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大咖“司瑶”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司瑶洛沅忱》,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司瑶火凤凰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哦,对了。这里的前顶头上司同等于前攻略对象。任谁突然从身边人的口中,忽然听到关系算得上是恶劣前任顶头上司声名大噪,升职加薪的消息,都会有些吃味。别人司瑶有些不确认。她自己却是极其的不爽,连桌上的点心都......

点击阅读全文

司瑶洛沅忱

现代言情《司瑶洛沅忱》是作者““司瑶”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司瑶火凤凰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但她却没在意,甚至又加快了些。终于,她看到了谢由所说的横亘在面前的石墙,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正像谢由说的那般。她穿过了石墙,出现在了城主府的后门外墙,几米远的地方有轻微灵力,与谢由给她的玉佩产生了感应...

在线试读

脚下却不禁加快了许多。

她要快一些,只有快一些出去找来师尊们,司瑶和谢城主才能更快脱险。

为着这么一个坚定的想法,她灵力运转飞快,又加快了些速度,却因超过身体的承受能力。

她喉头不禁泛出些许腥甜。

但她却没在意,甚至又加快了些。

终于,她看到了谢由所说的横亘在面前的石墙,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正像谢由说的那般。

她穿过了石墙,出现在了城主府的后门外墙,几米远的地方有轻微灵力,与谢由给她的玉佩产生了感应。

想来那儿便是法阵了。

祝鸢深吸了口气,抬脚就要往那儿走去,忽然,她察觉到了有一丝不对劲。

也就是这时,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和那个已经废了的小女修一样,都很不乖!”

祝鸢脚步顿住,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她缓慢转头,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不久前才见过的,司瑶的仇家,正一脸阴恻恻的盯着她。

在仇家身旁,是那只奇丑无比的妖兽!

……

地下迷宫暗室中。

看着前方熟悉的,不久前刚走过的路。

这个方向,正是她见到鬼王的那间石室。

她忽然记起在最后那间看见鬼王的石室中,看到过的那朵被她忽略了的。

透明的白色花朵。

虽然不是太确认,但她隐约觉得,那多白色的花就是众人争抢的碧玺骨。

一朵花居然取了那样的名字,也是奇怪。

“你要带我去哪儿?”略微思考了一下,司瑶停住了脚步,问前方的人,“或者我换个问题。”

“你所谓的,有关于容城百姓们的大事,又是好的还是坏的?”

“你让我们去找洛沅忱,真的是为了阻止容川城的灾难,还是只是为了帮你阻拦鬼王?”

“好让你有时间得到那株碧玺骨?”

前方的脚步声应声停住。

谢由都身体顿在了原地,他没有立即回头,而是沉默了良久。
许久后,他终于转过身来,遥遥的看着司瑶。

他的目光和神情不似之前的那般的,只有为她们着想,反而多了种说不清的复杂。

应是无法形容。

这种复杂还掺杂了无数各样的挣扎情绪。

令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我要带你去的地方。”许久之后,像是情绪平复了般,他的表情渐渐平复,只是眼中依旧满是复杂之色。

他道:“是碧玺骨生长的地方,那里你刚去过不久,现下鬼王被引开了,正是摘那碧玺骨的好时机。”

似是在挣扎般,说完这句后他又停顿了好几秒,才幽幽的继续说。

“我给过你机会的,可是你没有走。”

“既然你选择留了下来,便做点贡献吧,正好有你在,要取那株碧玺骨就成了轻而易举的事。”

“那么一会儿,就麻烦你替我摘了那株碧玺骨了。”

你礼貌吗?

一席话,谢由说得几近逼迫之意。

大有一种,如若司瑶不同意,他就能将她剁吧剁吧了吃的恶狠狠架势。

如果忽视掉他眼中的挣扎神色过后,坚定了想法的愧对和对他自己的厌弃。

以及那虽然逼迫,却带着莫明复情感情绪的语气的话。

司瑶或许还真的会判定这人是个极恶之徒。

她没有说话,只定定的看着他。

直将人看得无法维持住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想要避开她的目光时,才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对方。

“走吧。”她说,顿了顿又道:“以后有话好好说,有求于人的事更要好好说。”

“别动不动的威胁人。”

“那样是没人愿意帮你的,可能人不爽了能将你揍一顿。”

“又不是谁都像我一样聪明,能看出你这是放不下面子,偏要打肿脸充胖子的求人帮忙方式。”

“也不是谁都像我一样善良,不仅不计较你的不礼貌,还愿意帮你的人。”

说着,就径直往前走去。

系统:“???”

宿主,你确定你不是看出了他不是个坏人,不会因为你的拒绝而要杀了你。

而你跟着要找死的他一起,会更容易死些,才决定一起的么?甚至你就连答应他的要求也只是顺带的。

另外,你确定你说的这是你?系统困惑的发出了疑问,但你不聪明啊,不仅不聪明还很废。

别说本系统乱说,这可是主系统判定的。

而且,你说自己聪明就算了,说自己善良本系统可就不能忍了!

你跟这词一点都不沾边好么?

似想到了自己曾受到的欺压,和被坑到被主系统惩罚的经历,系统顿时怨念丛生。

开始一一吐槽起司瑶曾经的恶行。

“……”司瑶,“系统,你礼貌吗?”

系统的这些吐槽,令司瑶微微有种黑历史被提及的不自在感。

恼怒之余,她直接选择了武力震压,“快闭嘴吧你。”

系统:“……”

垃圾宿主!

说不过就让人闭嘴!!!

“……什……什么。”似想不到司瑶竟然会同意,谢由一时间错愕之余,只觉得五味杂陈,“你愿意帮我摘那株碧玺骨?”

他的声音听上去也不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司瑶停住脚步,转过头歪头看他,眼中是少许的疑惑和疑问,“你不想要我答应?”

“……没有。”谢由答,声音似松了口气,又似带了微微的低落,“我们走吧。”

既然连她都帮他做了选择,证明天意如此。

尽管情感上,他不想那株碧玺骨被摘,甚至隐隐希望鬼王要做的事能成功。

方才也是因为一边希望她拒绝,一边又希望她答应,理智和情感来回拉扯之下,他才会有那样的表现。

毕竟那是要整个容川城的百姓来陪葬的啊。

他不能那么自私。

身为城主,心中的责任也不允许。

虽然这般想,也彻底做了决定。

但谢由的步子还是不自觉的沉重了几分,似有几分即将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或人的压抑难过。

司瑶看着他的背影,眸中多了些深思。

顿了顿后,她抬脚跟了上去。

啧!真可怜

原来,碧玺骨之所以叫碧玺骨。

是因为它生长在一块灵骨之上,而这灵骨是从一人身上取出的,这灵骨主人,司瑶只知他叫阿玺。

这是在再次见到碧玺骨,看到它的全貌,身边的谢由看着那灵骨时。

没控制住情绪,下意识哽咽着声唤出来的。

司瑶直觉,这其中定有什么让人心绪难平的故事。

这故事应就是诱发容川城灾难,与鬼王好端端的一界之主,突然来犯修真界一座小城有关。

也与不久之前,她刚见到的那些被使用过供养阵的暗室,和那间被尘封起来。

故事感满满的男子房间暗室有关。

隐隐中,她有些猜到了些原委,却是不敢确认,只待事件进展来证实。

因此在谢由一脸掩藏不住难过的看着那块灵骨,似忘了自己来的目的时。

她没有打扰他。

“……谢谢。”许久之后,谢由终于从那情绪中抽身而出,难过和不舍的将视线从那碧玺骨上移开,不敢再去看。

他转过身和司瑶道了声谢,谢她没有催他。

“你确定要摘?”司瑶没有应他的谢,只是沉思着问,“若我没猜错的话。”

“这花要是摘了,怕是有什么就要回不来了。”

谢由身体一颤,胸膛剧烈起伏起来。

除了起伏不定的,满带情绪的呼吸声外,就再没人说话。

“……动手吧。”又过了好一会儿,谢由深呼口气,收敛了所有情绪。

他将从不知道哪儿来的匕首给了她,话说出口时,他才发觉自己的声音微而暗哑。

“将血滴到灵骨上,待花朵花瓣全然绽放,就可以摘。”摘了后鬼王的计划就会被毁了。

那之后,他愿用自己的命赎罪。

司瑶没有回应,在微微沉默后接过了匕首,却是没有照做。

谢由语气中的情绪太过明显,明显到她都隐约觉得,他极其不想,只是不得已。

“你若想后悔,现在还来得及。”想了想,她还是问。

“不用了。”这次谢由倒是没有犹豫,“动手吧。”

“嘭——”

突然,紧闭的石门开了。

在司瑶和谢由警觉的看过去时候,眼角余光就见一道白色的残影被扔到了他们脚下。

视线跟着往下,两人俱是错愕。

居然是不久之前和他们分开的祝鸢。

此时这人脸色煞白,半撑着身,下一秒,一口血喷出,“噗……”

这一口血喷得谢由心惊肉跳。

或者说是祝鸢出现在这里让他心惊肉跳,整个人都有些懵,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师姐。”祝鸢白着一张小脸,抬起头看向司瑶和谢由,“谢城主……抱歉,我,没完成你们给的任务。”

司瑶望了她一眼,没给予任何回复的移开了目光。

祝鸢见状,以为司瑶是在怪她和嫌弃她,当即灰心不已,整张小脸很是委屈。

“……祝道友,你还好么?”反而是反应过来的谢城主将她搀扶了起来,“还有丹药的话吃两颗吧。”

虽然他的心情因事情突然严峻起来而有些沉重。

“谢谢谢城主。”祝鸢正失落着,回答时声音很是低落,“晚辈无大碍,只是我没……”

“不用道歉,是谢某没想周到。”

这边两个人在互相宽慰着。

那边司瑶却是看向了石门处,正巧她那鬼界的仇家正不屑又挑衅的朝她看来。

不用说,就是这人伤了祝鸢,并将之带了回来。

对于他的挑衅,司瑶微抬了抬眼皮。

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偏了偏头,看向他身后那抹刚出现的鬼魅银发身影。

一眼过后,她收回了视线,眸中神情微动。

系统一看她这样,就知自家宿主要算计人了,不由得在心里为正嚣张的某人点了根蜡。

“在关着我们三的那间石室内。”司瑶重新看向了仇家。

她神情懒洋洋的,状似不经意的问,”你不是说过,如果我们有逃跑的动向。”

“你就算违抗鬼王的命令,也要立即杀了我们么,怎么现在还不见你动手?”

仇家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面前的几人身上,没注意到身后出现的人。

听到司瑶的这么说,他脸上得意的神色顿住,他怎么记得他的原话不是这样说的。

他并没有打算违抗王上的命令啊。

不过不重要。

小说《司瑶洛沅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