留下伺候您,奴婢去办这跑腿儿的事。”
沈青檀眸光渐渐幽深,仿佛看不出秋蝉的小心思,将跑腿的差事交给她。
她将手里的经文放在桌上,赵颐发现《药师经》时,她很不自在。
他夸她的字写得好,她心下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他不应该只是夸字。
当他说出最后两句调侃的话时,她别扭的心思被窥破,变得恼羞成怒。
沈青檀幽幽一叹,揉一揉眉心。
赵颐能够轻易调动她的情绪,但这种感觉并不令她讨厌。
沈青檀沐浴后,乌发如云垂落在腰间,内里穿一件杏色主腰,一件银红绢袄,外面穿一件竖领大袖衫,盘腿坐在蒲团上,继续抄写经文。
流月在一旁研墨,一边困倦地打哈欠。
沈青檀一卷经文只抄了一半,正要唤流月先去睡觉。
忽然间,门外响起下人慌张地叫喊声:“二奶奶,二爷在您这儿吗?”
一滴墨汁落在光洁的宣纸上,毁了抄了半卷的经文。
沈青檀心道:来了。
她搁下羊毫,起身去往门口。
拉开门,她瞧见一个眼生的小厮。
小厮气喘吁吁地再问一遍:“二奶奶,二爷在您这儿吗?”
“不在。”沈青檀皱眉:“他在老太太那儿。二爷离开老太太的住处,便被您身边的婢女给拦下,说您在藏经阁等他。二爷只穿一件单薄的春衫,吩咐小的去取一件披风,等小的取披风去藏经阁,不见您与二爷的身影。”
小厮脸色苍白:“完了,二爷出事了!”
沈青檀询问道:“你说是我的婢女带走二爷?”
小厮回:“秋蝉姑娘。”
流月瞬间想起秋蝉回寮房,似乎瞟了赵颐好几眼。
秋蝉野心昭昭,从来不甘心做一个下人,妄想被家里的爷瞧上,生下子嗣做靠山。
她咒骂一声:“贱蹄子,真做出背主的事儿,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沈青檀制止流月,吩咐小厮:“此事不能声张,我们分散去找。”
小厮连忙应下:“小的再去老太太那儿一趟。”
沈青檀微微颔首,命流月打灯笼。
流月怒火难忍:“我盯梢她的时候,人老实得很,从不与三奶奶联系。原来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在这儿等着攀高枝。”
电光石火间,流月陡然生出一个念头:“二奶奶,秋蝉与二爷不会在藏经阁后山的小木屋吧?”
她自顾自地说道:“一定是在那儿,秋蝉是三奶奶的人,串通了三爷与三奶奶,逼着二爷纳她做妾。”
流月越说越觉得逻辑通顺,若非如此秋蝉为何要揽下跑腿的差事?
她转头瞧见沈青檀面冷如霜,张了张嘴,话未出口,便听到前头传来嘈杂声。
“听说有人在藏经阁后山破坏龙华寺的戒律清规,夜巡的僧人已经领人去了。”
“僧人还是香客?”
“这便不知了。”
猜测即将要证实的一刻,流月倒是噤声了。
沈青檀目光隐晦地看了沈明珠的住处一眼,唇角勾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快步往藏经阁地方向而去。
方才来到山脚下,与另一行人遇上。
“大姐姐?”沈明珠扫过沈青檀眉眼间的冷意,心里乐开花了,面上佯装担忧:“我听说姐夫不见了,帮着一块找人。你那儿得到消息了吗?”
“没有。”沈青檀压着眉眼,冷声说道:“有人说夜巡的僧人在山上发现人,我过来瞧一瞧。”
沈明珠眸光闪烁,传话的人是她安排的,就怕沈青檀找不到这儿。
秋蝉倒有几分手段,办事干脆利落。
她之前安排晚冬给秋蝉指一条明路,秋蝉没有回她的话。
今日见到赵珏对沈青檀的态度,她想去信给春娇,让留在国公府的春娇,趁着沈青檀不在府里对赵颐下手。
谁知,赵颐来了龙华寺。
秋蝉请她去伺候二夫人时,她便拿卖身契威胁秋蝉对赵颐动手。
赵颐身体病弱,注重修身养性,最是清心寡欲。
毕竟沈青檀这般的绝色,赵颐都坐怀不乱。
她便给了秋蝉一包催情药。
算算时辰,应该得手了。
沈明珠幸灾乐祸,很期待沈青檀撞破时的表情。
她假惺惺地说道:“大姐姐,山里不安全,你才带一个婢女,我陪你一块去。”
沈青檀睨一眼她身后带来的一大堆人,不远处还有人打着灯笼走来,似乎也是来一道看热闹。
她眉心一蹙,有心阻止。
沈明珠却是一把挽住她的手臂,带着她往山里去:“大姐姐,快些走吧,尽早找到姐夫,我们也能尽快回去睡觉。”
沈青檀仿佛被这一打岔,便错过了时机,只能跟着沈明珠往前走。
沈明珠见状,唇角弯了一下。
从成亲以来,她遇事从来不顺,今日总算压沈青檀一头,终于扬眉吐气一回。
她瞥了一眼浩浩荡荡赶来的人,心情格外畅快,然后喋喋不休,不停拿话刺激沈青檀。
“大姐姐,你别担心,姐夫说不定在别处,山里的是其他人。”
“夜巡的僧人说山里的人破坏佛门戒律清规,姐夫光风霁月,翩翩君子,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希望是一场误会,不然这么多双眼睛瞧着,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如此品行不正的人,让家族蒙羞,该自个求着脱离族谱。”
“你今日的话太多了。”沈青檀深深地看着她,语调不明地说道:“不过有句话你说对了,如此品行不端的人,但凡不是个自私的性子,就该自请从族谱除名。”
沈明珠被她看得心里发怵,不知沈青檀是真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是太过信任赵颐的人品?
“话又说回来了,能在佛门净地做出这等腌臜事,可见是个不要脸皮的,又怎能指望他脱离宗族呢?”沈明珠噘一噘嘴:“贪图权利的人,更是舍不下荣华富贵。”
沈青檀反问:“你怎知对方家族富贵呢?”
沈明珠噎住,正要说什么,小木屋近在眼前,里头传出啼哭声。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女子细弱哭声断断续续传出。
沈明珠脸色骤然一变:“大姐姐,这是秋蝉的声音……”她又急又怒地指使小厮:“你们快去救人。”
四个小厮快步冲到小木屋,一脚踹去。
“砰——”
木门应声而开。
沈明珠始终盯着沈青檀的反应,见她捂住脸转过身,安慰道:“大姐姐,你别太伤心难过,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
她想看看清隽似谪仙的男人,被拉下神坛跌落泥潭的丑态。
当看清木屋里丑态百出的男人时,她脸上得意的笑容崩裂。
赵珏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禁锢住秋蝉,做夫妻间才会做的亲密之事。
秋蝉满面泪水,哀哀哭求。
“三爷……求您放了奴婢……”
沈明珠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像是被雷劈中了。
不是赵颐与秋蝉。
而是赵珏与秋蝉。
“我的老天爷,破坏佛门净地的人居然是赵三爷。”
“赵三爷表面瞧着很正派,原来是个下流东西。”
“哎哟,可把我臊死了,真是没眼看。一个堂堂国公府郎君,与外头发春的野狗有啥区别?”
“走走走,我得去佛祖跟前请罪,再念几遍清心咒。”
一字字在刺沈明珠的心,她找这些人是看沈青檀的笑话,未曾想到自己闹出个天大的笑话。
“你们这些个蠢东西,还不快把门关上,让自家的爷给人看笑话!”
沈明珠一肚子火气朝小厮发泄,劈头盖脸骂一通。
赵珏在这叫骂声中恢复一点神智,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他的脸色瞬间铁青,扔下瑟瑟发抖的秋蝉。
他看到门口站着的一众人,眉眼间迸发出戾气:“滚!”
小厮迅速关上木门。
沈明珠手握成拳,指甲掐进手掌心。
几乎可以想象,天一亮,赵珏做的丑事,将会传遍京城。
赵珏没脸皮,她跟着没脸皮。
“二妹妹,你别理会那些说闲话的。”这里的一切都在沈青檀的预料之中,毕竟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她安慰道:“你别太伤心难过,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
原原本本将沈明珠的话,一字不差的奉还。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沈明珠自食恶果,有苦难言。
她的人亲眼瞧见秋蝉去找了赵颐,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
怎的变成了赵珏呢?
沈明珠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哪个男子都会纳妾,可……可我才新婚几日啊。”
沈明珠无法接受赵珏有别的女人。
她算计赵颐纳妾,一则杜绝自己有后悔的念头。
二则沈青檀与赵颐没有夫妻之实,赵颐却睡了沈青檀的陪嫁,沈青檀会成为京城的谈资。
只有沈青檀过得不好,她内心才能得到平衡。
“是你对不对?”沈明珠将矛头对准沈青檀,面色狰狞地质问道:“是你联合秋蝉算计三爷的对不对?”
“沈明珠,你便这般嫉恨我?”沈青檀面色冷下来:“你嫉妒我在侯府十几年的荣华富贵的生活,而你却流落在外受苦。所以每次出事的时候,你都把罪名推到我的身上,想让我身败名裂?”
沈明珠脸色一变。
“魏妈妈一事是如此,秋蝉一事也是如此,往后再有别的事,你是不是也二话不说推到我头上?”
沈青檀冷嘲道:“你流落在外是侯府疏忽大意,而我何其无辜,承受本来不应该承受的……你的恨。”
沈明珠心惊肉跳,几乎以为沈青檀知道身世。
沈青檀冷声说:“秋蝉是你的婢女,卖身契在你的手里,我何德何能,能够命令她爬赵珏的床?”
沈明珠认定是沈青檀做的,可是没有证据。
这时,木屋的门再次打开。
沈青檀循声望过去。
赵珏整理好衣物,面色阴沉地走出来。
秋蝉双腿发颤,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一双眼哭得红肿,衬得一张小脸愈发惨白,透着一股可怜相。
沈明珠快速冲上去,抓住秋蝉的襟口,扬手照着她的脸打下去。
一只宽大的手掌扣住她的手腕,拦下这一耳光,顺势再将沈明珠推开。
沈明珠踉跄几步,错愕地看向赵珏,似乎没想到他会护住秋蝉。
秋蝉吓得瑟瑟发抖,整个人缩在赵珏身后。
沈明珠气得仰倒,恨不能命人抓住这个小贱人去浸猪笼。
赵珏只想弄清事情始末,若是让沈明珠打人,便会闹得没完没了。
他目光紧锁住沈青檀:“你约我在这里见面,为的就是设计我与你的婢女有染?”
沈明珠一听,双眼喷火,她就知道是沈青檀干的,张嘴便要控诉。
赵珏目光森寒地斜睨她一眼。
沈明珠心中一寒,憋屈的闭上嘴,不敢再闹。
沈青檀仿佛听到一个笑话,反问道:“三弟,我为何要设计你与婢女有染?你有何损失?我又有何得利之处?”
“那你又为何约我来这里等你?”
“我是你的嫂子,你今日待我毫无分寸感。我便让人打你一顿,让你得个教训,今后见我收敛一些。”沈青檀拍一拍手掌。
蛰伏在山林里的八个大汉,顷刻间走出来,全都是人高马大的打手。
沈青檀解释他们的来历:“我与老太太都是弱女子,私底下请了镖局的打手,暗中保护我们在华灵寺的安危。”
赵珏见她神色惋惜,似是因为没能让人揍他一顿。
他脸色一黑,压着怒火问道:“秋蝉带了一碗豆腐汤,说是你让她送来的,我吃了才入了套。”
“你见过谁打着自己的名义干坏事?偷盗我嫁妆的人,还知道给赝品遮掩一下呢。”沈青檀讥讽道:“我真怀疑你冒领旁人的军功,居然看不出这种栽赃嫁祸的小伎俩。”
赵珏额头青筋跳动,低吼道:“沈青檀!”
沈青檀正色道:“秋蝉不是我的婢女,我拿捏不住她。”她扯了一下唇角:“以你的本事,你查一查,便能查个水落石出。”
赵珏紧绷着脸,不觉得这是句好话。
秋蝉慌了,屈膝跪在地上,求赵珏饶命:“三爷,三奶奶白日瞧见您与二奶奶在禅房见面,她怨恨二奶奶得您的倾慕,便给了奴婢一包药粉放进食物里,打着二奶奶的名义送给您喝。
奴婢不愿做,三奶奶便拿卖身契威胁奴婢,奴婢被逼无奈,只得在豆腐汤里下药。
三奶奶说只是会让人头疼几日的药,离间您与二奶奶之间的关系,万万没想到会是催情之物。
奴婢知罪,求三爷开恩,别发卖了奴婢,留奴婢一条活路。”
“你血口喷人!”沈明珠没想到秋蝉反咬她一口,急火攻心:“我何时指使你给三爷下药?我是疯了不成,设计你做我夫君的女人?”
秋蝉低垂着头抽泣,似乎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
沈青檀开口道:“二妹妹,秋蝉是你身边的老人,母亲特地留她为你固宠。若你疑心我与小叔子不清不白,方才牺牲秋蝉,让小叔子恨我。秋蝉因你毁了清白,你做主给她一个名分。
若是秋蝉存有私心,为了攀高枝刻意算计小叔子。这般有心计背主的婢子,随你发卖了。”
沈青檀说的很公允,不偏不倚。
沈明珠心慌,害怕赵珏真查出什么东西。转念一想,查出也不怕,她要算计的是赵颐。
她稳了稳心神,对赵珏说道:“三爷,你去查明真相,还妾身一个清白。”
赵珏没有错过沈明珠眼底一闪而逝的慌张,而沈青檀神色坦荡,冷静自持,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
他不受控制想着秋蝉的话,又想着沈青檀最后嘱咐沈明珠的话,越想心里越膈应。
这时,赵珏的随从赶来:“三爷。”
赵珏吩咐道:“你去搜查三奶奶住的寮房。”顿了顿,又说:“再请两个婆子,搜三奶奶与她身边婢女的身。”
沈明珠瞳孔一缩,脸上的血色褪尽。

小说《沈青檀赵颐前世放火烧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